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看完电影的时候真的是百感交集,不怎么写影评的人也想说几句。

    首先,为什么这个二缺导演要拍这个2,进而毁了这个系列。
  按照时间轴。
  其实这电影开篇挺好的,不像一些人说的那样拖拉,反而是给人渐入佳境的感觉,对第一部的延续做到了无缝链接,但是从那个傻缺私家侦探尾行女主开始,这片子开始愈发的令人摸不到头脑了。
  私家侦探知道真相并劝告莎伦妹纸快逃,然后被不明物体像夹面条一样夹走,不知去向,莎伦躲在杂物间脱掉染血的外套,而为什么就在他逃出商场的时候,警察已经把尸体抬出来,还顺便找到了莎伦脱掉的衣服,还顺便断定这案件跟莎伦有关,你妹的刑侦片警察都不带这么效率的好不好,你们是不是走错片场了。
  遇到这种事情,莎伦先是故作镇定的给老爸打电话,为什么一下秒就跟男主角没心没肺调起情了?
  回家看到爹没了,知道着急了,莎伦妹子好像知道身边这个就是内定的男主,于是毫无客气的拉他下水,理由是:我不会开车。虽然咱观众都知道这小子不是善茬,但妹子你好歹能看似合理一点吗?
  刚要进入寂静岭,男主怂了,承认自己卧底身份,并极力阻止莎伦进入寂静岭,因为他觉得莎伦并不邪恶,很善良,大哥你跟这妞总共说话不超过十句,你是怎么知道他善良的,导演说的么?
  之后男主把攻略告诉莎伦,自己就被抓走了,莎伦醒来呆呆的开门出去,就进入寂静岭了,这是用传送卷轴了吗,导演,蒙太奇不是这么玩的。
   莎伦遇到NPC阿丽莎他妈,NPC说了一堆类似前情提要的废话,警报声就响起来了,为了秀怪物,导演让女主傻呵呵的跑进一家阴森的模型仓库,为什么你就不能听路人大妈的话,跑进教堂呢。
   假肢蜘蛛怪算是有创意,但是你丫为什么要张嘴呢,彻底幻灭了,侵占异形的肖像权有木有。
   为什么要安排两个酱油女出现,出现的如此无关紧要,就为了臭显摆一下蜘蛛怪么。
   为什么莎伦一逃出模型仓库就到了收容所,看了攻略,还开瞬移外挂?导演,蒙太奇不是这么用的。
   为什么莎伦遇到男主的祖父这段看的我如此抓心挠肝,每个行为似乎都毫无动机,每句话说的都毫无意义,每一个动作都脑残至死。
   好吧,无论如何,目的是凑齐徽章。但是这个被吹嘘的很牛逼的任务道具最后被莎伦用来把男主他妈变成BOSS了,你是有多寂寞,仗着自己有三角男就西方求败了是么?
   话说这里三角男出场依旧霸气,小皮裤大砍刀,走路都比第一部邪性,不过来了就为砍手,也太大材小用了吧,而实际上,莎伦逃走,跟你砍不砍手也没啥关系,纯属上来拗造型的。
   为什么男主他妈要给男主洗脑,结果把他扔大奶护士那屋去了,这帮娘们像是做微创手术的样子吗?
   为什么把我心爱的痉挛芭蕾由光控的改成声控的了?为什么这次他妈挤奶的痕迹这么明显,摄影你是有多不会拍女人?
   为什么兄弟会的面具男们明明是来追莎伦的,结果被男主一个亮相全引走了。
   为什么莎伦和阿丽莎谈判不成,俩人合体,莎伦还是莎伦,阿丽莎却不见了,说好的憎恨呢,凭空不见了?喂喂,这可是合体哎,严肃点好不好。
   既然遵从第一部的设定,为什么阿丽莎死后,寂静岭还是寂静岭,程序员都死了,程序还怎么运行啊。
   为什么男主他妈要用莎伦她爹的血祭祀,为什么莎伦听他妈叨逼几句就傻呵呵的把徽章交给她,姑娘,你是来救你爸的,不是来跟你爸一起死的,好歹反抗一下。
   为什么最终BOSS变身颇具喜感。
   为什么三角男总是在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却不给点设定什么的,全跟巧合一样。嘿,肌肉男,好巧哦,又是你。
   为什么三角男几下就把boss干死了,还没高潮就射了,看戏三人组还没等换表情,这段就结束了。
   于是整部剧都结束了。
   为什么莎伦本来是救爹的,爹不走,莎伦就带着小伙儿大大方方走了,合着你来趟寂静岭就是为了找徽章,再跟阿丽莎合体,再找个人让他变成BOSS,再让三角男干之,然后带着小伙走。日本神作一下变成棒子网游了。要不要这么乏味。
   最后,结尾为什么还要给出悬念,第三部要不要再等六年,结果还是迈克尔·巴塞特这货来拍?

无意中发现了这部经典之作,在我眼中,它丝毫不逊色于《肖申克的救赎》以及《乱世佳人》一类的传世佳作。保罗•卢斯赛伯吉纳,卢旺达饭店的经理,更是在乱世中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在哪里看过一句话:“这个世界上男性很多,但是真正能被称之为男人的,真的没有几个。”而这位保罗,一位非洲黑人,在乱世中展现出来的一切,都是那么震撼人心。
事情起于非洲胡图族和图西族的种族斗争。随着元首遇害,曾经表面和平的国家瞬间变成一片修罗场。胡图族在占据绝对性主权后对图西族展开了疯狂的屠杀。保罗是位胡图族人,却深爱他图西族的妻子。他讨好军官将领,原意只为了家人的幸福和关键时刻保全妻儿。可是面对胡图族疯狂的屠杀以及比利时等各国援军的撤退,他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保护了一千余名图西族灾民。保罗无疑是圆滑的,就像《乱世佳人》中的白瑞德还有《战长沙》中的姐夫一样。平日里,他们不过是圆滑世故之人,甚至算不上绝对的正派人士。然而外圆内方说的就是这种人。他们深谙规则又不循规蹈矩,在规则中为家人谋利,为所谓的正派人士所不齿。可是真正的大是大非面前,他们又是真正的英雄,以一己之力为大家扛起一片天。所以白瑞德虽然会在南北内战中大幅谋利,却让斯嘉丽在乱世衣食无忧,并且义无反顾的加入部队。姐夫虽然为家人所不齿,可是却养活了全家,并且在火烧长沙时坚守到最后。保罗也一样。相比之下,他也许拥有的能力更小,但是他在动用他的全部资源和头脑,尽自己所能的保护妻儿,以及尽可能多的人。电影并没有把他神圣化。第一次发现邻居全部躲在自己家中,他是不乐意的,因为担心危及家人,可是他还是让他们留下了。被军队挟持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用钱把妻儿全部赎回,可是确保家人安全后他还是想办法救下了所有人。正是这种不违背人性的形象让人们觉得更为立体,也更为高大。他只是在尽己所能的守护能守护的一切。一个真正的男人。

6分。总体上其实拍得还成,特别是对原作的拷贝方面,女猪的服装甚至相貌都和游戏如出一辙。但问题是导演的节奏把握能力几乎为零,女猪真正回到寂静岭的时候已经是电影中段了。而几场原本的高潮戏更是草草收场,毫无魄力。前戏做得勉强还行,但真要上了,却突然泻了。。。。

灾难最初来临的时候,面对妻子提出救助邻居的请求,保罗说家人才是最重要的。这个时候的保罗还怀有一份侥幸,觉得自己是胡西人,有体面的工作富有且认识权贵,灾难不会降临到自己的家人身上。当家人及邻居面临第一次危险时,他用钱买到了生命,这个时候有钱人活下来了。当法国军队来到饭店,在短暂的放松和安全后,白人离开了,他们的救生希望也破灭了,这一次肤色决定了生死。当饭店的人最后成功到达有反抗军保护的难民营后,是因为保罗的努力周旋才得以生存。一次一次的危险,一次一次的希望破灭,饭店外都有着成千上万的人在经历非人的生活和死亡。对于他们来说所有的救生机制都失效了,被世界抛弃在茫茫大海,不存在绿洲,那些能够救人生命的东西钱、外国政府的干预世界人民的谴责、某个类似保罗的帮助都失效了,小女孩只能说对不起,我再也不做图西人了。双胞胎的姐妹竟然还不是同一个种族,父亲和孩子也只能互相杀戮吗?国家之间可以杀戮,不同肤色可以敌对,不同的信仰可以战争,根据长相人为定义的种族可以仇恨,残暴的理由真是千万种,可是不残暴的理由却只有一个,就是只因为是人,而不是动物。拿着弯刀砍向小女孩的人真的不是披着人皮的兽吗?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摸着石头过河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PS:看的时候恍惚中感觉《冰与火》有人物穿越过来了,嘿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