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凡谈到恐怖片,毫无悬念的,首当其冲的就一定是日本的<午夜凶铃>,仿佛恐怖片的开山鼻祖或是巅峰之作。每每听别人谈及都是一脸的惊恐之色夹杂着一点意犹未尽的神秘感,让我愈加望尘怯步,一直没能领略它的风采。

一、你知道什么叫自由吗

一辈子太长了,伤口是否可以被揭开。一辈子太长了,伤口是否可以被揭开。一辈子太长了,伤口是否可以被揭开。一辈子太长了,伤口是否可以被揭开。张艺谋的新片出来以后,一直话题不断,难得的是评分一直较高,也有了赞扬的声音,比起以往电影的一边倒地批评,这部还算是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可。

第一章 故事恐怖比场面恐怖更重要
如果一部恐怖片没有让观众产生被惊吓的效果,基本上可以说这部片子失败了,但现在的观众已经很难被真正吓到了。既有观众的因素,因为大家已经看了很多恐怖片,对常用的桥段了如指掌,抗惊吓能力大为提高。更有影片的因素,大量良莠不齐的恐怖片往往很难再创作出超乎寻常的创意、别具一格的恐怖元素,只是重复一些老套的东西和照搬经典电影中段落,导致影片毫无新意可言,无法刺激观众,更不用说吓到观众了。比如中田秀夫的《午夜凶铃》大获成功之后,贞子的形象就成为了中日韩三国恐怖片中女鬼形象的经典和难以突破的噩梦。白衣、长发、直发,一系列女鬼都是以这个形象出现,别的衣服就不行,短发、卷发就不行,贞子的形象称为了一个符号,不按照这个符号的要求,影片就有失败的危险!另外的一些恐怖片的实际效果变成了搞笑,观众带着轻松、看笑话、审视的心态来看片中的鬼或妖怪在搞什么花样,而他们搞的花样都不超过观众的预期,观众觉得自己凌驾与影片之上,所以会笑。
优秀的恐怖片不应该这样,它是相当体现导演功力的片种,不是一惊一乍地吓人这么简单;它应该有一股精神和气势,能把观众压住,让他们喘不过气来,永远无法预计下一分钟会发生什么,一直到影片结束还深深笼罩在导演精心营造的恐怖氛围中,因为直击到内心的恐怖而无法自拔。这样的恐怖片不多,中田秀夫就做到了,尤其在叙事的恐怖上而非场面的恐怖。
一辈子太长了,伤口是否可以被揭开。谈到恐怖片,大家都会想到一些恐怖场面,这些场面都有一些共同的因素,比如说黑夜、血腥、昏暗的灯光、非人类的异物和死亡的象征等等。这些都跟人们内心的恐怖意象息息相关,而且是全人类所共通的,所以全世界的恐怖片都会有类似的恐怖场面,包括影调和灯光的设计都有共通之处。许多西方劣质的恐怖片更注重恐怖场面的营造,其场面的吓人、暴力和血腥、恶心程度要大大超过日本恐怖片,他们讲究的是刺激观众的感官。单从场面来看,日本恐怖片应该说是内敛很多了,很少出现西方恐怖片中那些赤裸裸的刺激观众视听承受力的暴力、血腥场面。日本恐怖片讲究一种潜藏的、萦绕的、表面波澜不惊的深层心理恐怖,刺激的是观众的心灵。所以很多日本恐怖片如果将它的恐怖场面单独挑出来看,并不吓人,就算《午夜凶铃》的恐怖场面也不过如此,但如果观众沉到影片情境中,整部电影的恐怖效果是相当大的。
中田秀夫等优秀的恐怖片导演深喑此道,所以他们把精力放在叙事和整体的氛围营造上,而不是仅仅拍几个吓人的场面而已。与他类似的还有导演落合正幸,他的代表作《催眠》是一部相当优秀的恐怖片,恐怖场面也并不多且视听上也没有什么特殊的“震撼力”。但本片编剧步步为营、紧扣住观众心弦,恐怖因素紧贴当下时事并且和人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在观众心中造成了挥之不去的恐怖效果。与这种路数相反的恐怖片当以清水崇导演的《咒怨》系列为代表,这个系列一共拍了四部,我觉得是比较低级的恐怖片。只有故事的恐怖加以适当的恐怖场面,才能深入人心地营造出回味无穷的心理恐怖效果,否则只能是低级地感官恐怖而已。《咒怨》属于纯粹靠场面和气氛来吓人的恐怖片,它的恐怖场面拍得确实不错,有着“精巧的摄影机运动和对场面调度的非凡控制计算”
。导演搜集了各种恐怖桥段,挖空心思营造恐怖效果。但它的故事相当无聊,无非是某人进入了伽耶子的屋子,然后几天后一定会被她吓死,除了被吓死的方式各有不同之外,毫无推进和戏剧张力。这个故事基本上是非线性的、片段式的,可以无限地复制下去,没有结尾也没有改变,因为它纯粹靠的是场面来惊吓观众,而不是一个戏剧性的故事。

今儿早上挨了一顿批,狂轰滥炸的那种,撅着嘴还饿了肚子,风卷残云的吃了午餐后,决定找点刺激。

认识林七月那年,我十三岁。林七月这人吧,看起来乖乖巧巧的,其实可坏了。吃包子都得把肉馅儿挑出来专门吃,要不是我每次捧着她说包子皮儿好吃,不知道她得被他妈熊多少回。我从小没了爸爸,妈妈也不管我,人生过得自由,可以连内衣也不穿的那种自由,连骨带皮的自由。还好有七月,可以在她家蹭热乎的饭菜,睡温暖的被窝,还可以与美人同浴,生活如斯,岂不妙哉。

一辈子太长了,伤口是否可以被揭开。但批评的声音也不是没有,有人说他拿着民族伤痛来卖弄色情,有人挑剔电影的硬伤太多,电影我也刚看过,总觉得,因为是张艺谋,所以有那么多的苛求。

                    第二章
中田秀夫充分结合了本民族文化传统中的恐怖因素
一辈子太长了,伤口是否可以被揭开。一辈子太长了,伤口是否可以被揭开。一辈子太长了,伤口是否可以被揭开。好的恐怖片都有地域特色,都要结合本民族文化、宗教传统中的恐怖因素,这样做既有地方特色,又能令本地区的观众倍感恐怖。“很多恐怖片更适合称作‘超自然影片’,这也许正揭示了我们所知的很多恐怖其实都源于宗教。
《驱魔人》是属于基督教文化下的恐怖片,其核心是代表上帝的牧师与魔鬼撒旦的斗争,片中驱魔的仪式及其布光带有强烈的基督教文化的恐怖感,对于这种恐怖,大多数不信仰基督教的中国观众接受起来就会弱很多。同样,片中被魔鬼附身的小女孩发作时的形象非常狰狞、恐怖,她披头散发、皮肤开裂,长出吸血鬼般的牙齿,面容恶心,沾满黏糊糊的绿色的分泌物,声音粗跨,肢体动作猛烈而夸张。这些都是典型的基督教文化中的魔鬼形象,相比中国影视剧及戏曲舞台中那唯美的女鬼形象,实在是大相径庭了。片中有一段录音,倒过来听是魔鬼的话,这些都渗透着基督教的恐怖感。
《双瞳》是属于道家文化下的恐怖片,主要讲述了一个人为了修炼成仙而去杀了几个“人魈”的故事。本片紧密结合着中国传统中根深蒂固的恐怖和灵异因素,比如十八层地狱,以及传说中的目有双瞳的人可以修炼成仙等等。全片笼罩着一股仙气,让中国观众会有一种超脱尘世、感受到另外一个世界的灵异感,同时会不寒而栗,这种感觉其他文化传统中的观众则不易体会到。片中人魈一一被杀死是主要的恐怖点,“人魈”是指那些逃脱了世间惩罚但却可以被修炼之人杀死的恶人,他们的死可以助人成仙,这本身就符合中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观念。杀人魈的方法又和道家所宣扬的地狱惩罚联系在一起,人们因为不同的过错而受到拔舌狱、寒冰狱、抽肠狱、剜心狱和烈焰狱的惩罚,充满了道家的恐怖感和仪式感。
而《午夜凶铃》却属于典型的日本独有的孤岛恐怖文化,日本式的恐怖除了受中国佛家、道家的影响外,还形成了她自己所独有的孤岛恐怖感。我们可以想象这种日本人心中挥之不去的恐怖感的心理根源。日本是一个岛国,全国是由大大小小诸多岛屿组成的,四面环海、资源匮乏、灾难频发,地震、海啸是常有的事。日本人对脚下的这片土地有很强烈的不安全感,似乎她随时都会被四周无情而有巨大力量的大海所吞没,小说《日本沉没》就充分表现了日本人这种深深的恐惧,该小说两度被搬上荧幕。所以日本影视剧中经常会出现地震和怪物,其频率远远高于其她国家,这一点从儿童节目《奥特曼》即可见一斑。《奥特曼》中经常冒出怪兽把东京搞的一团糟,而怪兽的形象又和核辐射联系到一块。日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被原子弹袭击过的国家,这给日本人留下了惨痛的伤口,不但使得他们的不安全感、孤岛恐怖感更添一层,还增加了一股恨意!所以日本的恐怖片数量会如此之多,暴露的阴暗面会如此之深。其中贞子的形象设计可谓典型,充分体现了以上所说的心理根源。贞子的母亲山村志津子就预测过火山爆发,后因忍受不了人们的污蔑而自杀,贞子从小就和灾难和仇恨联系在一起。贞子是大海孕育的,她经常面对大海,这样日本人对大海的恐惧就融给了贞子。贞子又被亲身父亲杀死,被关在阴冷潮湿的井底三十年,贞子的仇恨以及因此产生的能量会有多大,这些设置又让观众更加觉得瘆人。影片后半部一直弥漫的大雨、风暴、咆哮的大海和“贞子的呼唤”联系在一起,而贞子出场后那古怪的形象和动作,又难免让人联想到核辐射。影片中出现的“裂口女”的传说以及鬼怪的方言,都和日本传统文化中的恐怖联系在一起。韩国怪兽片《怪物》也涉及到核辐射,但恐怖效果不佳,因为难以让观众产生心底的共鸣。
《午夜凶铃》把日本民族地处大海孤岛的恐惧与核爆原子恐怖纠结在一起强烈地撞击着这个民族始终无法摆脱的危机心理。

因为恐怖至极的印象根深蒂固,我从没开始看的时候就紧绷着情绪,在心脏周围筑起了高墙。耳边是第五声道传来的低音,我稍微有捂住一点右耳。做好所有应急准备。我开始观看闻风丧胆的大作,体验毛骨悚然的压力。

初中毕业,七月考上了我们这儿最好的高中,我也可以终于学一门手艺,打算用手艺赚钱糊口,甚至,我要给我的七月一个庇护所。一个可以窝藏她的心事给我的地方,而我,会敞开我的怀抱,让她安稳的躺在我的臂弯里。或许,我们可以一直这样,直到我买了她喜欢的大衣柜和书柜。

1.电影情节比较流畅,虽然后半段过于平淡,不够扣人心弦,可能跟张艺谋刻意压制有关,追求一种真实感。

                                第三章 有条不紊的节奏和恐怖情绪把控
中田秀夫非常注重影片的节奏控制,以达成它的恐怖效果。《午夜凶铃》中第一场戏就做的很好,奠定了整个片子的基调。第一场戏,女孩房间,内,夜,两个女孩在讲恐怖录影带的故事,剧作和表演相当有节奏感,一紧一松,紧张情绪此起彼伏。女孩讲完故事电话铃声突然响起,铃声大得惊人,这个音量不是现实的,而是心理的。女孩紧张地接电话,发现是妈妈打来的,于是情绪又轻松下来,但是真正的恐怖此时才接踵而至。这样精彩的节奏、情绪控制延续至整部影片,影片叙事、恐怖氛围和悬念的营造上,都不紧不慢、有条不紊,讲究一种沉着、冷静的气质。影片不浮躁,不一惊一乍,而是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揭露信息、引导观众,时不时出现恐怖场面但又点到而止,紧紧抓住观众的心,戏不散、氛围不泄。
影片绝大多数场面尽量平实、生活化,布光、运镜都比较简单,色彩比较清淡,没有特别奇特的画面和场面调度。这样做一举三得:既让恐怖与日常生活景象紧密相连,又突出最主要的恐怖场面,还好拍。影片的假高潮在贞子的尸骨被菜菜子找到处,温情的音乐响起,让观众误以为危险已经解决、故事即将结束。实际上这是在为最后的突变做铺垫,让观众先放松,然后在接受最恐怖的突然一击,效果会比较好。但是可惜的是,真正的高潮戏拍得却不理想,除了贞子从电视机里爬出来这个剧作上的恐怖点外,视听上缺少恐怖感,无论是氛围的营造和节奏的控制上,都太平实了,感觉还不如第一场戏。影片的整体影象氛围上,主要由天气的选取来控制影调,虽然是生活化但是尽量往低处压。开始以晴天为主,菜菜子看完录影带后就开始阴雨绵绵,以后除少许晴天的调剂外,绝大多数不是阴天就是下雨,塑造了整个片子的基调和恐怖氛围。这种氛围的营造是有机性的,它不仅仅是天气、是氛围,它更是剧作,它与大海、风暴、大雨所营造的“贞子的呼唤”结合在一起,使影片更添恐怖。
一辈子太长了,伤口是否可以被揭开。一辈子太长了,伤口是否可以被揭开。人们有一个基本的共识,就是一个人孤立无助时会更显恐惧,所以影片在出现恐怖场面时,都要将人物分开,让某个人单独地去面对恐惧。比如第一场戏,两个女孩接完电话,有一个就走开了,只留一个待在房间里。空旷、幽暗的未知空间会比较恐怖,而体现空旷用广角,体现幽暗用低调。片中两次出现智子家的相同场景,第一次是夜晚,用广角拍,第二次是白天,用标准焦距拍,前者就显得恐怖很多。

随着剧情一点一点推进,我都有点着急起来,怎么还没开始吓人呢,我都帮着在心里面编起来了,这块该出音乐了,这块该出贞子了啥的,结果一直盼到最后,剧情就这么近乎平稳的结束了,贝贝龙说浅川最后说得那句话很吓人,我看到字幕出现的时候才又重新想她最后说了什么。

二、喜欢一个人就应该主动一点

2.战争场面拍的激动人心,虽然那个排成一线冲锋炸坦克的桥段比较扯,但无论是场景还是演员造型,都相当逼真,一个个灰头土脸的国军,虽然是有多个明星扮演,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难得拍出了国军的血气,比起以往的总是避而不谈,或者干脆不承认,好了太多。

                                           第四章
恐怖源自于对对方的未知
恐怖片大多数涉及那些不确定、使人不安和让人恐惧的未知事物(死人、灵魂世界、科学、外层空间、疯狂等),它们往往会引发我们内心某种不可名状的焦虑。”人们对一个事物熟悉了就不会恐惧,未知是产生恐怖感的重要原因。为什么电影中黑帮老大总是戴着眼镜、不说话?因为这样会显得他更难被捉摸,也就更有威严。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老大要戴着墨镜,他不可以让你知道他的真实性格、他在想些什么。同样,只要和某人说过话,你就会对他更了解一层,经常还会改变你单单凭外表对他做出的评价。所以,黑帮老大要少说话,言多必失,会暴露出很多东西,别人也就不害怕他了。
恐怖片里必须遵循这个规则,产生恐怖的事物是未知的,一旦揭底恐怖效果就开始往下降。《午夜凶铃》全片笼罩在一片因为未知而造就的恐怖、悬疑和因为死亡期限而框住的紧张张力中。7天的“最后期限”赋予影片一种结构、一种张力,日期显示时不时出现,刺激着观众的神经。这些都是续集中所没有的,所以续集很难再达到这样的恐怖感和戏剧张力,只能靠恐怖场面来苟延残喘。本片到了结尾其实已经不恐怖了,因为观众已经完全知道了贞子是怎么一回事:她的来龙去脉、她的目的和手段、解决问题的方法,剩下来的只有好奇:贞子将如何收场?观众产生这样的期待其实已经不利于一部恐怖片了,因为氛围已经泻了,贞子已经被揭底了,观众已经完全知道她的底细了,再拍续集很容易变成喜剧。所以影片嘎然而止,很好。但是出于商业目的,又出现了几部狗尾续貂的续集,很难再建构起一个和第一集相媲美的恐怖情境。续集中《贞子缠身》还是中田秀夫导演,相比较其它两部续集还算可以,但因剧作上无法再有真正的悬念和恐怖因素,失去了戏剧上的推动力,失去了让观众产生恐惧的未知,导演、技术、画面再好也难达成令人满意的恐怖效果。续集中,贞子所有的“勾当”都难以超出观众的想象,所以观众会像看笑话似的等着看贞子还会耍出什么花样?一个本来凌驾于观众之上、威风凛凛地惊吓观众的贞子堕落成一个杂耍的小丑,这对于她来说是很可悲的。《贞子缠身》中让观众看清楚贞子的脸,还让她开口讲话,这是个大败笔,贞子一下子显露了庐山真面目,连说话的语法和口音都让观众知道了,因为熟悉而完全丧失了恐怖感。《凶铃再现》中贞子再一次从电视机里爬出来和男人乱搞,完全成为搞笑场面,从中也看到了艺术创作的规律:创意也好、符号也行、象征也罢,只有第一次使用是最好的!贞子从电视里爬出来,第一次是电影史上的经典,第二次是平庸的镜头,第三次是搞笑,第四次是垃圾。
在《贞相大白》中,贞子更加常人化了,所以作者很聪明地设置一个“分裂的贞子”,说贞子分裂成两个人,一个像爸爸一个像妈妈。这个设置挽回了一点恐怖效果,那个像妈妈的小贞子重新勾起了观众的恐惧,因为她从未出现过,这再次说明了“未知产生恐惧”的道理。

没有多恐怖嘛,从头到尾都不恐怖,反正一点颤栗的感觉都没有就结束了。

我邀请七月躺在我的臂弯里,七月没有来。她告诉我,她喜欢了一个人,叫苏家明。嘿,名字还挺有意思的。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能让七月躺在我身边傻笑。七月啊,你这么爱他,就让我去提点提点他吧。

3.日军强奸杀戮的场景触目惊心,确实不适合低龄的孩子看,但这是中国电影分级的问题,不是电影的问题。关于民族创伤是否可以被反复揭开,卖弄伤痛,我想忘记历史等于背叛,何况仍有人对屠杀一无所知,或者渴盼战争,展现战争的残酷和人性的丑恶,也是为了警示世人,日本这个与我们隔海相望的邻国,保存和发展了中华文化,同时又是给我们带来最多民族伤痛的国家,甚至几度改变中国的历史进程。对于这样的一个对手,我们的态度应该是正视他们,学习他们的长处,但是也要也要有所防范,引用一部老电影的台词,友谊归友谊,历史归历史。真实的存在,都可以拍。

                                   第五章
恐怖片中情感因素的作用与重要性
优秀的恐怖片除了吓人,往往还能感动人,同时情感因素又会反过来增加影片的恐怖效果。还以《午夜凶铃》为例,片中洋溢着一种母爱,菜菜子冒着生命危险去探寻贞子的秘密,其主要动机不是为了自己活命,而是为了拯救儿子阳一。这样片子一下子就能引起观众的共鸣,大家会强烈地关心、认同这位母亲的行为,而这种认同除了赚观众几滴眼泪之外,更重要的是,令观众跟着菜菜子的感觉走,设身处地地去体会她的体验,从而大大增加了影片的恐怖效果。同时,菜菜子的母爱也是贞子遭遇的反衬,所以贞子的尸骨才会在菜菜子怀里流出“眼泪”。可以设想,如果影片的主人公是一个观众不喜欢的讨厌人物,观众对其没有任何情感的投入,那么他的死活也就不会扣住观众心弦,恐怖效果自然大打折扣。恐怖片中的情感因素不但会让影片上升档次,更能强化恐怖效果。
日本恐怖片数量众多,良莠不齐,有情感的恐怖片能让观众揪心,没情感的恐怖片纯粹只是吓人而已,档次自然低很多。中田秀夫是很聪明的导演,他的每部恐怖片都精心设计情感因素。除了《贞子缠身》中,松岛菜菜子所饰演的母亲最终为救儿子而死于车祸,死后鲜血还喊着“阳一”流向儿子,另一部代表作《鬼水凶灵》更是将这种母爱做到极致。《鬼水凶灵》是一部可以让观众既惊吓又流泪的恐怖片,这一点很不容易。全片除了让人透不过气来的悬念、未知,以及由此而产生的恐惧之外,基本上讲的就是母爱。依然是由母性十足的菜菜子所饰演的母亲为了拯救被小女鬼缠身的女儿到处寻找女鬼的真相,观众投入、移情于这个人物,跟着她去经历一系列恐怖事件,一直到最后真相大白,观众和菜菜子一起都已经被吓得不行了。而最后,小女鬼同意不再缠着菜菜子的女儿,但要求是菜菜子做她的妈妈,菜菜子同意了。这是一个非常感人的情节设计,一方面菜菜子作为母亲为了救女儿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另一方面她又扮演起了女鬼母亲的角色,要赋予她母爱。影片前面已经叙述,小女鬼生前就是因为缺少母爱才不慎落水身亡的,菜菜子必须做她的妈妈,去关爱她,才能平息她的怨气。所以最后菜菜子的死亡是带有双重的母爱救赎性质的,相信看到菜菜子温情地怀抱着小女鬼坦然地走向死亡时,不少观众会流下泪水。上文所述的《催眠》也是一部有情感的优秀恐怖片,男主角一直因为爱情而试图拯救女主角,但最后拯救不成自己反被催眠,这样的结局更增加了影片的情感因素和恐怖意味。
最著名的没有情感的恐怖片当属清水崇拍摄的《咒怨》系列了,这是一部低级的纯属依靠恐怖场面来吓人的恐怖片。影片几乎没有什么情感因素,里面的所有人物都千篇一律,他们很难引起观众的共鸣和移情,他们是死是活观众并不关心。观众想看的就是他们什么时候会以什么方式被伽耶子吓死而已,纯属娱乐和一种低级趣味。影片片头字幕告诉我们:“咒怨”是含怨而死者所下的诅咒,于死者生前的居所积聚怨气,凡触碰者必死,并产生新“咒怨”。除了这个主导思想外,影片再也看不出什么积极的价值判断,更不用说关于人性的探讨和情感的表达了。即使想表达阴暗的、对人类失望的主题思想,也需通过戏剧式的故事,也需要运用情感因素去刺痛观众!而这个系列拍一百集和拍一集没有区别,因为除了伽耶子母子两个怨鬼的可怕形象在观众中留下深刻印象外,其他人物都如过眼云烟,没有个性、没有情感,千人一面,他们的生存或死亡没有什么戏剧和情感价值。这样的恐怖片属于日本恐怖片中的糟粕,跟《午夜凶铃》、《鬼水凶灵》、《催眠》这样的精品不可同日而语。
 备注:本影评节选自我本人写于2011年的硕士毕业论文,2017年再看《午夜凶铃》,深感此片在恐怖片领域无法撼动的地位,于是翻出当年的文章,发于豆瓣。

我想之所以我会看着没感觉,原因有三。

七月不知道,我跑去她们校门口,拦住了苏家明这个楞小子,警告他,要小心一点。七月,从此就多了一个人爱你了。如果他足够爱你的话。

4.女主角倪妮算是一个惊喜,难得有这样风情而不淫荡的演员,气场强大,妩媚多姿,这也是塑造的最丰满的人物。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黄道嵘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最主要的是我不喜欢这个硬邦邦的剧情,不够丰满,不够连贯,不够紧凑,只描绘出了一个干干涩涩的主干,没有往里面加血添肉,就是一堆骨头,连骨架都串得不齐整,瘦骨嶙峋的空洞,所以整体看起来审美并不愉悦,太过平淡,如果再没有加一些声效的话,就完全没有一点恐怖的氛围。

七月向家明表了白,跟我说了她的家明的一切。我请七月来我工作的酒吧玩儿,她老也不来,跟家明在一起之后倒是来了。酒吧昏暗的灯光下,家明的眼睛很亮,家明,你喜欢七月的什么?家明说,我喜欢七月的一切。不,家明,你喜欢七月没有我喜欢七月多。

5.贝尔中规中矩,没有太突出的表现,可能剧本给他的发挥空间本不太大,人物性格转变多少有些突兀,若说是因为有孩子死在他面前,所以一下子变得伟大,那么在屠城的大环境下,见多了生死,不该突然大变。

剧情一开始渲染的太过,噱头排场很大,很夸张,很神乎,人死的时候都是被吓得那么狰狞,魂魄都吓碎了,出水了的感觉,但是揭开的谜底却只是一个掉下井的淹死鬼,前面烘托得太多了,但是结尾比较潦草,她居然原谅了浅川,原谅了一个继续报复别人的人。这个立意太消极,我还是觉得人性还是应该再缓和一点,要更温润一点,看到人性非常积极跟欢乐的一面。

三、我走了,你会想我回来吗?

6.女学生跟十三钗的情感冲突与和解还是不够细腻,那些学生心安理得地看十三钗替她们赴死多少让人心里有些不舒服,好吧,只能这么解释,她们还是孩子,还有些懵懂,是那些大人主动要拯救她们,她们还无知无视。

演员的演技也相对生硬和简单,细节和情感揣摩得不够细腻,只是为了演故事而演出,表演的痕迹过于明显。

酒吧昏暗的灯光下,家明的眼睛里,有更多不可言说的东西。乐队主唱连续给我唱了好几天的歌,或许我也是时候出去闯荡了。七月,我走了,家明给你。

其次,日本经典的恐怖片除了<午夜凶铃>之外就属<咒怨>,两部片子有一点点相似之处就是都是由于积怨淤积太深导致的,可是我不喜欢这样子的主题。你被人残忍的伤害致死了,积压了很久,怨气,这个可以有,但是不至于就这么这么深了吧?就算你妈被人害死,你也被人害死,也只不过是敲了一下头跌入井里。如果要这么计算的话,南京大屠杀的冤魂可以把整个日本吃掉。还有就是我觉得不应该因为你积怨了,你就应该报复别人,还要让别人再去报复别人,完全不能理解。可能也是因为这样所以进不去剧情,在外面看,所以感觉不到害怕。

我走之前,家明把他妈给他求的佛给了我,家明,佛我带走了,人你就留给七月吧。我跟着想活到二十七岁的歌手流浪,住破旧的房子,其实流浪在外的人才更想活下去。没勇气二十七岁就去死。歌手不靠谱,我又跟着自由摄影师去采风。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没有一个靠得住的,靠不住这个,就去傍下一个。七月,自由好累,流浪好苦,可是七月,我不能回去,离开是我最大的成全。

最后我觉得所谓经典应该是指可以超越时间的界限,越沉积越耐人寻味。可能<午夜凶铃>在九十年代刚一出场带来了太多新意,一跃成为人们念念不忘的可怖之极的影片,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包括后继影片模仿的痕迹,加之电脑技术的发展,电影技术的发展,镜头切换更加花里胡哨,音效更加鬼使神差,剪辑更加纯熟,现在恐怖片恐怖的程度要离奇吊诡的多。

家明走了,去闯荡更大的世界。七月,我终于可以回去找你了。可以吃你家热乎的面条,一起洗个热水澡,可是我不知道,七月,时间和阅历会让我们变得那样远。你不再愿意住破旧的小旅馆,也看不起我赌酒赢来的晚餐。可我就是这么混过来的啊,七月。我的离开,不就是为了不让大家难堪?

我觉得3d应该很恐怖,从屏幕上爬出来,就爬到你身上了的感觉,天呢…

四、我肯定选你啊

我估计自从看完<迷失>和<犯罪心理>,我心脏的承压能力明显增强,什么血腥,变态,离奇的事情没在电视里见过。一个贞子还真是吓不住我。

安生,我叫安生。我的整个青春期都不得安生,25岁,我想我应该安生下来了。我在北京卖房,遇见了一个对我不错的老板,我很快就可以和他结婚,去加拿大定居,真正的安生下来,我碰到了来京闯荡的家明。家明,你怎么不回去,七月她想要你回去。父母给我安生的名字,却不能给我一个安生的命运。遇到家明之后,老板就因车祸去世,我安生的梦想再次破灭,无家可归。家明拉着我,回到了他的住处。七月,你带家明走吧。从包子馅儿到家明,我都让着你,家明喜欢你的一切,可你的一切,我都喜欢。你和家明,我肯定选你。

其实我在这么写的时候还真开始害怕起来,我这么没瞧得起贞子,她的心眼又这么小,我肯定挑战了她的自尊,我真担心她会来找我报复,现在爬电视屏幕肯定不上档次了,我得想想她会从哪出来吓我。

五、踩影子的人

其实我还是害怕的。我每天经过的一楼楼道入口,每当咔嚓一声铁门关上,大白天的也伸手不见五指,楼道房顶上悬着两个“安全出口”的标示牌子忽闪忽闪的放着幽绿的光,每次一个人走的时候都觉得恐怖异常。

如果我踩着一个人的影子,这个人就不会走远了。七月,你总是踩着别人的影子。你踩着家明的影子,家明回去了,你们终于可以结婚了,但是这次七月不想继续踩家明的影子了。七月一直踩着的,是安生的影子。

别在哪等我。

在七月的安排下,家明逃婚了,人言可畏的小镇,无法容忍一个被抛弃的新娘。七月安生的稳固生活就这么被杂碎,七月带着明信片,踏上了追逐安生影子的旅途。

六、有一个人只想活到二十七岁

七月开始了自由的生活,而安生在流浪之后选择了安顿。自由的时光是短暂的,七月带着家明的孩子和即将临盆的身体找到了安生。七月,我们年少时的爱与恨都会融化,你也终于躺在了我的臂弯。我们约好了,你做好妈妈,我做坏妈妈。

七月的孩子顺利出生,可是七月并不顺利。曾经我说过自己只要活到二十七岁,七月却替我死去。从此,七月可以无拘无束自由的流浪了,这一次,我在后面踩你的影子。

安生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蘇懸安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