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金马奖颁奖礼上那句沈佳宜你在哪里,真是够帅气。九把刀也真是会挑人,挑了个那么抢眼的人来饰演自己。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写这个剧的影评,怕是稍有不慎就会破坏了,但是又打从心里想写,因为我们都有那些年。
    柯静腾,我相信你会像张士豪一样,你将会一直存留在咱们这些小清新的脑里。
    婚礼那瞬间,真是让人热泪盈眶,像沈佳宜的台词,暧昧是最好的。也正是这份暧昧支撑着九把刀写出了《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新娘结婚了,新郎不是我,柯静腾的脸皮真是一如既往的厚。
    每个中学时期的男生都会期待着一个扎马尾的女生,正如每个中学时期的男生都会期待着一个柯静腾,爱开玩笑但疼女生,刀子嘴豆腐心,加上能与自己耍暧昧,青春莫过于此。
    而我们这些当观众的,也就搭着电影的火车一同回到那些年。

在家没事看了几个美国电影,都是以前看过觉得还不错的又看一遍。再次感叹美国电影中价值观的质朴,“正义受到了破坏,就找警察。警察管不了,就自己解决。小事情,直接自己解决。”为何我国的电影就没有这种气氛呢?我们的电影提到正义、冲突,总是以喜剧的方式把警察拉进来。因为我们根本没有一个成逻辑的模板让电影表现。只能说明我们现在很乱。我在一家购物中心的小饭馆吃饭,它家的散座总有不吃饭的人占着。当吃饭的人多时,依旧有不自觉的人占着。我就开始假想,按照我的生活经验,小饭馆的服务员不会主动驱逐他们的,即使是礼貌地驱逐。因为如果他就是不离开,服务员只能找来保安,但是保安也不能解决,因为用嘴解决不了的,却不能动手。一旦动手,真正有权管事的来了,基本就是各打五十大板,活个稀泥罢了。这其实是有问题的。人和人的互相作用,先是语言,语言不奏效,只能依靠暴力。假如社会对正当的暴力不予支持,就有些不健康了。从小到大,从学校开始,见过太多。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是我看的最好一部记录纳粹屠杀犹太人的电影了。影片中并没有像《辛德勒名单》那样的各种高尚举动,而是从一个小孩子
的来记叙这样一件故事。
服役军官从柏林调离到乡下,随他过去的还有他的妻子还有两个孩子。他的任务是看守一所“营地”,全是犹太人的营地。来到乡下军官的小儿子,布鲁诺缺失了柏林的小伙伴,整天无所事事。强烈的好奇心让他对周围的环境进行了各种“探险”,并发现了营地。在营地的边上他认识了一个跟他年龄相仿的犹太小孩,于是他们成为了朋友,但中奖总是隔着一层电网。时间不久,军官妻子得知营地只是犹太人的屠宰场而已,强烈反对丈夫的工作,日益消沉,并执意要带孩子去其他地方居住。就在军官终于同意的最后一天,布鲁诺去最后看他的犹太小朋友,他的朋友说他爸爸已经几天没见了,布鲁诺好奇心大发想进营地帮他的朋友找他的爸爸。于是他靠着他的小身子穿过电网,换了“条纹囚装”,走进了恐怖的营地。他害怕了,但是他为了信守对朋友的承诺,帮助他找他的爸爸,于是他们在营地里各个房间搜寻。当他们搜寻到一所房子时,整个故事最悲剧的一幕发生了,这所房里里的人似乎今天要被送去“洗澡”。
当他母亲发现他偷溜出去时候,洗澡貌似已经开始了,于是军官开始地毯式搜寻自己的儿子,最后在营地的边界上发现了蛛丝马迹—是他儿子越过营地的证据。当他赶到营地里的时候,“洗澡”已经完毕。大雨落下,母亲嚎啕痛哭,最后镜头留下军官呆滞的眼神。讽刺的人生。

          初三的那一年有了第一个喜欢的男孩,傻傻的个性里透着一股上进一份努力,那时的班主任按功课成绩排出座位,而作为潜力股的你突然被调到我隔组的旁边,高高的鼻子深邃的五官,这时的我才注意到你。
    
    功课一直不错的人对同类的注意力自然不大,而你拥有着我没有的一切—–像太阳般耀眼的性格,爱运动,打篮球时帅帅的身姿,你不明白天性带点自卑的我除了尚算不错的成绩维持着自己的骄傲别无其他,不敢尝试很多东西害怕失败,所以渐渐欣赏你。
    
    那时的你时常捉拿我,摘掉我的马尾绳弄下我的眼镜然后一个瞬间的跑去顶楼,而我在“无奈”表情下每次的慢慢跟上去。你每周都会打电话给我,一聊就聊很久,无话不说。偶尔你没有打来,我的心便沉了下来。

《论语》里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道”、“义”、“仁”,甚至都直说了“以德报怨,何以报德?”这样的对策,为何我们中国落得如此民风呢?发扬着《论语》精神的反而是一些美国电影。姜文拍的《邪不压正》虽说内涵搞得很复杂,但究竟是“邪不压正”啊,还被看不懂的人挑这挑那。《我不是药神》的内涵真的如它的催泪程度那样高贵吗?医药问题的实情真如电影中呈现的那样简单明了吗?绝不是的,绝不是的,甚至可以评判《我不是药神》遗漏了很大一部分事实,给人造成了很偏颇的印象。可为什么《我不是药神》广受好评呢?还不是因为它剧情的简单。《邪不压正》里蓝先生杀死美国大夫是一件十分敏的行为,但姜文处理的很好,《邪不压正》的剧情比《我不是药神》复杂得多也智慧得多,它在口碑上的劣势只能归结为大多人智力程度所限了。老百姓一般不需要感受悬而未决的冲突,即使正是这类冲突中才包含着“自由”的启迪。老百姓需要的是简单明了,是像徐铮的光头那样的剧情,而不是姜文的那张糙脸般复杂的,难以细数、描述的真相。

导演用一个小孩子的角度来演绎这样一部电影实属聪明。谁没有过童年呢?谁童年没有无穷无尽的好奇心呢?到一个地方探险,和邻居家的小孩子交朋友,背着父母一起做些偷偷摸摸的小机灵而心惊胆战,因为害怕父母责怪偶尔撒谎,因为权威而相信大人无可置疑的话。
孩子之间怎么会有敌人呢?孩子之间又怎么会有阶级呢?如果说孩子之间的斗争只是为了争抢一颗糖而争得面红耳赤,而成年人的斗争动不动就是暴力再赶尽杀绝,那么到底是人性从善必然要到恶还是我们的人性走上了一条错误的道路。
人之初性本善,没有人一生下来就懂得“阶级“,”歧视“这些字眼,倘若成年人让这些美丽的心灵变得浑浊、低级,甚至不堪,那么也就意味着人性的根本崩塌。
孩子的童年应该给与尽可能多的保护。这些保护不仅仅是身体上的,还有也许是来自外部别人告诉你”犹太人不是人,他们很邪恶“的这种心灵攻击。这就需要成年人与孩子们之间更多的沟通,以及时刻审视自己的人生。
希望每个人都拥有无可比拟的快乐童年。

    也许在别人眼里,你是不值一提的,毕业后老师和我说觉得我应该看不上你,然而她们不知道我看到了不一样的你,没有那么多的心机阳光单纯心思细腻又上进的男孩。而后你出乎岂料的考进了重点中学重点班,我的隔壁班,你在电话里开心的说着。

     可是好景不常在,好景不长留。之后发生的种种不像童话故事中的那般美好,我们并没有在一起。

     偶尔大学里我接到了你酒醉后的电话,说着自己的事情,而我却没有耐心听下去,也许是不愿再面对,我没有兑现我的诺言,各自天涯,你删除了我的qq,我没有留你的电话。

      只是间或的几个梦里梦见过你,我想我在你身上划下的那道伤也划到了我自己,我没有很怀念你,只是偶尔很怀念那时勇敢的我。

       我们在电影里看到了自己,找到了自己,然后治愈了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