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多少人是在电影出来的时候才知道这个名字
4年前的图书馆 小说区,无意中翻到了一本书《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随着沈佳仪对柯景腾态度的改变, 我从原来的捧腹大笑, 渐渐的变成了感动,
晚上2点的时候我看完了, 闭上眼
全是他们的画面,把书放在枕头下面,幻想着剧情会在梦里变的美好,希望柯景腾一天醒来,发现自己还在高中的课堂上,被佳仪的原子笔戳醒了,
回头坚定的跟她说 沈佳仪 我……喜欢你.

生吃

感觉我就像没有学过USH,更没考过七百分一样。这部作品呈现出的每一个场景都令我感到新鲜——原来这就是南北战争时期的南方社会啊。
记得USH课上老师曾经说过:“你们不用上我这门课,把我发给你们的书都看透,不上七百都难。如果真正的学习美国历史的话,我是绝对不会以这种方式教大家的,我们现在只是,应试,罢了。现在还可以退课退学费的哈,有同学愿意行动吗?”当时我们都惊呆了,不过最后没有一个人退课,总觉得,有老师总比没老师强。但现在觉得,老师对自己的话很负责任,那五天灌进我脑海中的历史,我一个月之后几乎忘得一干二净。直到今天看到这样的电影,才发现US
History is so intriguing.
或许这才是真正有效的学习过程。
束腰少女飘逸的大裙摆,乐园般的种植园日常,每一位角色令人可爱又令人厌恶的性格,意味深长的台词,在深夜中看完的这部电影令我置身于另一个世界。
对于Scarlet,有人说“正是她的多重性格造成了她最终的结局“,我再认同不过。但如果说她的人生是悲剧,我却不认同。虽然她所”爱“之人都离她远去,但是最后她同时也有发现有另外最重要的东西,比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更加深沉,那就是Tara。这就是对她来说最好的结局。BTW,她曾经是不顾一切地渴望true
love的人,但最后却发现自己爱的只是幻影,什么也没得到,除了彻悟。其实现实中不也是这样?让渴望之物成为滋润心灵的蜜糖就足够了,上帝有的时候就是故意安排事与本愿相违。肤浅地讲,“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不是吗?因为得不到,所以显得无比重要。想必Scarlet回忆自己的曾经是,一定是嘴角上扬的。
我欣赏她的率真,不,或者说是剧中每个人的率真,那些才是人面对生活所应该有的样子,把真实的自己表达出来。作为东亚人的我一直很欣赏这样的作风,只是因为文化背景可能戒不掉这样的思维惯式了。
当然其中不乏有趣的史实,南方人对“Yankees”的憎恨,对土地的深沉的爱让我发现一直以来我所学的南北战争史都是站在北方的立场上。对于General
Sherman血染Atlanta,March to the
sea,当时我看的心潮澎湃,佩服他的那一席话:“我就是要让南方人和他们的子孙后代得到刻骨铭心的教训,永远不敢再想要独立!永远不敢诉诸战争!”
觉得,战争就是这么残酷,那又如何呢?相信读完原著的文字描写,会有更深刻的理解。
而且,从内容上看,似乎黑奴的状况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事实真的是如此吗?我想我还需要去看真正的历史),就像Butler一直渴望奶妈桑的“认可”一样。
以上皆为愚人拙见。总之我非常渴望去看一下女神主役的宝冢版風と共に去りぬ,以及Gone
with the wind的英文原著。

前不久,法国的一部血腥片火了,它叫《生吃》。撇开“血腥”和“性”的噱头,如果将这部电影仔细分解开来,其实还有不少有待开发的盲点值得仔细品味。比如说电影中“嗜血”基因的设定,比如说,那个让人战栗不已的兽医学校。

一部恶心到恐怖的电影。来来来,感受一下:

图片 1

图片 2

如果稍微调动下记忆中的电影库存,我们并不难想到韩国有位导演也是这种“诡异”设定的爱好者——朴赞郁。在他2009年的作品——《蝙蝠》中,便是让一个虔诚的基督教神父因为一次意外,变成了类似蝙蝠的吸血鬼。同样在他2013年的作品《斯托克》中,也有与《生吃》更为贴合的人物设定——“暴力基因”的家族传统,而片中的小女孩英迪亚,某种程度上更是《生吃》中女主角贾斯婷的一种变体。

恶心程度第一名

图片 3

图片 4

所以当我在观看《生吃》时,那种朴赞郁风味带来的怪异感觉,便不自觉的迎面袭来,而对于这种异常基因或者人设的影片,其实可以找到更为深刻的一个主题:“异化”。“异化”一词从西方哲学中引入,德国古典哲学家黑格尔曾用它表示“主体和客体的分离”,而马克思,曾用它表达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人的畸形发展。“异化”在电影中的表现并不是初始设定的,而是逐步认同的,这一点,从上述提到的三部电影中,可以细致的看出。

拿了一根~手指~

图片 5

图片 6

比如在《蝙蝠》中,宋康昊饰演的神父一开始是怀着宗教的精神去参加疫苗试验,没想到却变成了吸血鬼,开始荼毒生灵。人的初始为善,而不自觉的走向恶,然而这种恶并不是内在的转变,而是“他者”世界让自己发生的“异化”。

我吃

图片 7

图片 8

同样的,在《斯托克》中,这种“基因”虽然先在于小女孩英迪亚的血液中,但是,并不是她自己觉醒,而是作为“外来者”的叔叔进行一种家族式的“启迪”,才开始了英迪亚的“杀戮演绎”。

我吃

图片 9

图片 10

而在《生吃》中,《斯托克》的模式再次被借用,贾斯婷本身是一个从来食素的优质好学生,然而一旦进入学校之后,她却在姐姐的“引导”下,放浪形骸,释放了“嗜血”的天性。

我吃吃吃

图片 11

图片 12

然而不同于朴赞郁的是,《生吃》的导演杜克诺却并没有那么阴郁,至少在结尾时,她骨子里希望这是一部“青春成长片”,它让观众感受到青春的“阵痛”,而这种阵痛感,她用了“异化”的方式表现了出来。

T-T

在这里,“异化”是作为一种手段来进行,而不是作为一种本质的追问,简而言之,朴赞郁的《斯托克》和《蝙蝠》是在让观众思索“人”,而杜克诺却并没有这种打算,她只想让观众思索“青春”。而这种关于“青春”的思索,不仅在于人设,更是在于物设——兽医学校。

图片 13

图片 14

~——~

的确,虽然“兽医学校”有制造荒诞感的考虑,但是追根究底,这种设定含有更多深层的意义,因为“兽医学校”说到底,是电影中主要人物所处的环境,想要知道这种环境的意义,并不得不再次提到刚才说的词——“异化”。

可是,女主的生活照是这样的:

表面来看,兽医学校是一个培养学生治疗动物的机构,如果进一步剖析,这是一个教人学会了解动物的地方,或者更为直白的说:人在此的目的,不是为了了解人,而是为了剖析动物。

图片 15

图片 16

姓名:加朗斯·莫里利尔/性别:女/星座:水瓶座/出生日期:1998-02-11

从这种深层次的观点来看这个设定,能够带给我们完全不一样的视角,女主角贾斯婷面临的不仅仅是青春中欲望的唤起,更为残酷的是,她要面临的是:了解“他者”。

从嘴里抠出已吃进胃里的头发;中近距离的镜头下,津津有味啃食躺在旁边人的手指;泡在富尔马林溶液里的动物尸体;泼洒的血浆下,然后整个电影里都是带着血浆的白大褂……

表面上,这个“他者”是和人相互对立的“动物”,实际上,是和青春少女贾斯婷对立的陌生环境。贾斯婷不再是家中的乖乖女,而是在学校中被学长学姐随意欺辱的菜鸟,这就是青春成长中另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环境的异化。而电影为了表现这种异化的环境,采用了很多形式主义的表现手法。比如偌大而空荡荡的学校、比如要解剖死去的动物、比如梦境中被束缚的马。

这样的一部电影害我看到肉棕后内心只剩恶心。

图片 17

别人这样评价此电影:

这些诡异奇崛的场面营造,虽然在现实中的兽医学校司空见惯,但是出现在电影时,便常常显现出一种不安的存在,这就是影像的效果。人在日常生活中,用一种安全心理去观看很多事情,但是一旦诸多事情搬到大银幕中,则形成了“放大效应”。

看过很多青少年性觉醒或者青春成长故事,而这部非比寻常。(PS:的确非比寻常!)

本片对于兽医学校内诸多细节的处理,便是一种心理扭曲的放大。贾斯婷这个本身就携带不安基因的女孩,在这样一种异常环境中,表面上看,是导演对于女孩环境承受力的考验。实际上,则是“青春”语境的外化。

想让别人臣服于自己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他吃了。(额,把他杀了不是更干脆?!)

图片 18

都是占有的过程,其间是权力的作用。(……)

或许,我们成长过程中经历的初中、高中、大学都平平淡淡、毫无稀奇。然而,每一个新的环境,都是一次新的“异化”。青春成长中的个体正是造成“异化”的根本原因。

看过了这样的影评后,对此片充满好奇,找到资源,煮好肉棕,本想边吃边看……然后,肉粽已不再是香喷喷裹了糯米的肉肉,而变成了一块灼烧过的猪的尸体外面沾粘着植物的胚胎。

图片 19

西人在感观领域比我们“领先”不知多少,一切也只能怪我自己好奇害死猫了。

所以,《生吃》的青春片特性牢牢地锁定在“异化”这一主题中,观众或许看到了血腥、看到了残酷。然而他们真正看到的,其实就是一个小女孩的成长脱变,除此之外,都是电影的“诡计”而已。

欧洲人的日常是这样式儿的,请看记者发来的报道:

本文首发“玩儿电影”

约稿或转载请豆邮!

芬兰的森林公园护林员一年中75%的工作,是在茫茫林海中搜救因拍专辑封面而迷路的重金属乐队成员……就不能老老实实在家练琴吗?——来自微博:小野妹子学吐槽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鲜有废客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20

欧洲人酷爱极限运动,往前数有他们穿越罗布泊,长江漂流,近点有徒手攀登XX第一高楼之类的新闻——在我们,他们刺痛了我们的民族自尊心,而在他们,不过是一次次的“幸福”体验而已。

荷兰吸毒“合法”……

额,好奇害死猫,一定要记牢!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中国也有类似玩过界的人。王大骐的《财富的孩子》里写到,中国真正富豪极别的那一小撮人,他们爱房爱车,爱女人——这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他们更热衷开飞机,去非洲猎狮子,或者探究诸如生命的意义……来呀反叛,玩得就是心跳。王大骐说他看到的都是这样的。而另一个极端是,被金钱吸走生命力,了无生气地过指定的生活。

西方人的感官追求这次让我避之不及,同样的成长,他们演绎出来的,也是另一番景象。我们的影片里,这个人敢承担责任了,知道人生有痛苦的事儿了,恋爱了,然后这个人成长了,成熟了。有点儿“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的意味。从《平凡的世界》到《奋斗》再到……《琅琊榜》,各个年轻人经历很多痛苦的事,但硬着头皮也走过,然后成长
了。我们不讲幻灭,很少让主角走向悲观。

但西方人可不这样想。一次观影是看《苦月亮》,从波兰斯基看来,所谓爱情不过是欲望和权利的糖衣,彼此的你来我往,不过是控制权的争夺。而我,无限同情波兰斯基——你经历了什么呢?大概还需要被生活蹂躏千百遍才能有波兰斯基的深度,但我宁愿肤浅并快乐着。

也许,这本身其实是不能选择的。但在我看来,永远不能说自己好痛苦哇,这或是卖弄或是娇惯。毕竟,书柜里还躺着本《曼德拉传》。

额,不要怪影评不写你,因为你实在不太好看,#挖鼻屎#。@生吃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我叫大猪头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