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小时候看过的一部电影,过了好久情节不记得了,但一直记得面具杀人狂的凶狠和血腥。前些天万圣节把这部片子翻出来看,依旧觉得其实比较恐怖,这种恐怖来自于凶手感觉无处不在,无孔不入,感觉任何人都是可疑的。无论是空无一人的大房子里,还是很多朋友的大派对都是凶手的作案地点。每次一出现,就是黑色斗篷+面具,手持尖刀。影片拍摄较早,算是我看过的最早的恐怖悬疑片之一,所以还是有很多漏洞和把受害者都写得太傻了,几乎都手无寸铁无反抗的被杀害。结局凶手的身份比较出人意料却也是情理之中,结尾处有些恶搞成分,应该也是导演为接下来的几部后续影片做的铺垫。恐怖氛围从开头到结尾,是比较经典的恐怖片。

病榻之中看这个片子,哭的一塌糊涂。

张谋子从《英雄》开始就不是我喜欢导演,这不像谋子的电影。谋子的电影看了几部做作到死,这真心就不像谋子的东西。。。
好吧,算他这几年没再糟蹋别的类型片多读了书,终于懂了欣赏好的故事,而不再意淫他那脑残的电影认识。

端午回老家,某个乡村,某个晚上,关窗户的时候突然很害怕,想起了那个鬼脸的面具,不知道会不会在那个位置看着你,会不会突然出现在身后或者窗户外面。有了这个想法,接下来几天天黑下来思想都开始不安分了,于是只能安分的躲到房间去。

看完立刻把安妮宝贝的小说重新翻出来,又读了一遍,不得不说,这个电影的剧本改的太成功了!

这是部好片子。

这才重新记起几个星期前看的类别是惊悚的剧。

原本安妮宝贝小说中脸谱式的两个小姑娘,在电影的改编下,形象更接地气。排除了二元化的处理,电影对于二者关系的纠结、矛盾也有更深的诠释,将友谊的本质上升到人生的选择。

就当我脑残,反正我不相信这是他的电影。

是在一个没有计划的周末连续看了这个系列的三部:
看第一部的时候搬着电脑去了客厅,找了光线明亮的地方,诱惑室友一起看,紧张的时候还掐疼了她;
看第二部的时候是下午,回到卧室,拉了窗帘,暗了光线,躲在里面看到很刺激;
晚上室友出门遛了,然后一个人开始看第三部,觉得看不下去了,快进吧快进吧。

这时候,原著中纠结的爱情,不过是二人关系爆发的导火索而已,我喜欢这种改编,脱离了简单狭隘的爱情选择,仿佛在原本精巧的小花盆中种出了一棵大树。

还有,我想说,我最恨他做的那个奥运开幕式了。。。

可怕的地方是,人的心是脆弱的,害怕被窥视和玩弄。所以,如果有人能知道你的一举一动,在空荡的房子里,你移动,或者躲在角落里,他都能清楚的知道你在做什么,就像玻璃盒子的小老鼠,自以为东躲西藏,结果不过是供别人娱乐而已。没有了自我的空间,当然很可怕,而且那个人是要毁灭你。

每个女生都是七月,每个七月心里却都住着一个安生。当七月为了追求自由而消散在27岁的时候,我们哭泣。当安生替七月把安安稳稳的生活过下去的时候,我们哭泣。当安生为七月写了一个完美的结局的时候,我们哭泣。

更者,自己不是好人也不做坏事,但是恐惧的是,对方没有缘由的杀机。仅仅是敏感,刺激,偏激,就要毁灭他意外的东西,甚至包括自己。谁遇到谁倒霉了。不可预见的因素,在你不知道的时间地点,掉到你面前。和这些比起来,我总是希望最后,杀手会有动机,坏人太随意,总是让人不放心。

我想一部电影真正打动人的地方,就是戳到观众内心最真实的部分。隐而不发被戳中,才令人动容。

一个月之后才开始害怕,然后再过了一个星期才说出来,我果真比较迟钝和懒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