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片子的小说真是如雷贯耳,可惜没看过,所以想说先看个电影版的。
    故事情节是一如既往,日本片的扭曲,暧昧不明。几个性爱镜头还是可圈可点的,和A片有的一拼。
    此故事的中心思想就是一男人生来拯救其身边不幸的女人们,死去朋友的女朋友,这位女朋友的心理辅导老师,这一段最绝,有点冥冥之中,又有点意料之外,我想这片子不会怕的这么俗套吧,没想结果的确如此。不过还好最终他也顺利完成任务,回到了爱他的女人身边。

图片 1

1、书里李玉莲为了假离婚生了二胎,电影里流产

       此间有一类作品,观赏它们最好的方式就是停留上纸上,想要将之影像化都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典型如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意识流的宏大史诗令多少大师敬而远之,唯有今年去世的拉乌·鲁兹在1999年集合大西洋两岸一众巨星将其搬上银幕,但效果一般,今天对于那部影片提及甚少。在东方,则有村上春树,作为一位不乏好作品的作家,实现影像化的作品寥寥。因而陈英雄以外国人的身份入主日影,接下的就是一个烫手山芋。

图片 2

2、书里李玉莲不仅仅是被请喝茶,而是被拘留了

   《挪》并非最典型的村上作品,却是传播量最大的。因此,陈英雄此番翻拍,除了面临如何更好的呈现村上笔下的世界,更要承担一旦砸锅,迎接无数口水的风险。影片立项之初,村上本人对陈英雄信心满满,放心交其以大任,也让包括本人在内的广大挪粉一路欢欣。知道看完全片,才发觉这根本就不是村上的森林,而是被陈英雄开垦了几多、改头换面的森林。也就明白之前威尼斯电影节、日本本土上映时滚滚差评的缘由了。

1.总票房 : 6511.7w,算是差强人意吧 2.全片没有啥大场面 :
敌我双方长镜头对攻、戚家军的几种阵式详细体现…… 3.明朝那些事儿 :
提戚继光,你咋没提张居正呢?没有张居正在朝廷的和稀泥,哪里来的军饷给你嚯嚯呢?自己跑去募兵这等忤逆犯上的事怎会平安无事呢?
4.倭寇到底是哪里来的 :
戚继光防守的宁波、绍兴、台州三郡,这都是内陆地区!……这是个历史有争议的呵呵问题

3、书里弟弟李英勇没有一口回绝掉帮李玉莲杀人的事情,而是说等他三天,结果三天后跑路了

    陈英雄对几乎每个人物都动了手脚,在原著的选取上更是删减其上。木月开场没几分钟就直接挂掉,永泽和初美的关系,最后玲子要求和渡边做爱等等情节,要是没有小说准会感觉莫名其妙。导演改变文学作品,不求面面相似,可以有自己的风味融入,但陈英雄的做法无疑显得过于简单粗暴。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困惑的浪漫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4、书里李玉莲找卖猪肉老胡杀人有两次

    事实上,改变村上的作品难度确实不小,几乎难以影像化的标志性的比喻、象征手法,另一方面,其中的“我”都是游离在社会边缘的人物,少有情感的外露,对演员的要求也相当高。具体到此,不希望陈英雄立体这片森林,但至少不允许忽略最重要的点—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只是作为生的一部分而存在。故事发生在六七十年代之交,渡边仿佛与这个时代没有任何交集,独自经历迷惘、沉重、不安,摸索属于自己的“生”。在影片里,这一点居然没有任何涉及,不知是不小心的遗落,还是知难而退的放弃。

5、李雪莲和赵大头的感情发展线,电影里没有演

    没了主心骨,整部电影瞬间滑向与小说完全不同的一个方向。大片大片的鲜绿、洁白的雪、徐徐的清风,画面上无可挑剔,小清新的风情四射。屡试不爽的大特写,动不动就冒出几句深沉的对白,到了结尾渡边在海边的岩石上放声哭喊,剧力早已一泻千里,突如其来的高潮反而看得人如坐针毡。

6、书里李玉莲连续告状了二十年,电影里是连续告状十年,可能不想让范冰冰头发变白吧

    导演的疲软顺带导致演员的不给力,从《巴别塔》里走出的国际女星菊地凛子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顶着一张大老脸,装18岁少女,简直让人吐槽无力;松山健一始终游离在外,什么“读了原著三遍”全是鬼话;日美混血的水原希子从模特界跨境,但这样的片子作为她征战影坛的起点显然太憋屈了。

7、书里李玉莲的短发是第一次决定告状时剪的,而不是电影里十年之后剪的

    即便出现了各种脱线,陈导招牌的“诗意剪辑”还是展现的恰如其分,特别是直子和渡边在林间散步一段,一镜直落。中段玲子弹奏吉他《挪威的森林》,昏黄的灯光,慵懒的曲调,氛围的营依旧可以看出导演不俗的品味,只可惜这些纯属导演自我的展示,和改编无关。
  
    

8、郑众让李玉莲写保证书不是在大马路上,而是马文彬特意摆了个饭局请李玉莲吃饭的时候提的

9、书里李玉莲没有开过卖牛骨汤的小餐馆
 
10、书里告诉李玉莲她前夫秦玉河的死讯的人不是县里的领导,而是他们两个人的儿子

11、李玉莲寻死的地方不是果园,而是桃花林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玲儿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