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一起聊天还说,若是去看这部电影,恐怕不能带着自己的另一半去,不然两个人坐在一起心怀鬼胎同床异梦的脑海中浮现出各自不同的画面,实在不符合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要求。当然,以当时的心境,小P还顺道揶揄了一下苗总和我,那时候美得屁颠屁颠的。

事实上yy是种病,得治。
perfect的分手桥段,男友跟闺秘有染,但是俩人其实很无辜,因为女主有原罪。我没看过那个帖子也没看过那本书,我也不知道真相究竟如何,但是不管怎么样,即使yy,我们也要各种理由来让自己心安理得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作者最深刻的地方也不过于在紫禁城下EX的气话和自己的心灵独白,还有文章的一巴掌和'醒醒吧',事实上我觉得醒醒吧这句话要远远比那句自尊是肮脏的那句话深刻得多,百合追着出租跑的那段我差点都感动了,卑微的活着啊,然后那巴掌我想在作者的真实经历中无异于黄钟大吕的噌弘一生,有些人就是这样啊,即使嘴里卑微的活着,也要踩在其他人的脸上。
这是一次完美的分手,原因,过程,有父兄一样的老板的关怀,有蓝颜知己的插入和表白,还有对以往人生的深刻反醒。以及脑残的衬托和高富帅的肯定,不管真实发生了什么,就算是yy出来,也要给自己借口和信心是吧?
但是现实从来不会如此啊。你期待的从来不会有,要是yy出来,迟早有一天你会在现实和幻想的夹缝里被折磨得生死两难,我真不知道对那些活在幻想里的孩子是羡慕还是怜悯。
之前看万有引力真是喜欢这个故娘,可惜这不电影里,有她和没她一个样。极赞文章和几个配角。

    有人说这是一个寓言,亦有人说这是一个童话。
    答案往往没有那么复杂,这只是魔幻现实主义又一次大放异彩。

不过等我真的下载好了3.34g的sample版之后,诶,怎么就什么都变了,然后就正好可以梳理好心境看一下这部电影。想起来这两天天看到一条微博,大意是说时常有一种感觉,去年的今天死也不会想到现在所发生的一切,现在确实就是这样。

Pan is just a guardian, a faun.

    所谓魔幻现实主义,就是把神话般怪诞的人物和情节,穿插进现实故事中的小说体裁。但从本质上,魔幻现实主义所要表现的并不是魔幻,而是现实。魔幻只是手法,揭露社会弊端,抨击暴暗现实,才是它本来之目的。
    而《潘神的迷宫》所要表达的现实是显而易见的——西班牙内战。只是贪婪的导演在这一个简单的故事里,撒开了如此一张大网。殚精竭虑,期许功补造化之缺!从战争、革命、宗教、理想到希望,到一切人为之抛颅撒血而向往的天堂的圣景,竟恢恢天道难出其外。
    在影片的最后打出了片名《El Laberinto del
Fauno》,可是突然就奇怪了。FAUNO(法翁)是古罗马农牧神,友善,主管畜牧和农业,形象类似羚羊或鹿与人的结合,性情温和。但是他不是潘神。
    所以电影汉译为《潘神的迷宫》其实是错误的,直译应该是《法翁的迷宫》。
    潘神PAN是古希腊的农牧神。头上长着一对山羊角,下半身长着一条羊尾巴与两条羊腿。虽然也是牧农神,却好女色,是性爱的象征,标志着恐慌与噩梦的。在形体上,这二者最大的区别在于,FAUNO(法翁)是一英俊的男人,而PAN(潘神)丑陋无比,并且双腿是羊腿。
    那电影中的那个羊人到底是FAUNO(法翁),还是PAN(潘神)?奥菲利亚第一次在迷宫中见到他时,他自我介绍时说自己是FAUNO。这也是符合电影原名的。
    但很明显,影片中羊人的造型下半身特写时候,是两条干枯的羊腿。所以,这个羊人其实是PAN(潘神)。
    而在希腊神话中,PAN其实还有另一个寓意——骗局。如此就能够理解它在自我介绍时说自己是FAUNO(法翁)的原因了。而《The
Labyrinth of the Faun》的确是比《The Labyrinth of the
PAN》更具有讽刺意义。而这个骗局也许不仅仅是说他的自我介绍,也许那个皇宫,也许这场游击战,更甚至这个电影都是一个太大的骗局。
    而Labyrinth(迷宫)一词也有着深刻的寓意,在基督教的教义中,迷宫有着神圣力量。人的整个生命如同一座迷宫,而这座迷宫的中心是人生的转折点。只有通过艰难曲折的朝圣之路,才能告别罪恶的生活,到达迷宫的中心,在那里找到人生的目的。所以,奥菲利亚在迷宫中的探索,其实是对自己内心魂灵的寻索。而当她到达迷宫的中心,所听所见,实际上是她灵魂最深处的声音以及最深得渴望——一个许诺她带她逃离恶世的使者。
    这样的宗教寓意是无疑是深刻的,而导演对宗教的献礼却又不仅仅于此。
    片中奥菲利亚的第一个任务是到一棵枯萎的无花果树里,杀死一个蟾蜍得到金钥匙。为何偏偏是无花果树?如果你了解《圣经》,哪怕只是听过一点,那么一切就明了了。在《圣经》中,无花果树有着极其深远而丰富的意象内涵。亚当夏娃在偷吃了生命树的果子,“他们二人的眼睛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裸体的,在此前,《创世纪》第二章第25节: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和,当时夫妻二人赤身裸体并不羞耻。于是他们用无花果叶编制裙子,来遮羞的,于是无花果树与文明的暗喻便联系起来。
    于是影片中的无花果树,正是代表着当时的西班牙或者整个欧洲。文明的枝叶被残暴的独裁者蚕食。已经枯萎至摇摇欲坠。而奥菲利娅便要找出能打败敌人、建立新文明的金钥匙。
    而这一点,正暗合了影片的另一条线——在独裁者弗朗哥的统治下,以游击的方式继续抗争的左派社会主义者政府。他们要拯救西班牙,拯救文明。

不是像大多数影评说的那样,我不觉得谁和谁是注定要错过的,我们努力改变自己,一点点让自己变好,不是为了今后在生命中遇到一个什么人,而是为了能让我们做出改变的初衷。

This film can be interpreted with the relation to politics.

    至此,很多革命轮者开始将奥菲利娅的形象和革命者的形象并合。诚然奥菲利娅的三个任务不但像极了一场革命,而且暗合了游击队的三次行动。先从独裁者那里得到开启希望的“钥匙”,然后得到得以战斗的“匕首”,最后以身以血向革命献祭。而纵观纵全剧,从思想的启蒙(补眼),到革命的行动(找钥匙,取短剑),到流血牺牲(死亡),建设新社会(争夺婴儿),奥菲利娅几近走完了一次完整的革命。只可惜如此厚重的历史使命,仅仅放到一个柔软的女孩身上,是否太不合情理。
    也许,所谓拯救文明,真的只是一个“PAN”。
    也许,也许这只是一个义务,一个我作为代表者的义务。我被高捧在众人之上,代表着历史民生。所以我只能选择去完成你们的述求。就算,就算这并非我愿。
    可是她不是主宰,她只是被众人推向前的弱小的代表者。一个甚至无法拯救自己的女孩。潘神自称是引路的人,自称是“您卑微的仆人”,可是身为仆人的他却能对主人大声呵斥,还要主人承诺“要服从于我”,甚至能掌握主人回归与否的大权。其实这不是一个仆人。只是另一个强权者!
    而重点在于,这个潘神是否真的存在,是否一切都只是小女孩的想象,当奥菲利娅转身的时候,上尉只看到了奥菲利娅一人。
    如果一切正如前文说的,迷宫的中心是奥菲利娅的内心世界,那么潘神也将只是自己的理想演化而来。如果如此,一个连理想和想象都无法主宰的人,她所背负的使命也突然变的清晰了。
    医生在丛林中的淡淡的一句话,点破的故事的所有:你们的理想是迷茫的。
    正如很多评论者说的,那个刚刚出生的孩子代表着未来。但是这个未来,要么是上尉的,要么是潘神的,他们都代表了一种强势,而奥菲利娅从不是其中一个选项。她代表的只是一种浪漫主义的童话式的理想,在这样的理想中,根本不存在未来。

胡夏的声音很适合演绎这首歌,单曲循环着又读了一遍小说,对比起来,大家都说最后的结尾改编的很戳泪点,不过我觉得真正戳中泪点的不是那个吻,而是满脸阳光带笑的柯腾穿好西装擦好鞋,拿起桌上的苹果咬下一口,从容去面对这真实的生活。

The first task is about fighting for emancipation. And the second task
means no one can be free from eruption when he owns the right. And the
third task means there are can be good heavens and bad heavens, and
perhaps the good heaven is just what we believe. We are what we believe.
That is it.

    奥菲利娅死了。

那段时间,在南路我曾说过,看电视剧和电影就要看恶俗的,越恶俗越好,因为它让人经历了所有的苦难之后,终究能走到一个大团圆的结局,画面故事音乐剧本都不重要,我们的心理诉求只不过就是一个完美的谢幕。但是九把刀连这个小小的恶俗都给我们扼杀了,于是大家又在这种缺憾的找到了莫名的快感。

    那么导演的观点在哪?他在述说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最简单的方法莫过于判定影片本身是悲剧还是喜剧。这样可以让我们看到,导演在试图阐述的是一种积极还是消极的态度。
    鲁迅在《论雷峰塔的倒掉》中定义悲剧是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汉密尔顿也说,悲剧是伟大人物的生命状态走向低谷的过程而喜剧反之。后来的但丁为自己的作品起名为《Commedia,
Divine
Comedy》——《神圣的喜剧》(即《神曲》),因为这是从烈火肆掠的地狱、痛苦可怖的炼狱,经由圣清河水的洗礼,然后走向天堂的故事。但丁对他的最初的命名,其实只有两个字《喜剧》!
    最终奥菲利娅也没用满足被代表者所渴望的述求。革命者在高大的松林中获取了最后的“胜利”,画面凝成了油画一般的庄重,远出火光照亮了道路。只是没用奥菲利娅。
    奥菲利娅倒在了血泊中,她所塑造的潘神没有伸出援助之手。只是就在这瞬息间,卖火柴的女孩划亮了最后一根火柴。死亡开启了仙境的大门。献出自己鲜血的奥菲利娅,完成了一个类似于基督受难的过程,终于回到了故土。最后的镜头展现了那个幻想中的国度,镶嵌着星辰的光芒,宛若天庭的金色,这是一个标准的《启示录》的场景,在神的殿堂里,父神高居其中,神子坐于其旁。
    而Labyrinth(迷宫)的中心也完成了他作为宗教形象的最后意义——天堂的入口。在这如同迷宫一般的生命,奥菲利娅走完了她的朝圣之路,她竭尽全力渴望逃脱的罪恶的生活,终于安静下来。而最后留在迷宫中心的使者——那个带她逃离恶世的使者,是她的牺牲。

那些年,是这样的

    牺牲不足以救赎全部罪恶,但足以救赎自己。

我们高呼着从不后悔自己的决定而肆意的挥霍青春;

那些年,是这样的

自以为成熟的鄙视那些小孩子们的玩意,却没想到如今却怀念到恨不得回头再走一遍;

那些年,是这样的

抱着世界上最肮脏的自尊心伤害周围的每一个人;

那些年,是这样的

把花样的少年过成了一个大花园(/害羞,别人说的);

那些年,是这样的

努力嘲笑所有认为可笑的人和事,不仅仅是在心里;

那些年,是这样的

叫嚣着要改变世界,如今依然还不肯低头。

 

这些年,我还要过得像那些年一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