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就是秦风的第二人格——黑化秦风! 首先,秦第一个拼音字母就是Q。
其次,黑化秦风产生于童年时代父亲犯罪被警察抓走的时候。受到刺激的秦风产生了第二人格并开始结巴。第二人格同秦风一起成长,是秦风想要完美犯罪的一个分裂人格。由于第二人格属于没有任何束缚的极端人格,所以能力要比正常秦风强。黑化秦风随着成长逐渐知道自己是秦风的第二人格,出于对自己的保护平时仍以正常秦风出现,但黑化秦风是有能力同正常秦风认知共享并随时切换人格出现的,正常秦风却发现不了。在APP上做题时正常秦风在自己的破案空间推算,同时黑化秦风在后台率先破案,然后切换黑化秦风,再通过某种方式(黑化秦风具有一定黑客手段或者有朋友同伙)以异地IP登录APP答题领先一步。这个时间可以很短,又处在正常秦风的破案时间中,所以正常秦风发现不了。人格分裂的症状就算两个人格不能同时存在显现,但却可以随时切换。这段也可以看成秦风的黑化人格Q对正常秦风的一种捉弄或戏弄。因为Q总是领先秦风一步,以此证明Q的推理能力才是最强大的,才是最有可能完成完美犯罪理想的人格。而作为一个能力更强的人格Q可以说是在刷存在感。根据侦探片的思维和套路,因为主角就是秦风,而最大的对手往往就是自己,Q又表现如此神秘,作为对手和黑暗导师的存在更符合此类电影的一贯手法和风格延续。
再就是,宋义曾对秦风说过,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你看可以,但别看太久。也许是通过相似的引导推理过程或行为语气,宋义发现了秦风具有双重人格。而秦风的第二人格正是Q,所以才对秦风说出那番话,意在提醒秦风别陷入黑化人格不可自拔。但宋义又不能完全告诉秦风有个黑化人格,因为黑化人格Q帮助了宋义复仇,所以不点破也是情理之中。
如果唐3是大结局,有可能就是正常秦风逐渐意识到自己黑化人格的存在,并布局设计最终战胜了自己的黑化人格Q实现终极大逆转。秦风消灭了Q,回归了自我。也有个可能就是秦风的第二人格黑化秦风在最后关头突然由兽性转化为神性,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以自我牺牲成全了人性的秦风。因为秦风想要完美犯罪的终极意义就是找回失去的亲情。但如果这样拍,故事也就终止了,再往后就没有人物的最大悬念了。除非Q的谜底永远不揭开,一直作为秦风的对手和黑暗导师之类的人物存在,才会在后续破案过程中碰撞不同的火花来延续唐探系列的精彩。
最后要说一点,以上只是个人的一点推断猜测以及对唐探系列的未来展望,不一定准确,因为Q到底是谁,最终还是导演说了算。
PS:考虑Q是世界侦探APP排行榜第一人且身份神秘以及具有实施完美犯罪能力的人设,就可以排除中年犯罪被抓的秦风父亲、用好几年都没查出自己妹妹是死是活且在Q的指引下才复仇成功的宋义、一向身为搞笑担当的唐仁、差点被医生杀死的女警官、被拐卖不知生死的宋义妹妹宋倩、利用父爱进行诱导杀人以求自保的远在泰国的天才少女斯诺、还有APP排行榜第五的天才黑客少女kiko(排第一的Q有着属于顶尖高手的高傲,不可能建好几个ID给自己打掩护)。重点分析这个kiko是有可能知道Q真实身份的小迷妹。所以一上来就表现的那么喜欢排第二的秦风,就是因为kiko知道秦风有双重人格。一个是黑暗冷酷神秘无敌的Q,一个是阳光帅气智商超群的秦风,这么酷的事情自然迷倒了天才黑客少女kiko,因此作为迷妹自愿为Q打掩护,甚至作为Q的助手进行暗箱操作,也能解释一些列IP问题,且Q也需要这样的帮手,说不定就是Q主动联系kiko成为自己助手的。
至于网上说的Q是女王是女性角色,只是一个烟雾弹。因为太多方式可以和Q联系上并进行猜测了,比如宋倩的倩,kiko的快速连读,这种梗不该是侦探小说的操作,太low了。

天知道当从一个小女孩的嘴里听到那句,“战争,炸弹,死亡。”的时候,我心里升起的那种抑郁无比的感觉。

背景音乐:明天我要嫁给你啦(张学友版)

Q的真是身份是女黑客,原因如下:
1、能获得死者各种信息的除了医院和警方外还有黑客
2、女黑客能获取到那本道书的最后一页,为什么之前称找不到那张符
3、女黑客能在网上获得那本道书的内容,说明她可以不留下借阅记录就获取这本书内容,且知道谁借过这本书
4、女黑客迷晕一大帮人,她的迷药是哪来的?她什么时间下的迷药?
5、陆国富身边一般有一票人,宋义很可能是乘其手下被迷倒后下手的,怎么这么巧?
6、女黑客可以说是陪伴在主角们身边,为什么女黑客总能恰到好处的提供帮助?
7、宋义没被邀请,所以必须将自己暴露为嫌疑人才能参与进来。若他是排名前几的人物,岂不是能正好以侦探身份参与进来?
8、Q为什么将所有人召集至糖厂?这儿需注意美国警方靠自己力量获得下一次作案地点糖厂信息并赶来,而宋义必须在这个时间在糖厂完成杀人替换行动。美国警方的信息只有女黑客能获得。
9、女黑客称Q的IP不在美国,若她自己是Q搞个假IP也很正常。

图片 1

所以这就算是战争在人身上刻下的深深烙印么?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看完全片,却不知如何下笔。突然想起我3-4年前在堀北真希群里说过的话“追女孩才是男孩子一生追求的唯一事业。”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神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豆丁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看着一部日本的战争剧。不同于中国刻画战争的那些电影的壮烈,这部电影有的,是一种战争带来的无法摆脱的沉重和压抑。似乎在诉说着一种,命运的不可逆转性。

“当你喜欢一个女孩的时候,你才不会祝福她和她身边那个人幸福长久。可我发现我错了,当你非常非常喜欢一个女孩,当她有人疼、有人爱,你会真心真意的祝福她永远幸福、快乐。”
所以我说,人与人间重要的不是得到、失去、拥有、角斗,而是一份发自内心的天真。

战争夺取了多少人的生命,这部电影讲述的,只不过是一对兄妹,或者说,节子这个小女孩,在这场战争中短暂消逝的生命而已。那不过是一个缩影。

我并不想做过多的剧透,也不想太多的评头论足,因为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你永远是我(们)眼中的苹果。

和许许多多战场上英勇的烈士一样,这对兄妹俩也在千疮百孔的后方,默默地挣扎着。

像他们一样努力地挣扎,努力地苦中作乐,告诉自己希望一定在前方一定可以熬过去的人,还有多少?

然而希望却像萤火虫的光芒,在那个夏天骤然亮起,接着,却一点一点地,黯淡。

徒留下,茫茫无际的黑暗。

节子的生命,也像这萤火一样,只亮过一季吧?

当我看着她生命的能量一点一点地被战争抽走,当我看见她在最后的最后还在不甘地挣扎的时候,那种难过的心情翻滚得无以复加。

泪水和欢笑,都在这部电影中被赋予了不同的含义。

阿泰在整部剧中流过两次泪。第一次,是节子一边蹲下来埋着那些死去萤火虫,一边说着“阿姨说妈妈已经死了,他们把她埋在土里”的时候。那个时候节子的声音,居然是平静无波的!那样一个依赖母亲的小女孩,在轰炸结束后吵着要见妈妈的小女孩,在得知妈妈的死讯后,首先表现的,竟然是平静。

一个小女孩,用“妈妈是和这些萤火虫一样死了,所以被埋在土里”这样的理由,来告诉自己不要思念母亲,不要为母亲的死而哭泣。

那个时候阿泰脸上终于流下的泪水,不知是为母亲的死,还是为妹妹的坚强。

阿泰第二次流泪,是在偷甘蔗被抓,从警察局出来之后见到妹妹,听到她说“他们应该抓我,因为你是为了我才去偷甘蔗的”的时候。那个时候这个一直很坚强的男孩子终于哭了出来,为妹妹的懂事,也是为了许多天来苦苦支撑的委屈和艰辛。

最后的最后,哥哥拿着竹筐的盖子却迟迟不愿盖下,那样留恋地盯着妹妹的脸。

她曾经是那样一个活泼的小女孩。她曾经和他在海边那样快乐地玩着游戏。她曾经不知“死亡”为何物,好奇地追问“哥哥这个人为什么躺在这里?”她曾经和他一起躲在蚊帐里望着那些萤火虫,像是看到了漫天繁星。

她是和他相依为命的妹妹。

然而这样一个美好的生命,最终也敌不过战争的魔爪,在一天一天的,慢慢衰弱,黯淡。

就是这种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消逝,太过残酷地煎熬着我们的心。

在那次空袭来临之前,他们兄妹俩,何曾想过,自己即将失去母亲,失去家园,无依无靠?

糖罐里装载的,那如萤火般的飘渺的希望。

再见,萤火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