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和九把刀的原著小说在风格上还是有不小的差异,原著没有看过,不予置评。
但这种台湾校园纯爱风格的电影真的不是我爱的调调,从早先的蓝色大门开始,到后来的一页台北,一直都不待见影片中男主角的幼稚偏激沉闷和不可理喻,不能理解他们表达的方式和想问题的思路,这些在这部影片中亦然。

好的电影是多维度和多层次的,哭声一遍看完以后肯定让你一脸懵逼,不知所云,不知道导演要表达什么。自己第一次看完后,马上刷一遍豆瓣长评论,看到各种细节分析,背景论述,对于相关宗教的详尽介绍,感觉大家说的都有一定的道理,但这些碎片化的信息又模糊了电影本身,还是有很多的矛盾点在里面。所以自己又刷了四五遍来看这部电影,嗅出了一些影片的味道。首先,这部电影依旧延续导演之前电影作品的气质,那就是绝望,彻彻底底的绝望。而且深刻的表现了人类在宗教面前的绝望。个人理解,宗教对于个体的意义在于给予人希望及生存的力量。而在影片宗教给我的感觉就像《追击者》里警察给我的感觉差不多,显得那么无能为力。
        剧中人物的设定,主人公所有的努力其实都是徒劳的,与之前导演的片子思路相符。整个故事就是一个随机性的悲剧性事件,钓鱼的比喻充分解释了这一点。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到底谁是守护者谁是恶魔,在我看来根本就没有守护者这个设定,不过是两个鬼怪之间的较力而已,受害者是生是死其实他们本身跟不就不在乎。这种蔑视更加突出影片本身绝望的气质。这样的悲剧其实每天都在上演,只是事不关己我们不在乎而已,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每个人都是恶魔。或者说这个恶魔不过是我们的本性之一。你会发现影片里所有的受害者没有一例是鬼怪直接干掉的,基本上都是人杀人,给我的感觉这就是一个大大的隐喻。

每个人对世界都有自己的理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逻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正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话要说,而每个人都会根据自己的理解和需要只听取自己感兴趣的那部分。

      知道这部电影是在上星期的语文月考卷上,但看过之后很失望,远远没有那篇叫做《唯以永不伤》的观后感来得震撼人心。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外国人肯定没听过中国这句老话。首先,希姆尔身处所谓的“农场”,他会看会听会思考,不至于从头到尾都不明白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可他居然那么轻易就让好友涉险,根本没有考虑过好友的安危。其次,布鲁诺多次偷偷离家,他这样任性妄为,难道就没有想过他的家人发现他不见后会到担心吗?他死了只是他一个人的事,但他母亲和姐姐,甚至他的父亲该会何等悲痛?
       我记得语文试卷上有这样一道题,问“布鲁诺的父亲是集中营的长官,布鲁诺最后却死在了集中营,这算不算恶有恶报?”。我想说的是,什么是恶?什么又是善呢?布鲁诺的父亲开篇是说过这样一句话:“作为一名士兵,不是关乎选择,而是关乎责任。”身处那个时代,那样一个国家,他如果不按照命令去做,如何保全他的家人,如何给他们一个安稳平定的生活?如何,留住布鲁诺眼中单纯的至善至美的世界?那名德国中尉的下场就是最好的证明!这是他的无奈,亦是他的悲哀。这样的人,他或许不是善人,但,他又真正的恶吗?再说布鲁诺,我想没人会认为他是恶人,可他却留在了他和希姆尔永远的八岁。这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时代的错误,凭什么报应在无辜之人的身上!

而对于青春的追忆和怀旧,其实也并没有从本片中得到太多的共鸣,反而是爱杀17这种台湾肥皂偶像剧让我回想起很多曾经的片段。也许,我始终不相信,在现在这个世界上,还会有这么纯情的男生女生,这么长情的校园爱情。

姜文到底想在《邪不压正》讲什么,我不知道,我只讲自己的观后感。孤独,是我看完后的整体感受。电影用大段大段的对话,在冲突和看似日常中凸显出每个人的不被理解。电影最开始是根本一郎和朱潜龙的对话,整个背景下,
只剩下他俩。对话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如何杀死朱潜龙师傅一家。朱潜龙觉得用枪好,根本一郎坚持用刀。结果如何呢?他们各自用自己的方法达到了目的。谁也不用说服谁,谁也不用被谁说服。如果说整部电影都在讲人的孤独,如何去面对这份孤独的答案在电影一开始就给出了答案。关于孤独,除了电影开头,还有两个场景让我印象十分深刻。事实上,是巧红和李天然在钟楼的对话让我突然感受到了孤独。这场戏,巧红在讲述她的血海深仇,对面是同样身负血海深仇的李天然。巧红的前夫劝说她放弃复仇,说时间会化解一切,我以为李天然会反驳她前夫的观点,万万没想到,他轻巧的来了句:对啊。要知道李天然自己也是十多年过去了,也要找灭门师傅一家的人报仇啊,这原本是两个有相似命运的两个人啊,他们同样有天赐大恨,他们同样需要复仇,但李天然却都无法理解巧红,何况旁人。很久以前我就明白,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姜文这次如此决绝的表现了出来,还是震惊了我。李天然和朱潜龙决斗那场戏也让我有同样震撼的感受。李天然和朱潜龙在根本一郎身旁甚至身上打的如火如荼,根本一郎却反复念叨一个人的名字,一个在电影没有露面的人的名字,一个本该来增援他的人。这个对比也是很强烈了,面前两个人激烈的生死决斗在根本一郎面前展开,但是他没有任何兴趣,他只关心来救援他的人。电影看完后,发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正义和逻辑,朱潜龙要反清复明,假设他的身世是正确的,那就是他的正义。李天然和巧红要复仇。蓝青峰要建立新的政权,哪怕需要杀死无辜的洋爸爸……

故事很平淡,大概每个人的青春都能写出一部这样的自传,甚至比起景腾的青春故事更丰富精彩。于是这其实就真是一部温润如水的片子,观众们凭籍它缅怀过往,缅怀纯情,缅怀初恋。
————可我偏不信每个人的青春就真这么美好?为什么我的青春充满低俗肮脏欲望阴暗仇恨?连那场执着的初恋都被情欲所充斥。

我一直在寻找一个理解自己的人,这部电影让我痛苦的意识到这样的人并不存在,同时这部电影又告诉我不需要这样的人。电影最美的时候是李天然在房顶飞奔的时候,自由,浪漫,洒脱,恣意妄为,十分的吸引人。我不需要理解别人,也不需要被别人理解,所以我也可以在房顶裸奔。

当然,我也会想起那个爱了很多年的男孩,想起为了他半夜溜出门去买他爱吃的夜宵送去他家,想起为他哭,为他执着。然后我也在景腾强吻新郎的瞬间有感动的鼻酸。只是这不足以支撑起整部电影对我青春的呼唤,一切背景、一切剧本,太不相似,相去甚远。

这部电影还有很多值得回味的地方,我只讲我想讲的。

电影很一般,对于高分带给我的高期望来说,相当失望。我觉得它和蓝色大门这样许许多多的台湾青春爱情电影没有区别,故事性稍弱,节奏略显缓慢,而如果再在共鸣这一点上对我构不成影响的话,就只是一部普通到不行的清新文艺片而已。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随处风流的风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大概有些人的青春影子,只能去黑暗中探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