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在云端》没有沦为一部浪子回头金不换的俗套正剧。

「想象一下你正背着一个包。我要你们想象一下,背带勒在肩膀上。感觉到了么?现在我想让你们把生活中所有的东西都塞到包里,从小件开始,比如书架里抽屉里的。小玩意,收藏品。感受这些东西的重量。然后开始收拾大件的,衣服,桌上电器…背包现在已经相当重了。接着收拾更大的,沙发,餐桌,车,房子也放进去。现在,试着走两步吧(笑)。现在要烧掉这个背包,你会拿什么出来呢?照片?那是是给记性不好的人准备的,事实上,烧掉所有东西,想象明天醒来什么都不必负担,很令人兴奋吧。」

《在云端》其实很朴实,就是讲两个空中飞人,每天美国各地跑,如何嬉笑怒骂去劝人离职的故事。在公司工作了半辈子,突然就被告知离职了,有的人选择沉默,有的人选择哭泣,有的人选择据理力争,无论哪种方式,都让我看到了职场生活的残酷。
当你无法给公司提供价值的时候,可能就到了你要离开的时候。反之,当你成为公司的价值输出时,自然会获得更多的薪资和更高的职位。
职场很残酷,而生活更是。

赞!

Alex对Ryan说:我是成年人,而你不知道自己要什么。Ryan的眼神有一点无措。他成了输家。

「给你一个新背包,只是这次,我要你把它装满人。从泛泛之交开始,到朋友的朋友,再到公司的同事,再到那些你信任的愿意和他们分享你内心秘密的人,你的堂兄妹,你的姑姑阿姨,你的叔叔舅舅,你的兄弟,你的姐妹,你的父母。最后到了你的丈夫,你的老婆,你的男朋友,或是你的女朋友,你要把他们都装到那个背包里去。感受那个背包的重量。没错,你的人际关系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部分。但是我们运动得越慢,死得越快。我们不是天鹅,我们是鲨鱼。」

——————

并不是说谁先走或者谁付出的感情多,谁就是输家。而是在一段关系里,弄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那个人,一定是失败者。

请原谅我摘录了以上两段台词来凑字数,但我还是执意要这样做,因为电影正是围绕着这个“背包理论”而展开的,而这个理论也体现了主人公瑞恩的生活哲学:减法。若用两个字来概括他实践这种生活哲学的方式,那就是“拒绝”。事业上,他为解雇公司效力,帮助一些胆小鬼老板炒员工鱿鱼,帮助他人“拒绝”。而在生活中,他也不断做着减法,逃脱一切束缚,这主要体现在工作、爱情和亲情三方面。

终于看了福尔摩斯,很不错的电影,音乐和场景都不错,奥斯卡配乐和艺术指导两个提名名至实归。
 
有说电影离原著太远的,虽说整体剧情与原著无关,但与原著相关的细节很多,盖里奇大约也是福尔摩斯的粉丝,熟读原著对看这个电影大有帮助,类似于看致敬或恶搞类电影时回味原作的快感。
 
例如:
 
福尔摩斯的动作场面:看上去福尔摩斯不该是动作片,其实福尔摩斯很能打,在《血字的研究》中华生列出的福尔摩斯技能list里面就提到福尔摩斯“善使棍棒,也精于刀剑拳术”;在《归来记》里提到福尔摩斯是用“日本式摔跤”把莫里亚蒂教授摔到悬崖下面去的。
 
福尔摩斯与地下拳赛:《四签名》里福尔摩斯曾跟那个死掉的双胞胎的看门人说,“你不记得四年以前在爱里森场子里为你举行拳赛,和你打过三个回合的那个业余拳赛员吗?”。而对方的回答是:“是不是歇洛克·福尔摩斯先生?我的老天!我怎么会认不出来呢?与其站在那里一言不发,您干脆给我下颏底下来上您那拿手的一拳,那我早就认得您是谁啦!”说福尔摩斯经常去打黑拳,也不算离谱。
 
福尔摩斯的易容术:电影开头的乞丐显然是福尔摩斯假扮的,华生的评价是福尔摩斯的演技是全英国一流的。福尔摩斯曾在《最后一案》中扮演一个意大利教士,在《归来记》里扮演一个收藏旧书的老头,在《歪唇男人》案里扮演鸦片烟鬼,不过他在《波西米亚丑闻》里的化妆曾被艾琳艾德勒识破,而艾琳化妆成一个男子却骗过了福尔摩斯。
 
在屋子里开枪:福尔摩斯的这个习惯在《马斯格雷夫礼典》里提到过:“福尔摩斯一时兴之所至,便坐在一把扶手椅中,用他那手枪和一百匣子弹,以维多利亚女王的爱国主义精神,用弹痕把对面墙上装饰得星罗棋布”
 
福尔摩斯的生活习惯:《马斯格雷夫礼典》开头部分也许是福尔摩斯和华生屋子场景的来源。原著中提到福尔摩斯“生活习惯却杂乱无章”,“房里经常塞满了化学药品和罪犯的遗物”,“每日与小提琴和书籍为伍,除了从沙发到桌旁以外几乎一动也不动”。至于华生,原著提到他有“放荡不羁的性情”,一个放荡不羁的家伙嗜好赌博,也不是什么怪事。另外,原著里提到福尔摩斯有注射可卡因的习惯,不过这个场景加进去的话电影分级大约就要有问题了。
 
女主角:女主角无疑是原著里最聪明高尚的女人艾琳艾德勒与最阴险狡诈的女人伊莎多拉克莱因的合体。另外《波西米亚丑闻》中福尔摩斯曾得到了一张艾琳艾德勒的照片,这张照片在电影里出现在了福尔摩斯的桌上。
 
金表:从怀表上找到当铺从而找到死者的地址,这个金表推论照搬了《四签名》里对华生金表的研究。
 
另外华生的未婚妻玛丽确实是个家庭教师,而福尔摩斯与家庭教师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电影末尾莫里亚蒂教授出场了,显然是等着拍续集。莫里亚蒂教授是个数学家兼物理学家,著有《小行星力学》,这样的人拿着机器上的零件做出什么东东来是完全符合逻辑的。同时有理由相信续集里莫里亚蒂教授的得力助手,英国最优秀的射手莫兰上校该会登场并承担动作戏份,在《空屋》里面福尔摩斯和华生两个人合力才制服了莫兰上校,这个人不是一般的能打。

Ryan可以一直扮演浪子的角色,把人生当做一场没有终点的旅行,不必在乎那些短暂的露水情缘的对象,而是把她们像收集邮票一样一张张地贴进自己的性伴侣清单。

在工作上,他极度抗拒与他人(女助手娜塔莉)合作。当公司提出网络解雇计划,他强烈反对,因为这样他就不能“周游列国”了,而要闷在办公室里敲打键盘,他讨厌停下来。

可是,他也动心了。

在爱情方面,他是个坚定的不婚主义者。老大不小的年龄了,丝毫没有“找个人共度余生”“养儿防老”等等念头,他认为“所谓对真爱的理解都是随时间而改变的”。当他在威奇托遇到了令动心的女性亚历克斯时,也只是维持着不稳定的性伴侣的关系,丝毫没有考虑未来的意思。

他以为自己可以操控生活,对生活颐指气使,但不是,他的感情来得有点突然。那些中点转换时的短暂体温,让他猛然间有了想要安定的冲动。所以他拿着地址立即飞赴ALex的城市,于是便出现了Alex拒绝他的一幕。

在亲情方面,他一年“在云端”的时间300+天,在他的字典里,对“家庭”一词的解释是异于常识的。那里只有循环空气、人工照明、全自动果汁机、廉价寿司和千篇一律式的礼仪式问候:机场。而传统意义上的家庭,对他来说是种负担,他甚至对亲妹的婚姻毫不关心(甚至连参加妹妹婚礼的具体时间都不知道),妹妹寄给他的那张结婚大纸牌(相对背包来说)也是显得如此的格格不入。他像个极端个人主义的隐士,要切断与所有人之间的羁绊。

说起来好笑,Ryan在Alex家门口遭到拒绝的一幕,让我觉得就像是一个小男孩,一开始并不喜欢一个玩具,便把它扔在一旁,有一天,他猛然觉得自己好像又喜欢它了,于是回头去找,他满心肯定,这玩具本来就是他的,只要他想要了,它一定还在那个角落等他。所以Alex拒绝他的时候,他很无措,这不是我的玩具吗?它怎么不在了?

他是如此的随意、潇洒、带点风趣幽默,恍如一个文艺范十足的流浪者,藐视着一切世俗规条。当然这也不是意味着他放弃了一切的“永恒”,他有个目标:收集1000万英里数。然而,随着他与亚历克斯感情的升温,他的这种不羁最终还是败给了内心的依恋,这使他开始反思婚姻的意义(在对婚礼中怯场的妹夫的劝说中产生了自我启发)。这正是影片的一个重大转接点。婚姻究竟是什么呢?就是双方买房一起生活,会有一两个孩子,然后是圣诞节、感恩节、春假…参加孩子的球赛,转眼他们要毕业了,然后孩子找工作,结婚。然后退休,脱发,发福,最后死去。一切都是走向死亡的过程,那有什么意义呢?没有意义,但这就是婚姻啊。在人生最珍贵的回忆,重要时刻,你愿意独自一人吗?每个人都需要一个“副驾驶员”。

ALex知道生活是生活,露水体温是露水体温。这当然不是一两句道德可以说清的东西。作为三十多岁的两位成年人,Alex以为Ryan在这一点上和她有着共识。而Ryan显然没有做好准备。

最终,他放弃了在GoalQuest演讲他的“背包哲学”的机会,他最终抛弃了这种“减法哲学”。他奔向了芝加哥,亚历克斯的住处,去寻找他永恒的爱情。令他惊愕的是,她竟是一名有夫之妇,一直在做“拒绝”终于鼓起勇气要“接受”的瑞恩,在爱情-婚姻的道路上最后遭到了拒绝,对方只把他当做生活之外的调味剂。

很多人在探讨这部剧里的孤独主题。也许每个人都注定了孤独。Alex有家庭有爱人有孩子,但如果她不孤独她不会和Ryan勾搭;Ryan看起来洒脱,来去无牵挂,但如果他不孤独他不会想要和Alex安定下来。只是生活这碗汤的况味,总要每个人都亲自品尝过才能有所体悟还不一定能言表。所以他们对各自的结局都无能为力。

他开始了解到,那些“负担”是安稳。或许我们都高喊过《猜火车》里的经典台词:「选择生命,选择工作,选择职业,选择家庭,选择可恶的大彩电,选择洗衣机、汽车、雷射碟机,选择健康、低胆固醇和牙医保险,选择楼宇按揭,选择你的朋友,选择套装、便服和行李,选择分期付款和三件套西装,选择收看无聊的游戏节目,边看边吃零食……太多选择,你选择什么,我选择不选择。」到了最后,中二病减退,我们还是「选择生命选择工作选择职业选择家庭……选择了未来,选择了生命」。从推翻一切地激进到坦然接受地保守,这是生活的选择。

也许,Ryan该知道,1000万英里的飞行里程,不会成为他人生的里程碑。

但是,命运似乎跟他开了个巨大的玩笑。在爱情上失意,女助手娜塔莉因为工作上受不了良心的责备(被她曾解雇过的一员因受不了打击而自杀了)离开了公司。网络解雇计划失败了,他又开始了“周游列国”的旅途。生活又再恢复了从前,产生了强烈的讽刺效果。当他凑齐1000万英里数时,机长接见他,问他:“你来自哪里?”瑞恩回答:“我属于这里”。

如果你一开始选择了浪荡,那么如果有一天你想回归安稳,你需要做好最好和最坏的打算:最好的是你在想安稳的时候,碰上了能满足你安稳目标的对象;最坏的是你想安稳的对象和你并没有同样的共识,比如《在云端》里的男女主角。但也许这还不是最坏的,最坏的是,当你想安稳的时候,你连这样的对象都找不到碰不上。于是你只能被孤独终老。

跟影片一样,我引用主人公的内心独白作为结尾:
「今夜人们回家,迎接他们的是欢呼雀跃的小狗和孩子们,他们的爱人会嘘寒问暖然后安然入眠。夜幕低垂,斗转星移,有一束光格外耀眼,那是我的机翼划过的痕迹。」

这个时候,你一定不是生活的主宰者,而是向生活渴求运气的乞讨者。

在男女主角间,我偏爱女主角,并不是因为觉得她的生活圆满,有家庭有艳遇,而是因为她对生活的透彻与完整的自我。成熟并不是我们安上紧箍咒,从那只狡黠的灵猴,变成了模样含糊的路人甲,成熟是有着不容颠覆的相对完整的世界观,是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世界观。Alex有,Ryan没有,所以他才想要从一种生活切换到另一种生活。而老天爷并没有从了他,这便是命运给的一课。

但是《在云端》之所以没有沦为俗套,就在于Ryan最后还是回归到了他空中飞人的生活。从成熟这个角度来讲,这可能也算是Ryan的一次中年成长吧。吃了命运的闭门羹,他重新回归一开始为自己设定的人生角色。这样,也算是相对完整和不容侵犯了。

而成年人的好就好在,你可以为自己设定一种想要的生活模式,然后按照它去生活;但别忘了成年人的责任:为自己的选择买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