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背景是发生在1994年4月至6月中旬的卢旺达种族大屠杀,胡图族对图西族及胡图族温和派进行了有组织的种族灭绝大屠杀,总共造成100万人死亡,占卢旺达总人口的八分之一。

有很多疑问,希望有大神给我解释一下。

原来,当你非常非常喜欢一个女孩,当她有人疼、有人爱,你会真心真意的祝福她,永远幸福、快乐。。。❤新婚快乐,我的青春❤。。。
                                                                                            ——题记

一场电影下来,我想最击中我的,就是题目这句。所以,这部电影,至少,给了我一个看的机会。让我可以离自己的无知轻率,再远那么一点点。

说到这次屠杀,就不得不提一下胡图族和图西族两个民族的历史渊源与矛盾。

1.sharon为什么回来了?不是第一部已经合体了么?为什么rose却回不来。他们被什么势力控制了?

雨帆说,《那一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是部好电影。松鼠男觉得,它不仅仅是电影,更是男生的一部爱情成长史。下载了电子书,准备深入的去体会下文字中带来的那份青涩的感情。。。

电影里,有很多点,值得探讨。

卢旺达在1916年被比利时占领,成为其殖民地。在此之前,图西族和胡图族与其说是两个民族不如说是两个阶级:胡图族较穷,但人数众多;图西族较为富裕,人数较少,且全国土地大部分掌握在图西族手中。但是两个“民族”,没有明显的界限,可以互相流动,一个胡图族通过自己的努力跻身社会上层,他就变成了图西族。所以,这两个民族不像我们平时想象的那种民族的概念,用阶级来称谓更为恰当。

2.文森特他们到底什么来历,第一部不是该复仇的都杀光了么?文森特
的老妈变身奥特曼然后两招被怪兽击毙,是闹哪样?

我不知道我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看完这部电影的。沈佳宜,你是有多么幸运,能遇到柯景腾这样的男纸,一个为了自己喜欢的女纸真心付出。虽然有点小幼稚,有点小单纯。然而,那时候的男生,都是清一色那么的单纯。成长,最残酷的部分就是,女孩子永远要比同年龄的男孩子要成熟,女孩子的成熟,没有一个男孩子能招架得住。

第一,关于对人“一竿子打翻一船人”随意的论断。

问题是,两个阶级的矛盾怎么就上升为两个民族的矛盾呢?这要从1916年卢旺达成为西方国家比利时的殖民地说起了。比利时占领卢旺达之后,在卢旺达挑选那些皮肤比较白、个子比较高,长相更接近白人的“文明人”作为管理者,通过扶持这个阶层,比利时人成功的把阶级概念上升为民族概念。用精英的“图西族”人来管理占总人口80%的“胡图族”人。矛盾和仇恨的种子就此埋下。

3.文森特给sharon的那个牌子是干嘛的?后来他们遇见的哪个和牌子合体的男人是干嘛的?

“谢谢你喜欢我。”
“恩,我也很喜欢当年喜欢你的自己。”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望着星空,想想着另一个平行时空中两人在一起的美好。我承认,它刺痛了我的心。如果不是这部电影,也许很多回忆我们都封藏起来,不愿再提起。虽然回忆大多是美好的,但是结局却都悲剧的相似。。。似曾相识的场景,似曾相识的剧情,似曾相识的结局。。。好吧,我承认,我又开始滥情了,松鼠男也有这么一个女纸,让我牵肠挂肚,让我做出那些现在想想都会微微扬起嘴角笑一笑当时多么幼稚的自己,因为女孩的一个小动作,一个小细节就担心是不是自己做的不够好的自己。

卢旺达是个基督教国家,这一点让我更加痛心疾首。在国民除了拥有同样的种族外(当然了,他们并不认同,不然就不会有这场灾难了),还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宗教,然而这场在我看来,是弟兄姊妹之间的灾难,还是发生了。

1959年,卢旺达南部胡图族农民造了图西族贵族的反,抢了他们的土地,比利时慢慢的开始转向扶植实力日渐壮大的胡图族人。1962年比利时撤出卢旺达,并将政权移交给胡图族人,卢旺达宣布独立。

这么多新角色看的我糊里糊涂,1的故事蛮清楚感人的,可是二就变的莫名其妙,文森特就这么一见钟情?拍成暮光之城这样的烂片了。

沈佳宜,你是幸运的。。。不管故事的最终结局是什么,我想你都能想起在那段时光里,有那么一个傻傻的小子,有那么傻傻的一个小子喜欢着你。。。酷狗上单曲循环着胡夏的《那些年》,正如一度很火的《老男孩》。。。那段时间,我们疯狂的从音乐中探寻找回那些原本丢失的记忆。。。记得有句话说的很好:那些念念不忘的事情、在我们念念不忘的过程中、被我们念念不忘的忘记了。。。

圣经中说,不要论断人,因为你如何论断人,也将被如何论断。也有个著名的故事,大致是面对一个犯了淫罪的妇人,耶稣对众人说,你们中有谁没有罪过,便出来用石头砸她。世人当然是没有这样的,而唯一纯洁的耶稣说,今后不要再犯罪,便赦免了她。

几十年来饱受压迫的胡图族人掌握政权,开始对图西族人展开大规模打击报复,流亡在外的图西族武装也蓄积力量进行反击。两个民族冲突不断。

妖怪也木有新意。。。。

柯景腾悲剧的错过了一个他喜欢的同样也喜欢他的女纸。每个人心中,也都有这样一个沈佳宜。而她,永远占据着我们心中的那一个位子,从未改变,同时也改变不了。。。心底的那些事情,总是挥之不去,但是,召之即来。。。这部电影中没有那么多的跌宕起伏,但是出现在里面的那些字眼,无不刺痛着我的眼睛,也刺痛着我的心。

世间唯一的无罪者耶稣,赦免了她。

矛盾在1994年达到顶点。4月6日,胡图族身份的卢旺达总统在参加完和平谈判后回国,在首都机场附近被一枚土制炮弹袭击,机毁人亡。图西人认为这是胡图极端主义分子谋杀主和派总统,而胡图族认为这是图西族人所为,并在全国的电台号召胡图族人起来清算图西族人的罪行。大屠杀就此爆发。

“谢谢、谢谢你喜欢我。。。”听到这句话时,我的鼻子酸酸的。。。这一切跟我们的现实是那么的相像。到最后,也只会是曲终人散。从此有了各自的世界,过着属于各自的生活。。。从此,我需要去适应那个没有你的世界、、、

然而卢旺达的胡图族与图西族,因为历史原因(双方一定都有问题,不可推诿一方),报复你来我往。以至于他们杀人时的动机,只有一点:种族,因为种族的不同就可以随意论断然后动手。我记得红十字的亚切夫人说,一个孤儿女孩被杀时哀求道:求求你们,我发誓我再也不做图西族人了!

而我们当中有多少人知道这场死亡100万人的大屠杀呢?

抬起头,仰望星空。。。希望真有那么一个平行世界,我们,是在一起的。。。
You always be the apple of my eye…

可是民族,是你想不要就能不要的吗?这样根本就不是你的错啊!上帝在你出世前便给了你民族、血液,而这却在此时成了你的过错吗?

在这场大屠杀中,联合国的所作所为一直饱受争议。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1998一次演讲中说“在那段黑暗的日子里,世界抛弃了卢旺达。”

也许一个图西族,有过过错,那么所有的图西人,就都需要被偏见一概而论吗?我看到整个卢旺达都在流血,无论是在这场灾难中受伤的,还是伤人的。我更加感谢耶稣,这么多的罪孽,他受了多么深的苦。

大屠杀爆发时,比利时政府以10名维和军人被杀害为名撤出了在卢旺达的全部部队。大屠杀发生第四天,联合国安理会通过投票,决定象征性的在卢旺达保留260名维和人员,职责仅仅是调停和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按照规定,维和部队不得擅自使用武力,对于放下屠刀就是平民的胡图族人,维和部队也是无能为力、有苦难言。在联合国中最具发言权的美国则因为1993年发生在索马里的“黑鹰坠落”事件,不愿卷入这场大屠杀中。除了红十字会等一些公益组织和一些政府的小规模公益性质的援救,此时的卢旺达已经成为了世界孤儿。

第二,双重标准下,我们都该自省。

大屠杀持续三个月后,图西人的“爱国阵线”击败胡图政府军,夺得政权。为了避免冤冤相报,政府只惩办了那些罪大恶极的屠杀组织者。卢旺达原来的国旗是红黄绿三色,2001年新国旗法通过,蓝色替代了红色,因为红色让人想到屠杀,卢旺达人再也不愿见到鲜血。。

就我仅有的信息里,阿富汗,伊拉克,越南,朝鲜半岛,还有卢旺达,这些国家都有或多或少相同的经历。都是内战,都是别人看起来,没法管的事情。美国对谁伸出了手,而有的人又是如何去以恶意揣度的?什么为了石油,什么为了侵略。

大屠杀发生后并没有引起世界的广泛关注,直到2004年,电影《卢旺达饭店》的上映。主人公保罗有一句台词“我们必须让他们(海外有权势的人)感到无地自容,以使他们伸出援手。”国家发生内乱,只能请求国际干预,然而那些人只用汽车飞机接走了白人,西方文明和上帝没有拯救卢旺达,他们一生的信仰,在此刻土崩瓦解。

当卢旺达发生这样的惨剧时,他们多么希望有个强大的国家,可以因为正义感,像个国际警察一样伸出援手。但是没有。经理得到的回复是:you
re dirt.出兵,又不会帮他们赢得选票。

影片中,一位西方记者留给他的卢旺达情人一沓钞票并无奈的对保罗说:“你以为拍下的东西就会有人看,如此就有人关心这儿的情况?我想不,他们会边看电视边说:‘天哪,那真恐怖!’然后继续吃晚饭。”

于是这个比利时人说,你应该啐到我脸上,我感到羞耻。

这是小国寡民的悲哀。

他感到羞耻?他凭什么羞耻?他有义务帮忙吗?没有!他羞耻,是因为他的良心。

© 本文版权归作者  hitma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们之所以可以恶意揣度别人,是因为灾难没有发生在我们自己的身上。所有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是因为没有被真正的折磨和伤害过。

经理从一开始看着邻居被抓而不肯帮忙,到最后让妻子孩子上了卡车自己却留下,我为他的责任感而由衷敬佩。他并非圣人,他也有恐惧,他只要自己的家人平安就好。没有人生来是英雄,我们每个人勇敢的初衷,说起来都是自私的,但是有人可以将小爱变成大爱,有人则不然。

饭店一度还可以像当做汴州的杭州一样,不闻外面尸体有多少,里面依然有音乐有威士忌。然后里面置身事外的白人,坐着飞机回国了。我理解他们。所以我敬佩亚切夫人。帮助,从来都是在别人需要的时候,才有意义。

最后,我仅仅想说,这部电影从技术或者作为电影本身其他的任何角度来看,我都不在意到底好不好。这部电影的题材,已经在行使它自身的职责:传播。所以我推荐。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沙拉豆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