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男主来说,在他13岁师兄和根本为了种植鸦片而背叛师门,男主险而逃生在养父的帮助下在美国学习成长,15年后重新回到北平完成复仇。
男主拥有极强的复仇心,在故事中他有太多时机可以报仇可是他“爸爸”总是阻止着,他不希望儿子成工具,最后因为蓝“爸爸”死,但这是最能保全男主的办法了,这个是故事的一个转折,也是故事的高潮部分,女主的刺激也是男主成功的原因。

最后一个长镜头,我都没敢再看下去,总觉得再发展下去应该是鬼片的节奏了。大量的条纹睡衣被脱在那个房间里,有挂着的,像被人吊着的,有放在杆子上的,像体力不支的人倚靠在上面,睡衣各种姿态,像犹太人以各种姿态在遭受着酷刑。即使没有躯体在条纹睡衣之下,却没有什么不同之处,生前的犹太人已被折磨的神形消瘦干瘪不成人形,条纹睡衣已和他们合为一体。这也是布鲁诺会死的原因。也许这是本篇电影让人哭泣的点。因为大家都会觉得布鲁诺的死是无辜而不幸的。布鲁诺的死暗示了法西斯的下场。血债血偿。更多像而布鲁诺这样的无辜的人死去,只是孩子,只是老妪,只是生来是犹太人。也许真正愚蠢的是纳粹,原来只要穿上条纹睡衣的民族就是应该受到屠杀的民族。布鲁诺挖的那个坑,看到最后是多么讽刺,自己为自己挖的坑,竟真是埋葬他的生命的坑。所有孩子的纯真都会被战争无情抹杀掉。
如果布鲁诺没有偷看虚伪的集中营宣传片,结局会不会不一样。布鲁诺了解希姆尔生活在集中营的真相,从家里带了他的衣服给希姆尔换上。帮他逃脱,一起去做探险家。
纪念一下,昨天自己刚刚买了一套新睡衣,不是条纹款的。

根据大家对《哭声》的讨论,大致可以根据以下两种角度分析这部电影:
一、日本人、跳大神的是恶魔和它的追随者,女鬼是守护神。理由:
1.日本人和韩国跳大神的都收集被害者生前和死后的照片。
2.女鬼第一次见到主角时,朝主角警察扔石头,根据圣经记载,耶稣曾说过:“你们中间谁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扔石头。”《哭声》是一部充满圣经隐喻的电影,这是一个很关键的点。
3.女鬼最后阻止警察时提到了三声鸡叫,对应圣经中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今夜鸡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认我。”
4.女鬼告诫警察,他的家门不幸是因为自己犯了罪,主动想去害人。
5.日本人食生肉、调戏妇女、搞血祭坛、复活僵尸、被撞不死,最后在小神父面前魔化,这些都是恶魔的特征。
6.韩国跳大神的和日本人都穿日本丁字裤,证明两人有关系.
7.女鬼穿白衣,启示录7:13-14中对圣徒的描述:长老中有一位问我说:“这些穿白衣的是谁?是从哪里来的?”14我对他说:“我主,你知道。”他向我说:“这些人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

这片子勾起大家各自对自己青春的回忆,怀念,可能甚至是羡慕……在此我就不和大家拼这方面的感触和影评了。
只是,看这片子我猛然想起我们的一部青春片——《青春期》。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走不寻常的路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二、女鬼才是恶魔,日本人和韩国跳大神的都是被冤枉的好人。理由:
1.女鬼会幻术,警察第一次看到日本老头吃生肉时是在女鬼把他叫进屋后,最后发觉是梦;女鬼见到跳大神的,跳大神的开始口鼻流血和呕吐,跳大神的要去警察家,路上开始下鸟屎雨(也有一说这鸟屎雨是日本人作法下的)
2.警察女儿开始对警察说有个阿姨要进门,暗示女鬼附体。
3.圣经上圣彼得三次不认耶稣,警察也三次不认日本人,第一次日本人隐没在人群中,第二次日本人的狗被杀,家被砸,第三次日本人被他们追杀至重伤。
4.日本人的祭坛和韩国跳大神的祭坛摆设大同小异,说明他们都是萨满,只是各自流派不同,他俩同时作法,日本是为了让卡车里的遇难者彻底安息,而跳大神的做法则是为了除去警察女儿体内的附灵。通过做法细节我们可以看到,巫师的每一次攻击都让小女孩身体遭受痛楚,而日本人开始受到攻击则是在白衣女鬼出现之后。推测女鬼应该是把跳大神的法术引到日本人身上,让日本人替自己承担痛苦,日本人作法中断,导致卡车里的死者变成僵尸。
5.日本人在被警察等人追击的时候,女鬼也参与了进来,日本人逃开警察们的追捕后,逃与追的对象变成了他和女鬼。导演在这里使用了叙事诡计:荧幕左侧看到白衣女鬼在跑,右侧看到老人在跑,以为是日本人想要追杀女鬼;但是仔细看两个角色的眼神就知道,女鬼往前看,老人不时回头,明显其实想要追杀日本人的是女鬼。
6.片中出现的小神父(副祭)和神父都信仰不坚定,副祭看到恶魔就吓得屁滚尿流,神父在警察去问他天主能否拯救时,神父说要么找医院,要么找巫师,天主管不了。有个镜头很关键,日本人被撞了之后,车上的人都下去查看,只有副祭在车上,然后女鬼意味深长的看着副祭和他手上的十字架。可以认为最后副祭去找日本人结果发现是恶魔很有可能是女鬼的幻术。
7.女鬼最后阻拦警察回家,其实警察如果第一时间赶回家里,完全可以阻止发狂的女儿杀人,而警察等待了两声鸡叫,结果却是自己老婆岳母被杀。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片子一开始,就给我们呈现了一个不羁的“差生”,是我们每个人高中时代身边都有的那个男生,熟悉的就好像我们又见到了他一样。
《青春期》这片子一开始,那个在深夜对着电视伸进内裤的男生,看到他就知道这片子要演什么了……就连撸管,同样出现在两部片子里,一个演的搞笑夸张,可是一个看起来很龌龊……

大家说哪种可能性更大一些?其实导演拍这种开放式结局的片子,就是想留下悬念,每个人可以选择自己相信的结局。正所谓,一千个观众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那些年》的女猪脚陈希妍,虽然已经28岁了(我没算错吧……),穿上校服束起马尾,依然像那时候隔壁班乖乖学习的女孩子。
《青春期》的女猪脚可能才过18岁不久,就去演堕胎了……每天画着大浓妆恨不得穿成像混夜店一样,还要无时不刻塞着耳机……

《那些年》的套路很一般,好吧,有些俗,不过这才算生活吧?每个人都有的生活。每个人都有自己年轻时候喜欢的人,试图以各种愚蠢的方法去接近ta,不过……不是每个人都在年轻的时候去堕胎吧……呵呵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