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那个故事;那些年,那些故事;那些年,我们的故事。

九把刀变成了帅气的柯景腾 沈佳宜也是宅男女神的外表
这样才养眼
我看着看着 想到柯景腾的脸换成九把刀的猥琐脸 这电影还能看吗 这故事还美吗

    战争里的童真,童真眼里的战争。似乎加上了孩童视角战争就变得不会只是灰白的苍凉,有那么一些希望或是美好。智取威虎山是这样,条纹男孩是这样。

荒诞,姜文想讲的是荒诞,姜文想要解构的东西太多了,以至于削弱了电影本身的故事性,所以导致大多数的人不能看懂他想表达什么。偏偏有听书传统的中国人执着的将一个人能否好好讲故事,能否讲一个好故事作为评判好坏的重要标准,所以大多数的人们都觉得这不是一部好的电影。错不在姜文,也不在观众,错就错在姜文前卫的电影观点与大胆的创新与当下观众的审美品味极不对接,所以产生了错位。迎合观众的审美品味在《让子弹飞》中有尝试,并且成功了,但是姜文是一个站着也要把钱赚了的人,所以他不会延续《让子弹飞》的风格,虽为三部曲,但是终不是一个核心主题。或许,在姜文眼里,《让子弹飞》不是他最想要表达的东西。《一步之遥》在尝试,而《邪不压正》才是他心血的凝聚。
姜文要解构的东西主要分为三个层面
第一层面,想要尽可能的解构抗战前夕各方势力的混杂局面。在这个层面,我们主要看到朱潜龙和根本一郎和蓝青峰三方势力的角逐,以及李天然的复仇。而这三方势力和李天然都在解构。首先是朱潜龙,他从李姓改成朱姓,是为了和朱元璋攀上关系,反清复明。然而明朝是多么荒诞的一个时代呢?从许晴演的唐凤仪说大老婆才不会陪葬可以看出,明朝曾一度恢复自汉朝就废除的殉葬制度。反清复明不是历史的倒退吗?然而这却是朱潜龙一生所求,至死方休的目标。朱潜龙的名字“潜龙”来自《易经》:“潜龙在渊”当是静观其变,积蓄力量的时候。而朱潜龙的冒进的性格与其形成鲜明的对比。朱潜龙弑师灭门,誓言复仇的李天然本该被大众同情和支持,但是在大众的眼里却天翻地覆的变成了另一个版本:朱潜龙是英雄,李天然是叛徒,被塑成雕像永远的跪在师傅面前,受人唾骂。生活中,这样颠倒黑白的事还少吗?第二个根本一郎,表面上是德高望重的汉学老师,开设课堂,实则用鸦片在腐蚀和侵害中国人。社会上这样“挂羊头卖狗肉”的荒诞之事还少吗?而另一层解构更让人深思,根本一郎解读《论语》:“女子与小人难养”的时候,可为精辟到家,并且还联系道家“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思想来调侃,试问,当今的中国有几个人对中国传统文化这么了解,细想下来,中国被侵略是否另有原因?第三个是蓝青峰,蓝青峰最大的解构是正面形象与实际行动的不对称。在观众眼里,他们看惯了光伟正的英雄形象,倒是对蓝青峰不能接受了。按理,在三股势力中,朱潜龙想借日本势力恢复明朝的现状,是倒退;根本一郎想入侵中国,是侵略;唯独蓝青峰,想在混乱时局中让中国站起来,当是正义的代表。但是他就光明了吗?从一开始为朱潜龙出主意弑师,酿成了一大悲剧,又一手培养李天然,多年后成为压制朱潜龙和根本一郎的棋子。这一复仇悲剧,不就是他一手造成的吗?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亲手杀死了美国医生。可见,政治面前,谁能全盘脱身?最后是李天然,一心复仇,最后却认贼作父。我们谁还不是一边叫着别人爸爸,一边蒙在鼓里呢?
第二个层面是故事本身。从故事的层面来说,姜文讲了一个简单的复仇的故事。首先从复仇故事来说,姜文打碎了大多数观众的期待,没有将剧情反转为李天然就是凶手,解构了那些仅仅靠剧情反转来推动故事情节发展和搏眼球的人。所以,走出电影院的人总说这不是一个好故事,没期待,好失望。其次是复仇主人公李天然,天赐大恨,是棵好苗子,但是李天然终了也没成功报仇,杀死了杀师父的仇人,却未能为美国爸爸报仇,从不同层面将复仇解构。必须看到,李天然在影片中表现出来的如赤子般的天真无邪,天真的笑,天真的在屋顶奔跑,天真的迷茫不知报仇从何下手。他的天真就像是抗战前夕的我们的天真,我们天真的以为天朝无坚不摧,天真的以为战争不会爆发,我们迷茫,我们不知道要不要反抗。李天然复仇的故事,其实是整个中华民族复仇的故事。李天然的觉醒,当是抗战前期整个中华民族的崛起!
第三层面台词层面。看了一遍,具体台词忘记了,只记得密集的台词曾多次涉及哲学问题。美国爸爸,蓝爸爸……由智慧的大家来补充吧

《那一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火了,火在了我们,让那些个从中学校园里走出来的人,一起回到了过去,回到了校园的生活,回到了青春的时光,回到那些朦胧的青春恋歌。所以,火的一定是我们,不仅是故事中的男主角,也不仅是他的那些好友们,还有坐在屏幕下的大多数的人。我们曾经追不到的爱情,一起在记忆里再追一次。

    男孩爸爸扮演的角色都有种四人帮时代洗脑患者的疯狂感觉,被母亲、爱人所不能理解的时候、影响家庭的的时候、稍微没这么疯的时候他或许是质疑的,但看见过动摇者的下场,总觉得惨剧发生前,他已经走到了好像我不对+只有一条路
的思想矛盾中。

© 本文版权归作者 
ccl的碎碎念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就像几乎每个人都失恋过一样,《失恋33天》很好地抓住了那种情绪,在失去之后想追回来,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眼看着曾经的过去一点点走远。《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抓住的是则是初恋,而且在表现上比《失恋33天》更自我,也更真更诚。因为这是属于九把刀自己的故事,他回到自己的高中,找人来演自己的爸爸妈妈,寻找有关自己的过往,记忆的重现,最真实的自己,这样真诚不是久经沙场的老导演所能再现的。

     儿童视角里天真的残忍有两个印象深刻的画面,1是他和学医的削土豆工的对话,2是他和8岁钟表工孩子的对话。何以不食肉糜让人无语又厌恶

近乎每个人都有过这样那样的故事,发生在青春期,人生最美好的一段岁月。高中,处于人生的转折点,随后的大学或者工作,将彻底告别一起走过的日子,在学习最为艰苦的一段生涯,苦中做乐的,就是那些聊以自慰的若有若无的爱情。

     有布鲁诺的画面有多美,血淋淋就有多红。
     
     布鲁诺多讨人喜欢,战争就越令人厌恶。他被恶魔的工具爱护着,温室里的花朵般娇养着,背景音乐里世界的不公就呐喊着。对错又有什么意义,如从前的觉悟,真正获利的少数几个人绝对不是亲身参战的。疯子才把人类推向战争。

青春是一场大雨。即使感冒了,还盼望回头再淋它一次。这是剧中的一举台词,让人回味无穷,其实,我们,还远未到怀旧的年纪,但那一刻的回忆,还是将生命中最温馨的那一段故事摆上心头,独自去偷偷地傻乐,并对往昔莞尔。

      邪教组织洗脑如何成功不管,但道德绑架或强迫,定是或多或少会带入他们的洗脑课程的吧。从众心理在文革时代真恐怖.

其实,这个片更适合男人看,因为它所讲述的视角就是以男孩为主的,而且,它透露的各种情绪,也都是以男孩为主的。成长,最残酷的部分就是,女孩永远比同年龄的男孩成熟。在暧昧的爱情故事里,男生总是扮演着幼稚、单纯的那一面,总是在自己爱的人面前不知所措。他总是怕会被拒绝,他自会说“我喜欢你”,而不敢开口道“我爱你”,“喜欢”与“爱”,就是这样在字面与内涵上进行着区隔,表示着不同的意义。但实际上,“我对你的喜欢,原来一直都是有响应的,而不是我一个人在跳舞。”为什么就是怕被拒绝呢?而对于女孩子来说,她一直期待的,就是“你要不要当我的女朋友?”“要不要跟我在一起?”或是“嫁给我。”但,现实中,最该说的话,却总是没有被说出口,青春的朦胧与暧昧,就那么在那里放着,就像玻璃纸,很薄,可就是不愿意去戳破。

而对于有所感动的男人来说,他们都会把自己变成剧中的柯景腾,他们也都有自己的沈佳宜。我也是,而且犹如柯景腾,整个高中下来,甚至连牵手都不怎么发生过,更遑论表白。而且,还不是暗恋,就如柯景腾与沈佳宜那样的在一起,可就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有朦胧的爱情在生长着,留给记忆的,就剩下温馨而美好的记忆。就是那些年,那个自己追过的女孩,明明就在手边,却还是让她走掉了。

“一场名为青春的潮水淹没了我们。浪退时,浑身湿透的我们一起坐在沙滩上,看着我们最喜爱的女孩子用力挥舞双手,幸福踏向人生的另一端。下一次浪来,会带走女孩留在沙滩上的美好足迹。但我们还在。
刻在我们心中女孩的模样,也会还在让我想起了那个她,不知道现在是否在微笑的幸福着呢?祝福!”这是剧中的话,送给自己过往的青春,还有回不去的故事。祝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