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喜欢冰河纯粹因为有趣和可爱。最喜欢那只树懒和永远追着栗子跑的小家伙,冰河三算得上是最喜欢,更多的是关于友情和善意,冰河4相对来说内容成熟了很多,首先是小象为了和同伴成群而否认和小地鼠(经常在地下跑,姑且叫小地鼠吧)是朋友的事实,随后小象被坏人所掠,小地鼠奋不顾身的营救,最终大众被感化赢得众人崇拜,故事情节跟普遍的低俗电影及其类似,不过冰河有其自身恒定的优势,动物的卖萌和搞笑相对来说更有卖点,吸引人关注。其次是落难群众在穿越山洞的时候被各种诱惑,懂得心理战术黑暗中的动物们投其所好,使出浑身解数坑蒙拐骗,最终正直的人跨越鸿沟,贪图虚荣的人坠入深渊。冰河是一部好的片子,个人而言,只是相对于前三我毫不犹豫的给5分来说,冰河4着实让人不像看动画那样心里乐呵了。

自从在某集House里被不小心剧透了《非常嫌疑犯》,就对这片子有点排斥。包袱都知道了,看着bad
guy生生地装无辜,岂不是有些可笑?然而事实是,和魔术一样,悬疑类的电影/小说也有上中下之分。最劣等的是把什么都遮起来,创作者掌握全部信息但不让观众知道,在最终结尾的时候“哗”地抖出一个包袱,这种做法卑劣是卑劣,但往往能博个出位,让人有出乎意料大跌眼镜之感。倘若这个包袱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倒也能自圆其说。比这略胜一筹的是声东击西,譬如魔术里用各种美女啦道具啦来分散你的注意力,让你不去注意魔术师另一只手中从袖子里摸出来的牌。而上乘的魔术,则是把一切都展示在你面前,甚至于给你过多的线索,让你迷失于线索之中。所以第一遍看,该片绝对是个话痨片,事件的前后联系过于依赖于剧中人物的主诉,让人难以跟上。但看多一遍,就会发现给镜头自有给镜头的理由。

小松鼠奎特在“冰河时代”一直处于“打酱油”的状态,戏份不多,这回在《冰川时代4》里却成为“游戏”的“始作俑者”,它对松果一根筋式的追逐,导致大陆板块漂移,于偶然中,合理的开启了这次新的冒险。在我看来,作为系列“冰川”电影中的最佳配角,小松鼠在观众心中的分量不低于作为主角的“三剑客”,它一路跑来,起初让人眼前一亮,惊为天鼠,但十年之后,它再次追逐松果而来,不免让人疲倦,替它喊累。
2002年上映的《冰河世纪》以其惊艳的画面和精彩的剧情赢得全球观众的喜爱(不仅是青少年),票房大卖,制作方蓝天工作室一举成名。当初,蓝天工作室老板兼影片导演克里斯•韦奇着力将小松鼠的情节放进电影,而这一佐料式的情节和人物,为影片提味不少。《冰河世纪》的成功也让原本规模不大,以制作特效起家的蓝天工作室在皮克斯和梦工厂两强争霸的动画制作领域争得一席之地。所以,蓝天动画的崛起始于这只松鼠。
十年间,除去推出四集“冰河系列”动画长片,蓝天工作室还制作了《消失的松果》、《松鼠、坚果和时间机器》等以小松鼠奎特为主角的动画短片,两度获得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提名。此时的小松鼠已是响当当的“人物”,同时,正是“冰河三部曲”积累起的口碑,也让制作方看到了票房神话延续的可能,在《冰川时代4》的创作过程中,蓝天工作室就称“冰川系列”至少会做到第六集,而《冰川时代4》将开启新的系列三部曲。
作为新三部曲的首部曲,《冰川时代4》的故事新意不足。在古希腊经典史诗《奥德赛》中,主人公奥德赛在大海上漂流数载,遭遇风暴、海妖、雷击,历经千难万险,得以重返家乡,一家人终于团聚。而《冰川时代4》的情节主线与奥德赛的故事异曲同工。小松鼠奎特制造的大陆板块运动导致猛犸象曼尼与妻女分离,“冰川三剑客”猛犸象曼尼、树懒希德、剑齿虎迪亚哥被迫漂流海上,三个老搭档加上希德的姥姥从此踏上艰险的回乡路,称得上“冰川版奥德赛”。而海上冒险中他们表现出的勇敢、智慧和影片的“家庭”的主题也与《奥德赛》如出一辙,不同的是,影片肩负着欢乐搞笑的重任,希德和姥姥为此贡献不少。同时,这一集中组团出现的新面孔海盗团队也为影片带来一丝鲜活气息。
上映至今,《冰川时代4》的全球票房已过7亿美元,成绩不俗。但在过度消费松鼠带来审美疲劳的同时,剧情在创新方面并没有太大惊喜,“作为一面旗帜的獾”这种细节上的笑点不足以支撑整部影片,而依靠前作口碑虽然可以保证票房,却难挡“冰川”式微之势。无疑,“冰川时代”系列已成为一部经典动画,并且伴随着我们成长十年,但希望第五部上映的时候,我们走进影院不是因为和它多年的感情,而是让它重回经典的剧情。

自从2008年金融危机后,关于这场危机的书籍和影视作品甚多,从表现过程到阐释缘由,进而深入剖析的,角度多样。不过整体看,大都是以一种“上帝视角”俯瞰,典型的如《大而不倒》,从多个角度展现金融危机的整个过程。而如隐射金融危机的《利益风暴》则聚焦当事人的心理,剖析金融行业人士在其中的人性表现。总之,此类作品常常表现的是一种陷入漩涡的“输家”的慌乱、震惊、痛苦与贪婪。与这些作品相比,《大空头》确实显得有些另类,它的着眼点是一批看似赢家的空头的日常,让这部作品显得颇为有趣。

关于片中Kint如何利用墙上的线索构造出一个让警察信服的故事,很多影评中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但同时编剧和导演也在和观众玩着一个找线索的游戏,这里提几条导演留给观众的线索,正所谓信息始终摆在面前,你只是不知道而已。

刊于《演界》

对于“做空”,在缺乏此类机制的中国投资者看来,是一种有些“不道德”的投资方式,这你看看去年六月后A股暴跌,股民们围绕国内到国外各种做空传闻,愤怒的斥责和成百的阴谋论故事就看出来了。而在最近,索罗斯接受采访时一句,已做空亚洲货币,也让国内媒体无视其整个访谈内容,打了鸡血般的要痛斥之。事实上,“做空”只不过是一种规则允许的投资手段而已,有人用来对冲风险,有人用来投机,本无善恶之分,况且作为一种投资手段,其本身也接受监管,并不断被修改规则,比如对“裸空”的限制,比如金融危机期间一度禁止的对金融股的做空。试想,假如你发现了一个公司的股票价格被严重高估,甚至可能管理层在财务造假,进而空之,作为做多方,不去斥责管理层不道德,倒去斥责空头兴风作浪,显然是典型的屁股决定脑袋的非理性态度。

影片的开头,即“昨晚”发生的真实情节中,没有露脸的凯撒•苏西走到Keaton面前,掏出一个打火机,点烟,然后又掏出枪打死了Keaton
——
他用的都是左手,可见凯撒是个左撇子。镜头一晃跳到Kint被海关警察提讯,递给他一个打火机,他用右手连盖子都开不了,习惯性地用左手帮忙,打火机掉了。再到最后Kint被释放走出警局,松了松佝偻着的左手,用这只手轻松地点燃了烟。两次换手过程是凯撒隐藏身份的标记。当然还有那个出现了好几次的金表。

在《大空头》中,便刻画了几位,事实上主要是三方空头的不同表现。在投资上,有种所谓的“后视镜”说法,即当一切尘埃落定,你从后视镜看,过去发生的事情往往脉络清晰。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便是典型,今天看来,人们追逐引发危机的次贷金融衍生品,显得那么的非理性。但是,正如电影中说的“现实如诗词,但是人们总是不爱读诗词”一样,很多时候,不是人们缺乏常识,是总认为这个击鼓传花的游戏可以继续下去。就如A股牛市的时候,当主板快速冲上5000点,创业板的估值已经明显离谱的时候,就是老股民也不愿离场,原因不在于他们真不知道风险,而是一种侥幸心理,再等等吧,再等等吧,再赚20%我就走,进而自我麻痹,生出一些永远的“这次会不同”的理由。在任何国家,房产都被看作一种稳定的投资,确实,从历史看,各国房产市场,长期都处于中间略有调整,但是整体向上,甚至阶段性暴涨的规律。想必这点,中国人深有体会,多少年了,相信或者诅咒房价下跌的人,最终都陷入为啥当时不买房的懊恼。这不,房价在一段时间的下跌后,近期各地,特别如深圳、上海,又掀起了一轮暴涨,这个时候,你提什么东京房价崩盘史,美国次贷危机,谁也不会听,因为“这次不一样”,“中国国情不一样”。

Kint被海关警察Kujan提讯前,有个持续数秒的镜头显示他在观察面前的通告板,这个通告板后来还几次给了特写——从Kint的后脑勺拍过去的。

《大空头》的开场不像《大而不倒》那么直接,它做了一些铺垫,从美国人深信房产市场必将繁荣的2005年开场,也提到了格林斯潘当时的乐观,熟悉那段历史的人都知道,2005年,格林斯潘在国会的乐观判断已经成为后来分析金融危机时,被不断抨击和取笑的经典。但是,当时不是这样,房产市场无比繁荣,房贷门槛低的惊人,对于其中的风险怎么办?于是,金融衍生品出场,而且越搞越复杂,美其名曰“分散风险”,这些产品打包买个全球投资者,进而再转卖,大家乐此不疲的击鼓传花。这个过程中,不免有人疾呼风险,但是都迅速淹没在繁荣的欢歌笑语中。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乐于当宣告真相的人,与其费劲的去叫醒装睡的人,不如利用金融规则赚钱。本片介绍了三股做空势力,当然,也要算上片中作为高斯林扮演的陈述者的一方,而且有趣的是,他们从性格到背景,都显得差别极大,不是一类人。

Kint是什么时候看到杯子底下的“小林”字样的呢?喝咖啡按理也不会看到杯子底吧。25’59’’,警察Kujan站在Kint面前喝咖啡,Kint盯着杯子底看的眼睛给了个特写。

图片 1

四人小组最后去劫船的时候,趁着夜色逼近码头,听到船上的人叽叽咕咕地说鸟语。一同伙问他们说的什么话,Keaton说大概是俄语吧。Kint这小子硬是憋不住,说了句是匈牙利语。这帮人是他的对头,当然知道对方什么来历。

有“火箭科学家”一般的基金经理,通过数据调查,缜密推理发掘投资机会,进而顺其自然的做空次贷产品,对于他来说,这一切显得更像一种习惯。

1:30:30的时候,警察Kujan发飙了,逼着Kint说出事实真相。Kint一着急说漏嘴了说了句I
did kill Keaton.(基顿就是我杀的)
只不过当时Kujan情绪太激动根本没听清楚,让Kint糊弄过去了。(让你咆哮!让你咆哮!!人家招供了你都听不清啊!!!)

图片 2

最后一条是imdb上看来的:Kint江湖上人称Verbal, 即“话多”的意思。而Keyser
Söze的Söze,正是土耳其语中的“话多”!
另外Keyser的发音和德语中的“国王”(Kaiser)相似,Kint和英语中的“国王”(King)发音相似。所以两个名字都是“话多的国王”!Kint说起Keyser的背景的时候说他是一半土耳其一半德国血统,所以名字也是取一半一半。

还有显得比较传统的驻扎于金融机构的对冲基金,领头的是位愤世嫉俗者,他们总是显得情绪激动外露,与“火箭科学家”不同,他们愿意与人沟通,现场调研,现场访谈,获取第一手资料。

图片 3

图片 4

还有两位业界小人物,说白了,他们的状态就是没人鸟他们,但是恰恰因此他们与现有利益格局无关,思维更加开阔,而且也更加敢于冒险,加之一位金融“隐士”的协助,也加入到做空次贷产品的大战中来。

图片 5

而高斯林扮演的销售,则是典型的金融鲨鱼,只要有投资机会,就卖给客户,管它卖给鬼还是人。

三股看上去很不一样的空头的刻画,也表现出了所谓“做空”只是一种投资手段的特点,空头们出发点各有不同,特别如史蒂夫法瑞尔扮演的愤世嫉俗的那位,更为复杂。作为金融投资人士,捕捉投资机会是他的本能,但是他身上又带着一些理想主义色彩和道德底线,同时金融从业者的家人的自杀让其对金融行业也有着复杂的感情,当他通过亲身调查,发现次贷背后的运作机制竟然如此肮脏的时候,做空是赚钱,又同时是一种宣战。所以说,本片选择的几方势力各个角度展开也是一环扣一环的,“火箭科学家”重点看数据,体现出次贷陷阱的识破其实从表面即可看透,但是贝尔扮演的这位是“宅男”。于是愤世嫉俗的上了,只有他们这波人才四处奔波交谈,揭示出次贷背后的故事。至于两个小年轻和布拉德皮特扮演的沉稳老鸟的组合,则是将做客的多种玩法展现出来,确实,做空评级A以上的决策,也常常是初生牛犊敢想。当然,也只有布拉德皮特这样的老鸟才能以更高的高度,说出类似我们压的是美国经济崩盘这样的逼格极高的话,为收尾奠定一个悲壮的基调。是的,他们是赢家,但是在胜利前都备受压力,而本身一个是社交恐惧症成天压抑的,一个是愤世嫉俗的,还有两个兴高采烈的愣头青在老鸟大格局的点拨下,最终也在雷曼残局中感同身受的沉默,一下子将本片的格调拔高,大家都显得很惆怅。这正是本片我最欣赏的地方,每个角色都少不得,又都说着让你感觉就说着该他说的话,做着他该做的事儿,一切都很自然,一部电影如果节奏搞对了,那么水准也就八九不离十了。

同时,本片也有些不错的技巧运用,比如片中人直接跟观众“对话”,这种手法不少电影运用过。它的特点就是,会创造一种跨越时空的荒诞感,而每一次金融危机事后看,本身就是一场荒诞剧,所以本片运用这样的手法实在是太贴切了。而这样的荒诞剧总是在全球各地轮番上演,而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不到一年,2009年3月起,美国市场新的牛市便启航,同时全球也掀起了一股放松银根,刺激经济的浪潮,直到最近,美国牛市已经七年,此时已是全球债务危机此起彼伏,大宗商品暴跌不止,美国股市也估值高于历史平均水平,新的一次危机似乎又在蠢蠢欲动,这一次,谁能幸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