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海角七号开始,每年都会有一部台湾电影给我们带来惊喜,在我的印象中,台湾电影尤其是青春电影拥有无可匹敌的清新范儿,既没有小资的做作,也没有偶像剧的矫揉,干净的就像那段时光一样。
去看那些年的时候发现电影院里的人并不多,观众构成也很简单,除了像我这样年纪虽然不大的,但已经是处于青春期尾巴的80后之外,就是穿着高中校服的小朋友们,坐在我后面的一对高中生情侣直到电影开始前还在讨论下周的化学和生物期末考试。
一小时四十分钟的电影就像一列开回到过去的火车,曾经青春的细节就像窗外的风景一样呼啸而过,让坐在火车中的人唏嘘不已,原来太阳从窗前升起又落下的时候,我们的青春正在无可挽回的逝去。
除了校门口的教官、教室里的国父像、毕业后的垦丁之旅等等这些台湾学生的标志符号之外,整部电影几乎可以替换为任何一个人的青春纪念册。
品学兼优又美丽的女生,还有她身旁比配的长相平平的闺蜜,不爱读书又很热血的男生,爱搞怪的男生,爱打篮球的男生,还有那个“每个故事里都有会有的胖子”,谁的青春里没有这样一群好朋友呢?这些青春的面庞让那段回忆变得五彩斑斓。
然后不出意外,美丽的女生开始和热血的男生开始了暧昧,青春期的暧昧总是美好的,喜欢的人会不自觉的发着光,男生努力学习是为了能和她打无聊的小赌,晚上留校是为了能和她一起读书,女生也会不自觉地变得热血,从前乖乖女开始顶撞教官然后和一群“坏学生”受罚。毕业了,大家坐在海边聊梦想,男生想要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起码要这世界因为自己有一点点不一样,而这世界,是女孩的心。
然后高考后两人进入了不同的大学,他们约会了,他们吵架了,他们分手了。
最后她结婚了,新郎不是他。
如果不是因为男孩害怕被拒绝,也许便不会有这么遗憾的结局。
如果不是因为女孩担心在一起之后男孩便不再这么喜欢她,那么也许我们看到的是另一个浪漫美好或者分分合合的故事,而这些故事每天都在我们身边不断上演。
有人批评九把刀只是用一系列画面穿起了整部电影,但其实每个人的青春不也正是由这些画面穿起来的吗?看电影每一个会感动的人,一定是因为想到了自己生命中的某个画面,想起了属于你的柯景腾,想起了属于你的沈佳宜。
想起了如果有机会如再来一次的话,你会不会对你的沈佳宜说,我现在就想听答案。
想起了如果有机会如再来一次的话,你会不会在雨中追上你的柯景腾,挽回那段岌岌可危的感情。
想起了如果有机会如再来一次的话,你是不是不用再羡慕平行时空中的那个自己,勇敢的和当初喜欢的人在一起。
只是这些都不可能了,青春电影就是这么残忍,它带你回到过去却无力改变遗憾,它不断唤起了美好的记忆抵抗衰老,却又不断提醒着我们青春一去不复返。
但无需伤感,也不用后悔,正如那句广为流传的话一样——”如果当初多做对几道题多拿几分,也许现在身边又是另一群人,上演着另一段精彩的故事。所以高考的魅力不在于如愿以偿,而在于阴差阳错。”其实青春也一样。
我想每个看过电影的人可能都会记的沈佳宜和柯景腾的那段简单但含义深刻的对白:
沈佳宜:谢谢你喜欢我。
柯景腾:我也很喜欢当年那个喜欢你的我。
就是这样,只有遗憾,没有后悔。没有浪费的青春,只有回不去的时光。

姜文这次还是由着自己性子做了一份“文思豆腐”,而且是加了姜氏猛料的“黑色文思豆腐”,吃惯了大鱼大肉的食客一看,就他妈一碗豆腐,不辣不酸不咸,没肉没鱼没海鲜,我他妈到底吃了些啥?还卖那么贵?吃惯了小清新素食的食客一看,一点也不清新,还卖那么贵?平时吃的讲究的食客一看,卧槽,文思豆腐,黑色的?这不胡闹么?!至于为啥会有争议,是因为这里面吃了“让子弹飞”这桌子大鱼大肉的食客特别多,他们以为姜文就该做这种菜,殊不知之前姜文就是做“黑豆腐”的专业户,比如太阳照常升起这一碗,既黑又弯弯绕绕,比邪不压正黑多了,但这并不影响好这一口的食客来回品味。他为啥做黑豆腐?他妈鬼子来了这么好吃的菜,让上桌么?

    看了一大半的时候仍然觉得这部电影无法超越十年前的蓝色大门,无法复制当年的张士豪和孟克柔,但最后的十分钟,那个当年的女孩披上纯白的婚纱,挽着新郎幸福安心地踏上红毯的时候,当新郎说要吻新娘必须先同样地吻新郎,而柯景藤第一个冲上去的时候,当电影开始把过往种种画面与那个虚无绵长却无限深情的吻间插播放的时候,我想,这是属于两个年纪却同样动人的故事。
    看蓝色大门的时候18岁,那个骑着单车在马路上如风徜徉的画面不断撩动着我的单车情结,那些在国中发生的事情还是让人如此熟悉亲切,“喂,我叫张士豪,o型,天蝎座,游泳队,吉他社”这几句简单的台词至今还能脱口而出,那部电影最后的时间停留在了十八岁,张士豪和孟克柔一如最初的样子,骑着单车一前一后,然后是孟克柔干净的声线在旁白:
    小士,看着你的花衬衫飘远,我在想……
一年后三年后五年后,我会变成什么样子呢?由于,你善良,开朗又自在,你应该会更帅吧
…于是,我似乎看到多年以后,你站在一扇蓝色的大门前,下午三点钟的阳光……你仍有几颗青春痘。你笑着
……我跑向你,问你“好不好?”。你点点头。
三年五年以后,甚至更久、更久以后,我们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呢?是体育老师,还是我妈?虽然,我闭着眼睛也看不见自己,但是我却可以看见你……
那颗越过了蓝色大门的苹果,没有浪费的青春。    然后影片就此打住,于是我只记住一头短发表情倔强的的孟克柔,以及笑起来有就让人只看到酒窝的穿花衬衣的张世豪。生命停留在最美好的时刻,不再前行,没有后来让人无可奈何的成熟,没有后来在现实生活中蹉跎之后疲惫的模样,没有他们十年后的无奈再见,就像悬在半空透明易碎的水晶球一样稀有的美好。这是属于18岁的电影,只属于。
    然后是那些年,此时的自己已经22岁,不过三年时间,但已经告别大学,更告别了遥远的高中,半只脚在社会半只脚停留在校园,所以。电影前面所铺陈的国中的细碎画面已经让我陌生,那些只属于少年少女的羞赧,鲁莽,冲动,真挚,还有美好,都渐渐褪色于生命的画布,再见只能惘叹和回忆,它们不再是日常熟悉的场景了,那种隔着一层的感觉让人无法找到看蓝色大门时的强烈共鸣的感觉,而终于在最后20分钟,那段拍尽人生真谛的无奈地婚礼还是打动了我,人生来到了下一个阶段才会格外体会到那些历经青春之后难以言喻的苦涩阵痛,18岁的时候天不怕地不怕,自以为是的俯视着广尞世界,不过几年光阴,再回头看的时候,已然换成一种惶惑的姿态,因为有太多残缺和不完美,而那才是真实生活的写照,而那才厚重了我们的原来轻柔的生命。
那颗越过了蓝色大门的苹果,没有浪费的青春。    所以,18岁的时候看蓝色大门,22或者25岁的时候看那些年,也许能感受到更多,于是30岁,40岁的时候,又有怎样的感动与回想等待着我们呢?

       有关二战的电影总是大赚眼泪,《美丽人生》,《辛德勒的名单》,《钢琴师》……更别提加上天真的孩子。
那颗越过了蓝色大门的苹果,没有浪费的青春。那颗越过了蓝色大门的苹果,没有浪费的青春。       但我从这一电影部里读到了和《东京审判》相似的感觉。凡是战争,便没有胜者。战后的日本国民在影片中疯狂,迷惘;战争中的德国国民也是同样面临着灵魂的拷问。
那颗越过了蓝色大门的苹果,没有浪费的青春。       德国人的信仰很大一部分来自他们对希特勒的疯狂崇拜,像极了文革时期我国人民对毛泽东的情感。军官们穿上军服,便是信仰。可普通民众该如何认识这一点呢?洗脑。儿童接受的教育是伟大的祖国受到了犹太人的挑衅,他们的教科书上把犹太人聪明的商战演变成了一场对日耳曼民族的侵略。愤怒的德国人民和军官们手牵手心连心,共同创造一个没有犹太人的美好世界。,
那颗越过了蓝色大门的苹果,没有浪费的青春。      可是人性是无法被篡改的。影片的成功之处在于导演没有局限于罪恶与童真,他还诠释了“救赎”“醒悟”的成分。Bruno的母亲是这方面的典例。她起初不知道丈夫是在干什么,到和所有人一样对犹太人抱有成见,再到精神恍惚不敢直视自己民族的罪行。焚尸炉上空飘着的黑烟便是她救赎的开始。她坐在儿子的秋千上转着圈,她的头发很久没有精心打理过,她与军官丈夫争吵,她检查家教给儿女的教材……当她坐在轮胎秋千上旋转之时,她一定想起了曾经的犹太仆人Pavel,是他做了这个秋千,是他帮儿子治疗伤口,而伤害他的人是丈夫的父亲……她什么都不能做,她只能逃离,只能把这道伤口永远埋在心中。
        姐姐Gretel是典型的被洗脑的年轻人。她把青春与朝气发挥在床头一张张希特勒的海报中。不过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么做。这是潮流?是社会风尚?影片只是很模糊地交代了她的疑惑,可她会不会继承这份父辈的“理想”?她看起来比12岁成熟得多,她成长在身边的所有人把犹太人不当人看随意殴打呵斥的年代,日后的她,或许会像她的母亲一般,悔恨交加,永远没有旧事重提之说。
        影片中的每一个人都是悲剧。时代背景下的每一个人都是悲剧。Bruno敢于向Shmuel道歉,Shmuel也愿意继续与Brumo做朋友。多么简单的理由,孩子需要朋友。德国人杀死了犹太人,可杀不死真情。
        Bruno和他的奶奶在天堂会为集中营内无辜的生命祈祷的。

那颗越过了蓝色大门的苹果,没有浪费的青春。© 本文版权归作者  霍跃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