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却如此沉闷。
我终于和发现了一个好的犹太人,我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冒险家。
我终于够义气一把,虽然没找到爸爸,但是却和你做了一辈子的好朋友,或许我们已经找到你的爸爸了,或许,我死在了我爸爸的手里。
终于弥补了我对你的愧疚,我亲爱的朋友。
电影阐释了一个政治问题,我愚笨,不了解当时的政治环境。看到,最后那扇门,想到了害人终害己。给他人一点活路,也是给自己活路。

打10分。看到某著名沪上影评人评论道,这部电影“因为过于芜杂的线索和链接而显得兵荒马乱”,真是觉得姜文在电影中对影评人的反讽真是一点都不过分。如果看过国外当代的历史叙事类作品,姜文的电影语言已经近乎于直白了,人物背景交代很清楚,人物动机和事件的发展线索也很清晰。唯有蓝青峰和李天然这两个角色是具有复杂的心理动态变化的,其他角色可以说基本上是一眼望到底的。我觉得人们没有真正理解的,是姜文的个人想象,尤其对北京的个人印象主义式的成长者的视角(李天然的视角)给这个电影叙事带来的表面上的不连贯。比如时空拼接(李天然在屋顶上跳跃奔跑,仿佛能在北京城穿梭自由,能一下子从塔楼蹦哒到内务部街,再蹦哒到巧红那里)中的不可能性。而且,电影中出现的北京的风景,多是一种俯视的,光线柔和的胡同大院的屋顶,或者是钟楼视野下的北京,这就是姜文眼中的北京。这个屋顶的视角代表着未成年者我的视角,代表着个人的迷惘,理想的怅惘。个人是成长的,历史的局也越来越大,自我和历史是同一的。如果不能理解这个自我的视角,而仅仅希望找到一般民国历史叙事中俗气的硝烟和英雄主义,那就不能理解姜文。除了这层主观色彩,姜文还将魔鬼藏在细节当中,整体越是主观,细节就更追求真实,所以电影值得慢慢品味,因为细节已经精心打磨过。恐怕现在的主流历史片正好相反,情节表面上精致,实际上空洞乏味,历史细节更为模糊,比最小的俄罗斯套娃的面部模糊的脸还惨。

挺不错的片子,其成功之处,不在节奏、情节或演技,而在于它是一把恰入其分的钥匙,轻松打开了记忆的闸门,大脑皮层深处层层叠叠的青春回忆,散落一地。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是根据爱尔兰新锐作家约翰·伯恩2006年出版的同名小说改编的剧情电影。由马克·赫曼执导,阿沙·巴特菲尔德、维拉·法梅加和鲁伯特·弗兰德等联袂主演。影片于2008年11月7日在美国上映。
  七年前的旧电影了,我昨晚才看。
  我是因为阿沙·巴特菲尔德才搜来看的。自从看了《安德的游戏》这部电影,我的眼睛就离不开阿沙·巴特菲尔德,他那清澈透亮的蓝眼睛是我见过最美丽的,从《穿条纹睡衣的男孩》、《雨果》到《安德的游戏》、《x+y》,他从一个小正太长大到一个大帅哥,演技也逐渐成熟精湛,他的每一个笑容似乎都能瞬间萌化我的心。
  但在《穿条纹睡衣的男孩》里,我似乎更关注剧情的走向。前面一直都没什么,但到了后面当布鲁诺换上条纹囚服、钻进铁丝网,我的心一步步被揪紧。他一直都以8岁小孩子童真、单纯、充满好奇、充满探索的眼睛看周围的世界——集中营被他看成农场,穿着囚服的犹太人被他看成农民,囚服在他眼睛里是条纹睡衣,囚服上的数字是游戏……他还未能理解他父亲的工作是多么反人性、反社会,而他的姐姐,在家庭教师的洗脑下,变得多么激进,对犹太人充满憎恨,把洋娃娃丢弃掉,取而代之的是贴满房间的海报,无法想象她今后将是怎样的人。
  结局伴着一场雨的来临推进。其实我一度怀疑那个犹太小孩会不会因为布鲁诺的撒谎被打而怀恨在心,想要拉布鲁诺进去受罪。我想多了,孩子的世界的确十分单纯,犹太小孩或许早就原谅布鲁诺了,他只是一心想和他一起找爸爸。他们之间的友谊毫无疑问是无比真挚的。
  他们一起走过营房、走过石头路,布鲁诺也许也察觉出了什么,但他当然并没多想,就算想了也不会明白。看到瘦骨嶙峋、穿着囚服的犹太人挤在营房,冒着大雨、踏着泥泞的道路、被士兵喝着赶进毒气室的外室、叫他们脱衣服,布鲁诺不是没有触动的,只是在一个童真的眼睛里、一个从小在保护下长大的孩子的世界里,他那对未知的无畏不是我们能明白的。直到进入毒气室外室,他还以为是为了躲躲雨。
  死亡来临、黑暗来临的一刻,布鲁诺和犹太小孩握紧了手,兴许有点害怕、兴许有点忐忑,但其实他们并不清楚将要面对什么。布鲁诺到最后也不会了解到世界的黑暗的。
  第一次因为一部电影夜不能寐,一闭眼就都是电影结局几幕的场景,只得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闭了又睁,闭了又睁,反反复复。结局对我来说过于沉重了,出乎我的意料。看得揪心的时候一直希望出现转折——士兵发现他长着头发、或者他主动和士兵说他是军官的儿子然后获救什么的,但这没有任何理由发生。转念一想,如果真的获救了,那他日后的成长将会如何?在了解了世界的黑暗后将何以自处?
  童真与黑暗的对比令我久久不能释怀。心想着,这或许是最好的结局了吧,宁愿怀着童真死去,我也不愿他在黑暗里挣扎。

当电影开始,肖斯塔科维奇的音乐响起,我就知道,一场个人浪漫主义瑰丽想象就要开始呼啸而来了。

每个男生的青春日记里,都有那么一两个扎马尾的女孩子,抱着书文文静静的从面前走过,偶尔侧目一笑,便能照亮好几天的心情。其实,就像沈佳宜说的,女神在家里也很邋遢,也有坏脾气起床气,可是这些都无所谓,我们就是义无反顾的喜欢着那个其实是想象中的她。

真的,我要是研究电影的,就以姜文的北洋三部曲为研究对象,大有天地可为。

回忆中幼稚的事情更是不胜枚举:女神和别的男生多说笑了几句,便去马路上飚自行车,对每一辆疾驰而过绝尘而去的汽车竖中指;突发奇想剃了光头,坐上火车去秦皇岛看海,站在沙滩上思绪汹涌如波涛,千言万语化成嘴边一句,真TMD美;和Z同学去东门外的小馆拼酒,一人干了一斤北京醇居然都没醉,没钱了只能悻悻的回实验楼,Z在前面蹭蹭就翻过了大铁门,我一推才发现门没锁,从此一锤定音他没我清醒,其实我转头就横卧在实验台上,睡得像刚辞世的主席。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无心之旅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在那个有湖有塔的园子里,同学们的心气远比小柯高,自以为天降大任,世界因我而变。殊不知,晶莹剔透如冰雕的理想,根本受不了现实阳光的照射,转眼十二年过去了,世界还是那个世界,我们却被世界改造的服服帖帖。理想都象不可回收的垃圾一样被倒在最深最沉的梦境里,实现的只有性幻想。

同龄的男生远不如女生成熟,这是很不幸的现实,所以校园爱情鲜有开花结果的。当年的女神们,如今散落在全球各地,杳无音信,不知道嫁人生子的她们,是否还有窈窕的身材。
可以想象的是,她也会每周推着购物车,站在超市的柜台前,为买里脊肉还是五花肉犹豫不决。

老婆看完这片子,一边感叹,一边回忆细数收到过的情书,临睡了也不好好盖被子,挥着拳头自称是小叛逆。遭到嘲讽之后,还抛出了“相对嫩”:孩儿他爹,我永远比你小啊,所以永远比你嫩,嘻嘻。

还没来得及说一句新婚快乐,我的青春就连影子都看不见了。谨在此,以这篇小评论,献给它曾经的嫩绿和青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