第一条线

确切地说
这是一部作家的回忆录
而且在作家Briony写的小说 《救赎 时
用的全是真名 就可以看出!!
如楼上所说
Briony是10岁11岁时已经喜欢Robbie的,但那种少女初开的情怀却是暗恋
!!纯粹的单相思!!
Briony又是一个爱幻想的女孩子
她认为他所看到的完全是傲慢和偏见所引发的!! 要用一生去赎罪!!!
记住 :亲眼所见未必是真实的!!!!(大概是这个意思)

太简单了,这样的故事,简单到这样的女孩我们见过、这样的经历我们有过、这样的情节我们看过。但是我们的心还是被打动了,被哪种纯,越简单越有共鸣。

诺兰的《敦刻尔克》上映后,在中国口碑形成两极化,一方认为“诺兰”再封神,一方认为是平庸的表达,缺乏震撼力。

一个小分队里唯一活到了敦刻尔克撤离区的士兵看着在海滩上的队列,整齐的排列着等待送他们回家的船,归期仿佛是可以期待的,但可能又只是一个遥遥相望的数字。从在防波堤下伺机而动到混入炮兵船,一起混入的法国士兵在翻船时替他们打开了逃生门,却又在躲入渔船时被他曾救的人牺牲。在生存面前,一切都是微小的,帮助并不是责任。

其实至纯的东西才至真,至真才是人最渴求的,比如当人十分口渴的时候,一杯清水是最好喝的;当人十分饿的时候,一个馒头一片面包是最好吃的;当人十分困的时候,一张小软床和一张暖被是最惬意的……而当我们的内心被岁月磨砺、逐渐粗糙,回忆一下往事,寻找当年青春岁月的敏感与细腻、纯真与清新、稚嫩与冲动,才是最感动的。这是我看完《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之后,最想说的。

敦刻尔克:电影中的抽象表现主义,简约的“炫技”就问你服不服?

第二条线

没有哪个故事里的青春可以通用,也没有哪个人的青春可以复制,但是所有的青春都有共鸣,而这共鸣的“震中”就是那时的纯情。那时一个不懂爱情的爱情季节,也正因为不懂容易误解而最终失去,才显得美丽有魅力。那种幼稚爱情的懵懂与执着、得到与失去,都是我们人生中最美丽的回忆之一,或许我们那些年跟电影里的完全不一样,但我们在看《那些年》时,仿佛就是在看自己。

我个人对于诺兰在这部电影的呈现方式是喜爱的。最近几年欧美国家对于战争题材的电影在艺术呈现方式上集体进入到了一种“抽闲表达主义”的空间。毕竟战争题材电影这么多年的创作,可以说形式已经穷尽。从早期《虎口脱险》这样的“抗德神剧”;再到《拯救大兵瑞恩》、《兄弟连》这种史诗“主旋律”;还有《雾林寒战》这样纯粹体现战争中人性麻木的小众电影;当然还少不了还有昆汀的《无耻混蛋》结构主义。

我实在是喜欢小船船长,装上救生衣就冲去敦刻尔克救人。尤其是他和第一个被救的飞行员的对话,当飞行员质问他‘你们有枪吗’可是他说‘枪并没有帮你挡住鱼雷和轰炸机’所以有枪和没枪并没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救人,救人,救人。那些在海滩上无助的士兵,迫切想要回家的士兵,那些在另一头渴望孩子安全回家的父母。就算只是一个亦或是两个,都是好的。到最后他们救了满船的人,船舱里,甲板上,连驾驶室的上面都坐满了士兵。负责登记的军官诧异的说你到底在你的船上装了多少人。实在是可爱。

那些年,我们喜欢的那个女孩或许也只是比普通女孩漂亮一点点,但却正是能击中我们心扉的那种;我们与那个女孩的关系或许不比柯敬腾的那帮损友强多少,但足以让我们自我陶醉;我们与那个女孩的过程或许也只是一起吹吹风,连拉拉手都没有,但足以让我们认为那是初恋;我们与那个女孩或许只是因为一次争执而分道扬镳,但足以成为我们心里永远的痛……初恋时我们不懂爱情,但我们铭心刻骨的似乎大多是初恋。

对于一些前卫的电影艺术家而言,不创新毋宁死,哪怕是失败的创新也要比重复的成功幸福得多。艺术家的精神世界你不懂。

第三条线

于是,我们在随着柯敬腾这帮毛小子追女孩的过程中,逐渐变小、逐渐单纯、逐渐让当初的幼稚附体,也逐渐追回当初的纯真。于是“那个女孩”,那个我们的初恋已经不再是某个特定的个体,而成为一种仪式,那里存放着我们那些年无处安放的青春。那个女孩漂亮与否已经不重要,我们与她的关系到哪一步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在那个过程中,我们全身心的投入过,即使是我们完全不得要领、不懂爱。

敦刻尔克:电影中的抽象表现主义,简约的“炫技”就问你服不服?

负责防空的三架飞机在天空中和敌机战斗,我实在是很佩服这样的视角,视线在空中跟着飞机转了个圈,天蓝海阔,视觉上美极了。

电影里的柯敬腾是个普通的大男孩,他能得到女孩的心是因为性格——有个性、有担当。在关键的时候能够给女孩真正的安全感,不是保护她的身体,而是荣誉,这对于一个爱学习成绩好的班干部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其他男孩完全不具备的,他们要么太耍酷、太闷骚、太枯燥,太让女孩没感觉;而柯敬腾失去女孩则是因为,他恣意自己的个性,且没有进一步发展自己的担当,于是两人从纯真的恋人又回到了纯真的朋友。

对于抽闲表现主义有很多手段和方法,如果我们在电影行业大概可以抽取这么几个句子来解释:对自然现象加以简约或抽取其富有表现的特征,形成简单、概括的形象;不以自然物象为基础形成几何构成,它重于艺术的创造力、想象力的表现。同时表现个人的感情和精神状态,突出内在的、心理的表现;他们不涉及再现的形式,画面都是非具像的,缺乏描述,以表现性或构成性的方法表达概念和思想。

海陆空三线合一之后,小船救下了两名飞行员也救下了一开始就出现的士兵,当他们汇集于同一时间点,敦刻尔克大撤退也结束了。三十万人成功撤离远远超过了最初的预期,因为还有无数的小船穿过海峡接他们的士兵回家,无数的士兵乘着这样的小船跨过海峡,那些在天上作战的空军亦完成了他们的使命。

遗憾吗?有点,毕竟,黄了。悔恨吗?有点,毕竟,散了。痛心吗?有点,那些年我们追的女孩成了新娘,但新郎是别人……

简单的说就是:“简约表达”、“突出内心”、“不表现事物的整体”。

回到家的士兵们以为会受到人们的冷眼和社会的指责,可是没有,从来没有,上火车前士兵跟给他们递毛毯的老爷爷说,‘我们只是成功的逃走了’可是老爷爷说‘那就足够了’。因为真正的战斗还没有到来,他们还要努力,为自己,亦是为他们的家他们的祖国。

但更多的,应该是祝福,毕竟,那些年我们不只是追女孩,还是在感受此生中不可逆向行驶的一种过程——纯情。

敦刻尔克:电影中的抽象表现主义,简约的“炫技”就问你服不服?

我常常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拍摄战争片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刺激或是娱乐吗?从来不是,体会战争的痛苦,生命的挣扎,才能知道反战的意义,和平的可贵。所以,战争片其实也是反战片,而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受益者。

我们来看最近几部欧美国家的战争题材电影,李安导演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中,战争场面只是一个背景,着重刻画了“他人”的看法。也有点萨特“他人即地狱”的意味,真正最可怕的不是敌人,而是后方。最终呈现了一种哲学性的思考:“我他妈是谁?”、“我他妈来自哪里?”,“我他妈在干嘛?”

最后,我喜欢撤退后丘吉尔的演讲,尘埃落定后,平静的动人。

这种及其简约的表现主义是一种高级的电影语言艺术,需要观众一起来参与,电影只是一个引子。

我们将在法国作战,我们将在海上和大洋中作战,我们将具有愈来愈大的信心和愈来愈强的力量在空中作战;我们将不惜任何代价保卫我们的岛屿.我们将在海滩上作战;我们将在敌人登陆地点作战;我们将在田野和街头作战;我们将在山区作战;我们决不投降.

敦刻尔克:电影中的抽象表现主义,简约的“炫技”就问你服不服?

We shall fight in France,we shall fight on the seas and oceans,we shall
fight with growing confidence and growing strength in the air,we shall
defend our island ,whatever the cost may be,we shall fight on the
beaches,we shall fight on the landing grounds,we shall fight in the
fields and in the streets,we shall fight in the hills; we shall never
surrender,and even if,which I do not for a moment believe,this island or
a large part of it were subjugated and starving,then our empire beyond
the seas,armed and guarded by the British fleet,would carry on the
struggle,until,in God’s good time,the new world,with all its power and
might,steps forth to the rescue and the liberation of the old.

同样的最近网上口碑比较好的战争题材电影《生死之墙》也带了这种简约的抽象表现主义对战争的思考,看不见的敌人成了内心最大的恐惧,无处不在的杀不死的敌人时刻威胁着你。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无糖草本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诺兰的《敦刻尔克》也是从头到尾没有一个敌人,只有最后结尾影影绰绰的出现了几个背景。敌人似乎永远躲在墙后面,藏在你心里,而恐惧则由心生。

敦刻尔克:电影中的抽象表现主义,简约的“炫技”就问你服不服?

欧美电影艺术家从前几年对于战争中人性的反思发展到对于内心恐惧的表现,不带有任何情感的呈现,恐惧就是恐惧,这种恐惧是没有是非性的。战争中的善恶预设,敌人的具象都没有意义。战争最终的极致体现一定是“自我”内心的映射。这也是唯心主义的表达。而战争映射在所有的个体身上就是一种无形的恐惧,恐惧对于精神的摧残要远远大于敌人炮火对于肉体的摧残。

《敦刻尔克》一方面有被战争的恐惧摧毁意志的海军士兵,一方面有害怕死亡而苟且偷生的陆军士兵,当然也有视死如归的将军和捍卫“空军荣誉”的飞行员。所有的敦刻尔克沙滩上的士兵唯一的念头就是回家,以及回家后人民对于他们这些“逃兵”的看法。

而“祖国万岁”一定首先是“人民万岁”。当千万条小船带来了生的希望,沙滩上的士兵们高呼“祖国万岁”的时候,这种世俗化的商业表达也还是挺感人的。

敦刻尔克:电影中的抽象表现主义,简约的“炫技”就问你服不服?

祖国一定是可以接纳所有不幸的孩子,就算他是狼狈逃回来的,人民同样会为他鼓掌。当然,也有没有逃跑的,耗尽了油的英国飞行员把飞机高傲的停在了德军阵地上,微笑着举着手投降了,这是一种自我态度的表达。另外多说一句,飞行员之所以选择投降不是一种无谓的牺牲,至少在欧洲战场双方对于飞行员还是比较“优待俘虏”的。

电影中的抽象表现主义的艺术呈现形式带来了更多的艺术解读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