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是两出毫不相干的戏,一现代一古装,像是被赖声川硬糅到了一起,硬要在同一舞台上演出,到临了,竟有天衣无缝般的好。
这就是电影版《暗恋桃花源》。它让我忽然就想起朋友送我的那盆花嫁接过的蟹爪兰。蟹爪兰被嫁接在了仙人掌上,看起来并不那么和谐,可开的花却是格外的茂盛、好看。
此为赖声川高明的创意,看完此片后你不得不承认,的确是高家庄的高。两出戏,两班演员,在舞台上彩排,时不时被意外打断,你没唱罢我便登场,你哭我笑,你庄我谐,竟是非常的和谐而有意思。
《暗恋》是一悲剧。一对乱世恋人江滨柳与云之凡在上海话别,相约再见。不料内战爆发,男的去了台湾,从此断了联系。多年后,滨柳绝症,病重时在报上登寻人启事,寻找云之凡,欲见最后一面。终了,旧恋人终得一见,已是尘满面鬓如霜。执手相看泪眼,有语也凝噎——
必赢56net手机版,许我向你看
每夜梦里我总是向你看
在这滚滚红尘心再乱
一转头想你就人间天堂
许我向你看
美好记忆只因为向你看
既然青春是如此短暂
暗恋才如此漫漫的延长
很简单一出戏,因为有了林青霞的表演而生辉。当然台词亦不错。
我以为虽然《暗恋》不错,但它依然是《桃花源》的配角。我更喜欢《桃花源》。
《桃花源》是古装喜剧,可以说非常荒诞。戏中的武陵人老陶不育,妻子跟药店袁老板私通。老陶在极度灰心下就往上游溯河而上,在那里发现一个如梦如诗的桃花源。在桃花源里,他快活似神仙。而当他善良地回来接老婆春花时,才发现原来春花和袁老板已有了孩子,并且为糟糕的生活吵闹不止时,老陶又伤心离去。
说来简单的故事,演来却是非常精彩,喜剧的夸张动作与夸张语言,令人真笑又想哭。说是一个喜剧,却也是悲剧。因为有人说过,悲剧就是把美的东西撕碎了给人看。只是赖声川高明一些,以喜剧的形式表现而已。这让人想起喜剧大师卓别林。夸张的笑脸与形体动作,将生活之丑生活之无奈,表演给观众,总是让人在笑过之后不由心酸。乐极生悲,喜极而泣,或者说悲喜交加,你皆可在剧中见到。
看似两出毫不相干的戏,其实说的是一个主题——爱情。一庄一谐,一静一动,一古一今,无一不是导演的用心,用以诠释爱情到底是什么。可是说来说去,演来演去,终了仍是一声长叹——世上哪有桃花源?
其实导演早就明白结果的。但他需要这个表演的过程,观众亦需要看这个过程。人世间有些事,必须有人表演给人看,你只有看了,或经了,才会明白。而电影,是种艺术,艺术地再现某种事物,更能使人接受,或者更启迪人的心智。让观众在艺术氛围中,接受生活理论,或是研讨生活哲理,是电影导演的义务。
关键是观众的接受与认可。我要说这姓赖的人不赖,一出戏多年仍保持经典水平,常看常新,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我要说,这出戏的创意自然是好,可是戏词更是好。很多精彩的对白,让人过耳不忘——
——江滨柳:有些事情不是你说忘就忘得掉的。
严重自恋的桃花源,那个那个桃花源。——云之凡: 可是你一定要忘记呀!你看我们周围的人,哪一个不是千疮百孔的?
——《暗恋》
——老陶: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忘了忘了好。
——老陶
:这些年来,我发现很多事情,都不像我们所想象的那样,看起来好像走投无路了,可是,只要换一个观点,就可以立刻获得一个新的方向。有的时候,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站在什么地方。这时候,如果用这种方法的话,我觉得比较可以面对自己。
——《桃花源》
严重自恋的桃花源,那个那个桃花源。严重自恋的桃花源,那个那个桃花源。这些戏词单单挑出来也不惊人的,然而在剧情中就凸出味道了,它会听得你频频点头又频频摇头,此时的摇头不是否认,你看了自会懂得。
严重自恋的桃花源,那个那个桃花源。其实最精彩的对白,我以为倒非上面提到的这些,而是《桃花源》中老陶与袁老板及春花三人之间的对话。但凡有心知肚明或心照不宣时,他们就用“这个这个、那个那个、怎么怎么”来代替。哎,这简直绝了,太绝了!都说凡事到了无技巧境界时,留空与留白,就是至高境界了。中文,被用到这份上,我以为真叫无技巧状态了。台上人在表演人生的尴尬,似已无词可用,只得无奈地“这个这个、那个那个、怎么怎么”,台下人却是会心一笑,心也明眼也亮。
此为《桃花源》最好看之处。
可能现实生活中的人,大多心中有个桃花源,只是我们无意识。我们总希望生活美好,爱情美好。而这位赖声川就用这么一出戏,很“阴险”地打破了我们的神话:
严重自恋的桃花源,那个那个桃花源。原本拥有了,眼看着就失去了。我们不甘心,找啊找,哪怕路途遥远,哪怕“缘溪行”。最后我们可能是找到了,但它已面目全非。于是我们悲凉地发现,“时间就这么愉悦地过去了”,原来我们一无所有!
残酷不?当然残酷。仿佛是一出戏,就轻易地颠覆了爱情的美好,摧毁了伊甸园。
而我说,其实也不是,戏,终归是戏,看完了,也便完了,你莫在意。当戏的帷幕拉下时,我们应该拉开窗帘,让阳光洒进来,然后该干嘛还干嘛去。什么这个这个暗恋,什么那个那个桃花源,统统地,嘿嘿,一边去吧。

望远洞24-1埋着12具尸体,11个无辜的受害者,1只瘦骨嶙峋的狗。

严重自恋的桃花源,那个那个桃花源。电影震撼,很多镜头很精彩。尤其是开头的赛车,飙车,比基尼美女,欧美风格的古建筑,让人血脉喷张,立马进入状态。后续的纽约市区的群车镜头,尤其满足我的罪恶感哈哈哈。最后的核潜艇更骚气,从动作效果和飙车戏上来说完美!

严重自恋的桃花源,那个那个桃花源。观《暗恋桃花源》

池英民是一个性无能者,无法勃起。他恨所有漂亮的女人,因为无法与她们交媾。他渴望进入她们,蹂躏她们,听她们喘息、呐喊,却无能为力。他要惩罚她们,耶稣为全人类受难,她们要为他无法勃起的阴茎和无处发泄的性欲赎罪。凿子就是他刚硬无比的阳具,他要用它凿进她们的头颅,让她们痛,让她们哭,看她们求饶,听她们撕心裂肺的哭喊。这还不够,他要把她们像耶稣一样吊起来,放干她们的血,带给他如同性高潮一般的快感。

严重自恋的桃花源,那个那个桃花源。但抛开这些,我出电影院站到电梯里面的时候回忆了下,觉得有点太扯了,部分情节经不起推敲。但是旁边一位大叔说电影垃圾,我不敢苟同。

《另类电影赏析》这是我们学校开的最对泥巴胃口的一门公选课之一。开这门课的老师是刚从川美毕业的研究生,上半学期是开的《当代艺术思潮》听得泥巴口水涟涟,可谓罪过。这次的《另类电影赏析》更是害得泥巴中电影之毒以膏盲了。这次光线“影想.文艺电影”小组选放的《暗恋桃花源》即是泥巴在《另类电影赏析》课上看了之后极力推荐个秀才的。泥巴这是第二次观影的,竟还是不自禁感动的一塌糊涂了。
严重自恋的桃花源,那个那个桃花源。《暗恋桃花源》是由两个看似由的《暗恋》和《桃花源记》两个独立的舞台剧在一个舞台上同时上演所得名的话剧的电影版本。其实由泥巴看来真正的主线是由那个貌似疯癫的女人寻找那个她幻像中的“刘子冀”所贯穿而成的《暗恋桃花源》。
首先‘暗恋’这个词在现在这个语境里是说甲在乙不知情的情况下爱上了乙,而在这个剧本里的暗恋是说甲和乙在上个世纪民国三十七年热恋,而由于战乱而离别,之后的四十年双方在各自的婚姻生活里都在一直暗暗爱恋着对方。直到,男方在病入膏盲后登报寻找女方后方才重逢的一个正剧。而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则被导演改编成一个三角恋的荒诞讽刺的后现代舞台剧。说是渔夫陶因为生理问题不能生孩子而使得老婆与袁老板有私情,逼上桃花源。后来渔夫陶因思恋妻子而出桃花源,想带妻子一起回桃花源时,看到妻子和袁老板已经结婚生子被生活的油盐柴米弄的狼狈糟蹋的情景时,已成外人的渔夫陶独自一人想再回桃花源已经找不到路了。
首先好玩的是两个看似不相干的两个舞台剧,在同一个时间的同一个舞台上一起上演,并且双方的台词还能在全剧的高潮时共用。这已经是很后现代的表达了,但是这两个舞台剧的表现手法与剧本本身的关系却也离奇而自然。《暗恋》相对《桃花源记》来说是一个现代故事,但是其运用的是正剧这个很是形成已久的手法来演绎的。而《桃花源记》呢,正好相反是用很当代的表现手法来演绎这个古老的传说。其次有李立群,林青霞,金士杰,顾宝明等倾情加盟,集体即兴创作了这出电影更是精彩了得。
出场在那间昏暗的剧场过道里,通过冲玻璃透过来的光只能看到一个个光线剪切的人影轮廓。标准的文艺片出场模式,与电影结束时又在同样的过道同样的光线下演员清晰的木然表情,首尾呼应浑然天成,杜可风摄影的风格在这个早期执手的作品端倪,片里还有很多镜头都相当不错,如从后面透过舞台布景拍舞台上的人,如同皮影一般的效果恰到好处的表达了两个舞台剧在同一个舞台上排练的感觉。当然也有不足之处,比如踢石头道具和表现那个导演在台下说感觉不对的时候,就觉得有点生硬的嫌疑。至于导演兼编剧的赖声川的厉害,泥巴在这里就不用多嘴了。厉害的了得,超乎泥巴的想像,无论与剧情还是所要表达的所以然,他都丢给我们一个貌似的主题,寻找归宿。其实不然,他只是把人类一个一直做从事的一个命题用剧场的手段抖落了一点点水面的冰山,不过就算那只是一点点角尖,但其本质上已经是冰了。一个桃花源一个暗恋,表达了这个时代,也可以指代人类任何文明时代,寻找镜子的完美的自己最终迷失自己的画圈圈的太极图样。
而我们看到的那个疯女人不过是所有舞台上的角色的合成版本,由个个不同的性格侧面,人格缺陷所合成的巨大矛盾体,总觉得我们能平衡各种对立的欲求,以到达理想中的桃花源,过上“放轻松”的白衣飘飘的无所求的生存的境界。所以我们都在云之凡、江滨柳所暗恋的“桃花源”所指代其本身的理想状态的“在平凡空间漂浮的云朵,在江滨静守落寞的垂岸的柳树”。我们先浅显的分析一下‘云’和‘柳’的意象表指。云,物理解释就是:一种水汽的汽化遭遇尘埃的可见状态,介于水汽和水珠之间的尴尬状态,而这种状态就是尘埃这个万物的最终与最初存在形态的媒介所搓成。而其空间状态解释介于地表与太空之间的游离者,即我们本身的社会状态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永远的中间层次。既有这样的陶氏归隐田园说,闲云野鹤型。闲,乃第一触感,漂离无定,被风所制动。随风而行,即其闲是在放弃自主行动权利的气体条件下所赋予的,这本身就是悖论了放弃了自主行动权利的自由的定义就是一个空鞘。所以我们自始自终所追求的自由确实最终被别人推着走有如在被推着轮椅上的我们看风景的感觉,所以导演在轮椅上所停留的时间相对来说是很多的。其次柳树于江滨,首先给人是静默清秀。在日夜奔流不息的江水前木然而忘。仿佛毫无感情的守望者时间的流逝梦境一般。所以开场云之凡说:“这雨后的上海这么静,”江滨柳就答道:“仿佛梦中的景象”而这梦中的景象其实就是其‘云’和‘柳’自身在理想中的倒影。他们最后在各自现实的四十年的尘世生活中所铭记那夜的景象,最后在江滨柳病人膏盲时所再次显影时,云之凡已经接受不了江滨柳只说不做的空想共产主义的状态,而甩袖而去,就如一朵曾经无意中漂过江滨一棵静穆的柳树的头顶时一阵阵雨滋润了他,之后被风无奈的带去了其他地方,开始了宿命的生活,并一直保存了这份偶然的甜蜜悲情。不断的被现实的芝麻事儿发白的头发和修改着那次梦境般的偶然。在这个意义上说,也许开场的在上海的那段偶遇就如牡丹亭的杜丽娘和秀才的梦中云雨。本不是现实存在的,而从此被记忆改头换面变成了铁铮铮事实来反复放映。所以当他们在病房所谓的刻意的重逢时。一切都已经变味,不再是被记忆修改的模样,而怅然若失。
就如袁老板和春花在渔夫陶所出走前那个伟大的抱负一般,一经过现实柴米油盐所点点滴滴的摩擦后,变得不堪入目,却也已经习以为常了,那个伟大的抱负被尿布和耳光所代替。孩子的哭声依然那般真切,沉睡在桃花源的梦中多时的渔夫陶却已在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成为正真的局外人。却也如被惊醒的梦中人再也不能睡去,回不到梦里桃花源了,最终迷茫而不知所终。只有那疯女人寻找刘子冀的喊声依旧,仿佛导演在个中找了很多貌似的希望,开始把负责道具的顺子,其次江滨柳,再次负责剧场的管理员等等,不断的余姚代替那个刘子冀。不断的被否认和遗弃,最后在不停的旋转的舞台形体了渐渐昏厥,亦步亦趋的走向绝望,仿佛那个南阳界的桃树下的酸辣时光已经最终成为在春花和袁老板意识里死去的渔夫陶,以不断的烧纸钱一弥补内心的的愧疚,给自己的”抱负”一个交代。所以疯女人也在抛散这同样的纸钱来为自己幻象中那个南阳人士的“桃花源梦”一个无奈的交代。
其实,我们寻找的是我们就是一群戴着望远镜寻找自己的镜像的湖边孔雀,当水被搅乱后看到那个十分扭曲的自己时,怎么以不愿意相信那就是自己一生寻找自己完美的存在状态。而不断的分裂自己,分头证明有个自己去过的桃花源在我们回不去的地方等待着,那个疯女人也就是整个舞台的镜像,一直从晋太原找到公元2007年的此时那个寻找桃花源刘子冀,而未果。但永远不会放弃,无论空想主义的江滨柳还是现实主义的云之凡,或是单纯钝化的护士,或是完美主义的导演、苦水自咽的江太太。都在找一直不在场状态而又无处不在南阳人士刘子冀,这个人类终极级社会的寻找者,这个寻找袁老板和春花的从现实琐碎生活抽离出来的桃花源子民的刘子冀,即是这个剧场始终的旁观者,人类集体无意识的镜像即电影的观众————我们自己。

变态杀人犯池英民已经不是第一次犯案,之前就在望远洞残忍地杀害了3名女性受害者,因证据不足被释放了。池英民变换作案方法,杀害了独居的建筑设计师朴先生,将朴先生带有宽大前院的宅邸作为作案地点。他将应召女郎带到这里,封锁所有门窗,用钢锤将凿子凿进应召女的头骨,把她们的尸体埋在前院,朴先生的狗饥饿难耐,竟然将尸体刨出来果腹,残肢断臂曝露在庭院。

剧情很扯,但让人血脉喷张的情节和动作不就需要扯的剧情来做框架吗?这种类型的美国大片哪有不扯的,还有那些据说大部分真实镜头的飙车戏,都值得超高的票房。

池英民刻意选择了应召女作为迫害对象,他会问她们有没有活下去的理由,只是为了确认有没有人会不顾一切、破釜沉舟的追寻她们。因为池英民知道,执法人员正忙着保护惺惺作态、讨好选民的政府官员,无暇追击他这个有着恶劣前科的变态杀人嫌疑犯。

总的来说,有瑕疵,瑕不掩瑜,深度一般,内涵一般,但作为减压,让人高潮的视觉盛宴基本可以打90分。

但是,一个曾经的黑警、现在的皮条客却意外地成为了追击者。
忠浩手下的应召女接连失踪,认为她们都被拐卖了。忠浩偶然发现应召女都是在服务手机号码4885的客人之后失踪的,而这时,感冒的美珍硬被忠浩安排给了这位客人。忠浩电话告知美珍,让她借机逃跑,打电话告诉自己具体地址。忠浩迫不及待地赶往望远洞营救美珍,但是手机没有信号迟迟联系不到,也无法得知具体地址。

© 本文版权归作者  Castiel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池英民就是4885号客人。美珍只剩白色内衣,手脚被捆在一起,蜷缩在浴室。池英民裸着身体,只穿着白色内裤,手提黑色的工具包走进浴室。他奋力地要将凿子凿进美珍的头骨,但一次次都被美珍扭动的身体躲过了。作案过程被一对找寻朴先生的老年夫妇打断了,池英民用铁锤杀死了他们,拖到浴室,自己匆匆离开了现场。

意外的车祸让忠浩与池英民相遇了,两人双双被警察逮捕,对池英民的审判仿佛即将到来。池英民向警方承认了自己杀人,但却不肯坦白埋尸地点。警方被池英民耍的团团转,找不到犯罪证据和埋尸地点,只有口供、没有物证,拘留时间超过12小时,检察官要求警局释放池英民,并拘捕殴打池英民的忠浩。

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主要人物就要在街角的杂货铺交汇了。美珍挣脱了绳索,逃离浴室来到街角的杂货铺求救,老板娘立刻报了警;池英民回到案发地点收拾残局,顺路到杂货铺买烟;女警追踪池英民而来,为了不惊动嫌疑犯守在门外;忠浩摆脱了警察的拘捕,奔向了望远洞。此时此刻,人性与理智已被凿击了千百次,仿佛最终迎来一缕曙光——美珍就要得救了。但是,美珍还是被锤杀了,满屋的鲜血,遍地流淌。池英民割下了美珍的头颅,带到朴宅,放在了鱼缸里。

美珍本应得救的。但接警的警察在警车里呼呼大睡,屋外的女警完全没有察觉两起杀人案件正在发生,狂奔的忠浩没有接到美珍的电话。

一切都像一出荒诞剧,承认杀人的嫌疑犯要被无罪释放,急于破案殴打嫌疑人的追击者要被拘捕。公民让渡个人权利成立国家,国家组建暴力机构惩治罪犯,维护社会秩序。为了防范公民权利被公职机关肆意践踏,我们又设立了监察机构。但是,公民权利保障与社会秩序维护之间的平衡难以把控,一切源于人性的贪婪与恋权,公职人员不作为、乱作为,依照个人利益解读和使用公民赋予的公共权力,人们所能坚持的就是程序正义。从这一点看,辛普森案并不是美国司法体系的黑点,而恰恰是美国司法维护程序正义、保障公民权利的典型案例,向人类宣示,公民的权利不会被肆意践踏,拥有雄厚资源的公共机关不能在司法程序下随意损害公民权利。

理想主义存在于道德规范和行为手册中,尽职履责只是及格分。但现实世界中,尽职履责已是满分,一切超预期的行为都是加分项,书中的理想与客观的现实交叉对峙。

这世界不完美,但可以更美好。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冰块先森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