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看到这个片名的时候,还以为是《海上钢琴师》的别名,想要重温大片,就打开看了。结果,给我的感觉,甚至比海上钢琴师更要震撼人心。落下帷幕,感觉内心空荡荡的,仿佛心被掏空了一般,恍然觉得,哦,太好了,我居然还活在这个世上。
    瓦拉迪斯罗·皮斯曼是个宛如肖邦一般的天才钢琴诗人,他弹肖邦的G小调很出名,他生活在一个典型的犹太知识分子家庭,有点古板的姐姐是律师,放荡不羁的哥哥是中学英语教师,父亲是小提琴家,母亲是典型的家庭主妇……生活安逸富足,偶尔和兄弟姐妹吵吵架,大家都亲切的叫他“瓦列”。他还认识了一位漂亮的金发的大提琴手,她是他的钢琴迷,很欣赏他,他们还一起散过步。
  随着那墨绿色的一行人那样浩浩荡荡的踏进波兰开始,他们不知道,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
  先是犹太人不能进饭馆和咖啡厅,不能在公园散步,不能坐在公共长凳上休息,夜晚不能出门,他和心爱的姑娘只能站在那里尴尬的聊一会天,他的眼里第一次流露出了哀伤和无奈。
  再后来,他们全家要在臂膀上带着绣着黑色的星形,这代表着他们的自尊开始彻底沦丧,耽于幻想的瓦列的哥哥亨利再也不能运用心理学思考如何把家里的钱藏起来……他开始像小孩子一样叹息,不,我不要,我们不要绣这些东西,因为我不要。他们全家搬到一个要容纳50万犹太人的小小的犹太人区……那些无赖的暴发户只给他心爱名贵的钢琴一点点可怜的钱,他屈服了,他哥哥被抓走,他是如何卑微的恳求那些给德国纳粹当走狗的犹太人……可怕的事仍在继续上演,德国人开始无缘无故的闯进居民家中胡乱抓人……他们亲眼看见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因为病体和恐惧无法站起身来向纳粹行礼,他们就把他从四楼扔了下去,活活摔死,他的儿女被迫向前奔跑,却被残忍的扫射,一个接一个的倒了下去。瓦列的母亲失声尖叫,被女儿捂住了嘴,亨利抱着把头埋进膝盖里的父亲,彼此安慰……只有瓦拉站在那里,本就苍白的脸变得更加没有血色,可他站得笔直,黑珍珠般的眼睛里透出坚定和勇敢。
  犹太人的路到底在何方,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坐在那种地方给犹太人的寄生虫弹琴,不时还要满足他们庸俗的请求;比起黑夜,他们更惧怕白天,那些和他们一样长着一只鼻子两只眼的人,因为穿了一身绿,就可以无休止的羞辱他们,让他们当街跳滑稽的舞蹈,让他年迈的老父亲走臭水沟……他亲眼见过一个小孩子因为逃离犹太人区而被活活打死……他抱着那本活蹦乱跳孩子的尸体,欲哭无泪。
  人活着的意义并不仅仅是为了繁衍下一代,瓦列见过波兰犹太人起义的领袖,被他的正义之气所感染,后来还帮他们暗地运送枪支武器,他和家人在本送往集中营的站台还掏出身上所有的钱买下一个很有经营头脑的小犹太人的一块糖,他老父亲伸出颤巍巍的手,将糖切割成六块,给他亲爱的妻子和孩子们,殊不知这正是他们一起吃的最后一顿晚餐……他犹记那天他帅气高傲的哥哥居然还坐在那肮脏的石阶上给他念莎士比亚的诗句,“如若别人把灾难强加于我,我必将千倍万倍的予以奉还。”当时,他们兄弟还相视一笑,瓦列拍了拍哥哥的肩膀,“这正是我想说的。”他卷发的妹妹生性胆小柔弱,他对妹妹说,“我真希望能多了解你一点。”妹妹受宠若惊的看着他,眼里洋溢着幸福,“谢谢你,哥哥。”他年迈的老父割舍不下心爱的小提琴,竟被纳粹抢过摔个稀巴烂。
  他被一个给德国人卖命的犹太人救了,毕竟谁也不愿看见举国骄傲的钢琴家就这样走向死神,他回到空旷的站台,想起刚才全家人的“最后一顿晚餐”,想起刚才那个有些疯癫的夫人,她为躲避纳粹,不小心将自己几个月大的孩子闷死了,想起那个很有经商头脑的犹太小孩,想起刚才那个饥饿难耐的人抢过一个妇人捧着的粥,不小心粥全洒在地上,经不管不顾的趴在地上舔……到处是死人,到处是没来得及带走的行李箱和露出的衣物……整个小犹太人区就剩下他一个人,他躺在隐蔽的地方又呆了两天,他的脑海里全是他父亲在那时向他挥手,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的情景……他在向他唯一生还的儿子告别,在向生命告别,去吧,孩子,好好活着,为了皮斯曼家族,为了犹太人,更是为了你自己。
  他的人生开始颠沛流离,他在干活的工地上遇见了那个起义领袖,他帮助他们运送武器,他努力活着,不惜给德国军官下跪磕头……见过很多人评论这个人物,说他只会说“HELP
ME”,懦弱无助,可是,你在这个时候讲勇敢,讲正义,飞蛾扑火,死的一文不值,倒不如坚持下去,黑色的阴霾终会散去,光明的未来是需要时间去等待的。后来,他先后遇见了他在艺术界的几个好朋友,逃脱了牢笼,住在隐蔽的公寓里,偶尔有人来给他送饭。一次,他和他的朋友坐公交车,他朋友悄悄说,让他拼命往前挤,让人觉得他是个德国人,于是他便冲到了最前面,离着那懒洋洋的德国军官们一步之遥,嘴角露出轻蔑的微笑,高等人呆的地方,也不过如此。后来在炮火连天中眼睁睁的看着波兰犹太人起义的失败,他对他善良的朋友,美丽的女歌手叹息,我真应该和他们在一起死。美丽的女子却睁大了眼睛,仿佛不相信一般的看着他,瓦列,他们在德国佬眼皮底下坚持了整整一个月,他们是死了,可他们死的有尊严,你应该庆幸自己还活着。后来,这几位朋友也接连遇害,他无奈之下只好寻求最后一处避难所,一个朋友认识的人的寓所。
  他从来没有想过能再次碰见他心爱的姑娘,门开了一条缝,某人有点惊喜、也有点恐惧的看着他,她的腹部已经隆起,她的孩子在圣诞便要降生,他要找的人是她的丈夫。他有些狼狈的低头看着自己灰头土脸的样子,声音颤抖,你什么时候结的婚?一年多了。对方淡淡答着,神情有些凄凉和陌生。他无意间看见她在拉大提琴,阳光轻轻吻着她粉色的裙边和金黄的头发,她面无表情,留给他一个别样的背影。
  后来,联军登陆,胜利在望,内战在所难免,他心爱的,已为人妻、为人母的女孩看着他因为饥饿而肿胀苍白的脸,轻声告诉他,他们要走了,这里马上就要变成一堆废墟了,她会给他留些吃的东西。他没有答话,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在听,他只是看着她,看着她美丽的眸子和金色盘起的头发,看着她牛奶般白皙的肌肤和鲜红的嘴唇……他的眼睛里闪着泪光,他一句话也没有说。
  后来,他真的无家可归了,他四处奔波,躲避饥寒,躲避纳粹……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活下去……我一定要活下去。他在各种寓所里奔波,寻找能吃的一切东西,哪怕是发芽的土豆,哪怕是放在垃圾桶旁、上面飘着油腻腻的菜叶的脏水……只要能活下去,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出人意料,也是有点戏剧性的,他居然被一个德国上校给救了,这个人内心本就痛恨这种禽兽般的战争暴行,又被瓦列罕见的音乐才华所打动,给他送吃送喝,还把自己的军大衣拿给他御寒……他微笑着鼓励他,上帝已经让我们活过了这噩梦般的五年,也就不在乎这五个星期或者五天了,坚持住
  所以我们说,德国人也不一定都是坏的,受苦受难的犹太人也有老鼠屎。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软弱文雅的瓦列变得越发坚强和勇敢。这是真人故事,所以才能如此掏心掏肺,发自内心的震撼。
  影片的结尾,宛如电影开头一般,瓦列·皮斯曼穿着高雅的西服,领口纤尘不染,头发油亮,脸色红润,坐在大音乐厅正中央,熟练优雅的弹着他钟爱的钢琴,谁曾想过这修长白皙的手指曾经搬过砖、干过各种各样的粗活……钢琴是他的生命,这也是他的灵魂,不管经历了什么,哪怕物是人非,沧海桑田,只有这个不会改变。
  德国人,之于犹太人,正如日本人,之于中国人一般,是有历史阴影的。不管你这个人怎么样,你身上流着纳粹的血,它曾经那样藐视过其他民族的生命,这本身就是不可饶恕的。我们不仅应该正视历史,更应该去铭记。最看不惯有些人不停地说外国人的好,外国人扮鬼、打架都那么高雅有情趣,崇洋媚外之风盛行,当初新文化运动革了我们的古文和毛笔,今天除了筷子和普通话,我们还余下些什么呢。
  当然,看完此片,我也忽然觉得人活得有价值是多么的重要,世间的种种,宛如潮汐一般随风而逝,我们既然生活在一个光明和平的世界里,就应该快乐的去工作、去学习,多多赚钱,好好孝敬父母,好好保重身体,珍惜自己所爱的人,普通的人生亦是由不平凡的人去早就的。
  好好活着,好好地。这比什么都重要。

Saw系列电影的一个套路就是必须在最后来个转折,如果一部电影必须使用这个招数,那么对从第一部就开始追的人来说,看两部足够了,而且两部也是能够享受被骗的快感的极限,从第三部开始,看Saw只是一个任务。当你知道它必定有个转折,那转折还有什么意义?所以无论是第一部导演James
Wan拍的死寂还是二三四部导演Darren在恐怖之源中导的那集,我由于事先知道了是他们拍的,所以很不幸地,也没有享受到快感。Saw系列在IMDB上的评分一部比一部差,但是否真的是水平越来越差呢?还是因为这“意料之中的意料之外”?经济学上有个边际效益递减的理论,我只是在想,Saw出到哪部,终于会有人开始厌烦并觉得恶心了?

在颠簸的飞机上写的,估计有些不太通顺的地方。
记不清什么时候看的小说了,大概是初中左右,看的时候估计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也没怎么哭。小孩么,总觉得自己的伤感才是真伤感,别人的伤感都是煽情。
今天飞日本的飞机有点播系统,便看了风评不错的电影版。怎么说呢,也有其他一些令我好奇心动的片子,不过翻到这部就挪不开目光了。
主要是冲着周冬雨去看的(笑),不过马思纯这姑娘也演得很不错。她这张脸看着有一丝面熟,大概是张适合演有点心机的学生妹的脸。
旁白的女声有点太播音腔了,出戏。
我思来想去扯了这么一堆,无非是不想太快承认自己从后半开始就在豹哭,且几乎一直哭到片尾曲放完。更准确的时间点,是小说里的七月被逃婚,决定去流浪的时候,林母对她说「女孩子在哪儿都会活得很辛苦」(大意)。我寻思,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可是除了林母,又还有谁适合这么说呢?
后来的安生?
林母大概是这个错综复杂的故事里惟一的聪明人了。也不是聪明,明白人吧。
最后七月和安生交换人生,七月替安生加入了 27
俱乐部,安生替七月过安稳生活,替七月养女儿。孰好孰坏,我并不能下定论,只能引用
Nicky 大神的话:Maybe it’s just all a dream。
我一开始觉得自己是不羁的安生,然后觉得自己是一直躲在乖乖女面具下的七月,写到这里,想起最后一个镜头安生往玻璃里看去,看到了七月,才觉得她们本就是每个人心中都不可或缺的表里两面,作者不过剖开了给我们看罢了。这让我突然感到一种隐喻,说不定七月一直就是安生精神分裂出来的第二人格……哎。
七月有一句台词让我感觉被扎了一下,她对安生说,你太笨了,那么装腔作势,真正聪明的人才不会让自己被发现聪明(大意)。果真如此吗?我不懂,但分类聪明人的话题让我想起另一位不该想起的人,然后心里某处又开始隐约作痛。
有一个做得很出彩的点(忘记了原作是怎么组织的),就是真实与小说的视角切换。上一部让我有这种惊艳感的是《微微一笑》,而且那部给人感觉更跳脱一点,当然游戏与现实间的切换很难不跳脱。在这部电影里,我几乎总能清晰地分辨正在进行的故事线到底是小说还是现实,抑或是最后安生讲述的
half-truth。当然,旁白功不可没。
七月的女儿真可爱,七月主动被逃婚真勇敢,她这辈子为了自己大概也就只勇敢了这么一回吧。最后抖包袱的时候才发现之前的蒙太奇没有一个镜头是多余的,导演人才啊。
观毕,有一种青春时代被人强行翻出来总结陈词了的感觉,不过总结得不坏,我挺喜欢的。
学校和军训的场景,也算是我们这几代人的公共回忆了吧。

有几个地方不是很明白

© 本文版权归作者  RW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1.既然老枪和老鬼达成协议要老枪顶着,为什么最后老鬼在被宁玉识别后要求宁玉举报自己?之前老鬼并不是这样打算的吧

2.武田为什么要检查宁玉的身体,还拿游标卡尺?

2.不明白一段快慢不同的唱词还能传递出讯息..

上午看完,现在还在想着,可见这个故事还是很精彩,虽然不够悬疑,但冰冰和周迅在里面真是好美

又一次见到了大明宫词里面的周迅,机灵,大胆,单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