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2遍,又看了之前几个人的分析,觉得其实可以很简单的归结每个jessie会经历3轮(从上船到4人死亡为1轮)一共遇上4个自己。

有些事情仿佛是前世注定了似的,这点特别表现在人类的情感上,埃玛莎与凯撒琳的初次见面,眼神的第一次交汇,两人便像久违的知己般陷入了凝望,凯撒琳在篝火前所讲述的故事,是否是给埃玛莎的第一次暗示?在欲望与道德间苦苦煎熬许久的埃玛莎最终选择了结束这段出轨的恋情,埃玛莎伤心绝望的像个受尽委屈的小男孩一样胡闹,与此同时,洞若观火的凯撒琳的丈夫也同样受尽煎熬,他不拆穿两人的恋情,只是默默的忍受,最终驾机撞向埃玛莎,可怜的男人。

选评价的时候想想,这部电影没什么值得表扬的,应该给很差;再想想,算了,不要太不给人家面子…什么是后遗症,后遗症是洗澡的时候担心流出来的硫酸;喝水的时候担心被彭非类似物给换成了硫酸。这个算不算关键情节透露,至少说出了有个人是怎么死的。好吧,感谢纯洁的导演,告诉世人,世界上没有。。。那啥。但是!人的能力比那啥的强,让我沉默了。为什么有人会没脑成那样比基尼加衬衣就去荒无人烟的岛冒险?为什么人会飞?为什么无数乱石砸的那么准?那人又几只手啊?于是,有了最佳答案,那是电影.

催泪而不显得做作,人物的刻画针针见血。所有的情节,语言,没有一点多余之处。

如果主线jessie是a的话,那么她的前面两轮假设是y,z,后两轮假设是b,c。a在第一轮里把y推下海(z隐藏在暗处),在第二轮里于剧场与z举枪对峙,后来z变割喉女魔把sally夫妻分别杀死之后,被b推下海(这一过程被a目睹)。第三轮里面,a变成了蒙面悍女,这时候她的前2轮y跟z都已经被推下海了,她在枪杀Grey和Sally夫妇之后,被c推下海。(b可能目睹,也可能隐藏在暗处)。

而汉娜与基普间的恋情则更加扭曲,我甚至认为他们之间未曾相爱,他们缺少寻常恋人间缱绻缠绵的情话,他们不愿向对方坦露心扉,只是舔舐着彼此的伤口,慰藉着彼此的孤独,最后基普的离开,汉娜没有作出任何的挽留,如同她尊重埃玛莎的选择一样,为他注射过量的吗啡,送他去天堂追寻苦苦相恋的凯撒琳。

因为阿姨的一句话便自己煮饭养活自己,搬去防空洞,瞒着节子母亲去世的事,清太偏执的坚强已经被刻薄冷血的世界逼到绝路。即便是在绝路,清太也把一切都给节子,虽然清太的一切在残酷的世界面前,很渺小。但这些对于节子来说已经足够了。

接下来,虽然没演了,但是很明显,b还会被d推下海,c会被e推下海。。。

整部影片的油彩是暗黄色的,鲜艳而炽热的黄色中又参杂着压抑而令人窒息的灰色,如同坠落在撒哈拉沙漠漫天黄沙中的夕阳一般。

节子的愿望渺小而卑微,只要和妈妈,哥哥在一起,只要一粒水果糖就可以忘掉所有的不愉快。清太能给的,萤火虫光芒一样的温暖,让节子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明亮。这个世界却连一粒水果糖也不能成全节子。

其实持刀持枪只是形式不同,关键就是每轮都有一个jesse被后2轮的jessie推下海,继续新一轮的大循环。

哥哥回到家,看到误把弹珠当成糖果,意识模糊的节子;节子把泥巴块当做豆腐给哥哥吃;吃了哥哥给的西瓜,满足地说“好好吃啊,谢谢哥哥”却再也没有睁开眼,这一切的描述如同一个连贯的刀法,刺向读者的心。刀刀致命。

看了第二遍之后,发现VICTOR的死很有意思。他总是被比他早一轮的Jessie推到钉子上受伤,然后被本轮的Jessie自卫杀死。

清太拿来木炭,火化了节子,没有一滴眼泪,然后“把石蜡般节子的骨灰,装到水果硬糖罐子里。从此以后再没有回来”清太对节子的关心,依赖,太过用力,与其痛苦一生,不如拥抱着节子的骨灰死去。

影片的开头,清洁工搜出水果糖罐,尝了尝里面的骨灰,之后,漫不经心的,扔到草丛里。节子的骨灰散了一地。

如果节子是那些过着平静知足生活的人,那么清太就是偏执的日本军人。

紧抱着节子已经冰冷的躯体;把节子的骨灰,随时带在身边

对胜利的偏执,在被轰炸后高呼天皇万岁的日本军人;知道战败消息后,悲痛欲绝的清太;这一切,都映射了导演的思想。

导演偏执的揭开自己的伤疤,展示给别人看,却从未想过,受伤的原因。沉浸于自己的不幸,却选择性的漠视,自己对别人的伤害。南京的30万冤魂,甚至都被诬蔑为谎言,日本这个民族,过于感情化,偏执的把自己的小伤口撕开,展示给人们,对于别人的伤痛,漠视。

或许这不是冷血和残忍,而是他们一厢情愿的否认自己犯下的罪过。他们在血淋淋的老照片前,呆站着,不知所措,思绪混乱,“希望这不是真的”,这样想着,便一厢情愿的把自己的想法付诸行动,去否定

日本这个民族,过于偏执,过于情绪化

他们适合做艺术家,做文人,但不适合现实生活

这部电影,是部好电影,

为赋新词强说愁。

却不是写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