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棋牌游戏平台 ,整日忙于俗务,买了已有些时日的〈东京审判〉也一直被束之高阁。昨日清点新片才发现这一事实,让一直满脑子“抗日”念头的我顿时惭愧得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暂且将其算作过失,那么速速看之或许是最好的弥补方式。
 
    画面的初始展示的是日本被炸后的狼籍与衰顿,以一种悲悯的视角来覆盖所有饱受战争迫害的生命,包括侵略国的和被侵略国的。但吸引我的首先是来自梅汝傲的旁白,那么清晰、沉稳、理性,却也充满毫不张扬但饱满的情感。观众的情绪之所以很快会被导引到影片中,除画面外,可以说,此旁白贯穿始终,亦功不可没。
 
    情节慎重而毫不犹豫地推进着,影片不断地以黑屏来转换着镜头,凝重、坚定,也喻示着梅妆傲的义无返顾。
 
    艾青说:“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那么在这两个小时中,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人类历史上惨绝人寰的侵略事实与否认事实的无耻第无数次地气愤与胆寒。
 
    数年前,因求学而往复穿梭,当宁静的夜晚,火车隆隆地驶过松花江畔,松花江上是倒映的星空与街灯,而多年前被铁蹄欺凌玷污的江水,在暗夜里广阔而平静地流淌。此刻,美丽的松花江那么恬静、那么优雅,松花江上仿佛不曾有过伤痕,不曾有过怒涛,也不曾有过被铁蹄驱赶得背井离乡的漂泊者思念而悲痛的灵魂。但无可否认,有时,平静其实并不意味着忘记,而是一种浩瀚而包容的情怀。
 
    影片中的表达是:除了灵魂已失控者外,所有的人都在反省,尽管因阶级、国度及认知所限而导致程度各有深浅。反省是人类最宝贵也最难为的品性之一,一时的反省在任何人的脑海中都曾闪回,但持之以恒的反省,哪怕是对即定事实的反省,却没有几个人可以坚定不移地执行下去。
 
    如果战后几十年里,所有的人一直坚持着这种反省,那么,日本的军国主义为何抬头?右翼势力为何张牙舞爪?跨越国境的合理索赔为何一败再败?战犯的灵牌又为何在靖国神社受人参拜?而国内若可一直保持警醒与清醒,那么所有所有诸如“在旅游景点穿日军军装拍照”“以玩乐忽视的态度戴日本军帽”“明星军旗装事件”“身为中国人却非日语不说”之类的事件也都不会发生。
 
    实际上,包括导演在内,许多人对于如今的事实都看得很清楚,不容乐观。就如同在一切终于尘埃落定,影片以梅汝傲的话外音“我尽力了”结束了那场旷日持久的审判之后,于片尾出现的几条字幕,它们仍旧以最沉重的笔墨提示着现实的严峻。
必赢56net手机版 , 
必赢app下载 ,    严峻到彼国欲卷土重来的野心勃勃的昭然若揭与此国大幅度的忘却与背叛的由表及里。并有几许震惊:
 
    震惊之一:此片在拍摄的过程中,各国的演员,甚至包括日本演员,都毫不犹豫地应下了片约,而担心影响自己的日本市场而婉拒片约,甚至逃避与导演见面的恰恰就是我们97年后,心肝宝贝似的搂到怀里的自己人——香港演员!
 
    震惊之二:身携如此意义的电影,步履竟如此艰难绝伦,几近夭折。制片人竟说跑就跑,毫无责任感可言,最终,导演不得不自嘲四大傻——炒房炒成房东,自己也成为投资商、制片人,以维持电影的进度。
 
    震惊之三:港台及国外的演员都可以理解导演拍摄此片时的难处,而对自己的酬金支付暂缓表示理解。站在门外排队等着闹着发晌的恰恰又是我们内地的某些老演员们。
 
    震惊之四:一部电影的拍摄,不仅仅为大家献上精神上的食粮,其拍摄过程竟也尴尬地为大家揭开了这样那样的丑陋与不堪。
 
    是不是我们自身也需恶者归罪,善者沧桑呢?
 
    无语……只能在此,向导演,向所有出演这部电影的演员,尤其是由于环境原因,自身发展与日本市场息息相关的港台演员,以及所有的工作人员致以最大的敬意,是他们为我们的记忆添上了虽非浓墨重彩,却不可磨灭的一笔财富。
 
    诚然,做为一名观影者,尽管感觉演员的演技都无可挑剔,但还是遗憾《东京审判》存在着这样那样的不足。比如朱孝天与林熙蕾爱情这条线在影片中的多余与漂移,仿佛一块赘肉,留着的确有碍观瞻,割掉或弱化才是硬道理。不然,经常看得正激昂的时候,情绪一下子就被这条软线融化,再激昂,再融化,将电影节奏弹拨得很是莫名其妙。
 
    另外,溥仪的扮演者似乎也未得精髓,尽管命运多舛,其也是王者出身,而此位演员却将溥仪演绎得颇为市井而激进,让人觉得滑稽而无所适从。相反,那个小偷却是表演得很出彩,生动。
 
    但同时,做为一名中国人,我可以原谅电影的一切不完美。一切的不完美都源于形式,形式的弥补相对较易,不易的是保住精神这无可替代的支撑与提醒。时间会带走一切,带走伤痛,也带走记忆。若没有这些支撑与提醒,我们及我们的后代将如何首先在精神上坚守这神圣而广袤的国土?
 
    审判虽在60年前就已结束,但我们都知道,审判的终极依旧未至。只有这样的影片越多,这样的了解越多,我们就越容易反省,越容易清醒,也越容易客观,摒弃一味的谩骂与仅能燃烧自己却无法照亮别人的狭隘之火,并从自身之崛起找寻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

笑点很多,李雪莲请杀猪的刘桦帮忙杀人的杀人名单、王公道说李雪莲是小白菜窦娥潘金莲三人附体告状难缠、承包果园的范伟要李雪莲到对头的果园上吊…影院在看的都是哄堂大笑。
但笑过之后值得深思的是为什么一件小事最后变成了各级政府人人避之不及的社会性大事,政府对民众诉求的层层推诿在影片里都反映了一些当下社会现状……
故事好也讲的好,方圆形式表现很新颖,演员表达的也很到位,范爷的李雪莲看过后让我觉得她就是个受了冤屈想告状的农村妇女。
BGM我喜欢,另感叹下咱江西婺源风景真是好啊!!!

无论是叙事重点上,逻辑上表达上思想观念上,整部电影都是乱七八糟错漏百出,导演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该表达什么,怎一个“烂”字了得,是大烂特烂,完全可以当搞笑片看。

陈英雄将《挪威的森林》搬上银幕的困难,不仅仅在于村上这部“私人性质”的代表作之难以处理(且是在两个小时的电影而不是电视剧中),还在于陈英雄的一贯风格:这种貌似一团和气的清新暖调,首先要大刀阔斧的,便是村上,或者说一切处理“青春”这一主题的作品首先要直面的芒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hawyoo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影片对于东京审判几乎所有的重要议题全都一带而过,反而把重头戏放在梅汝璈法官如何为了中国的“面子和尊严”争取座位排名,如何跟其它法官斗争进行“内耗”上,这个安排十分莫名。这个情节设置的意义何在?证明西方人的傲慢,他们完全无视亚洲人的感想,无视中国的深重苦难吗?这给我一种感觉,导演仿佛想帮日本人证明“东京审判是一场由傲慢的白种人主导,欺压黄种人的不公平的审判”。

不过,陈英雄恐怕不太同意“青春”的主题归属,用他自己的话说,这部作品“首先是个爱情故事”,这本来没有什么问题——有哪一部所谓的“青春片”不涉及“爱”、又有哪一部“爱情片”没有折射出青春的流光溢彩呢?更深层的原因还在于,爱作为灵魂的出口,正如青春之于少年一样,是探出自身的壳,与外面的世界接触与碰撞的过程,这是患得患失的,也是踌躇不安的,既不乏对未知风景的朦胧憧憬,同样怀有对命定结局的隐秘彷徨。

对中国检察官的刻画几乎为零,还没有街头骂“中国人滚出去”的日本醉鬼来得印象深刻,影片根本没有交待中国检察官对审判作出了什么样的重要贡献,反倒制造出了大量美国首席检察长季楠嫉恶如仇,与日本战争狂人针锋相对,而中国检察官干坐在一旁充当背景的古怪场面。看完电影,我甚至都不记得中国检察官的名字。

然而,陈英雄却没有把重点放在这种自我与自我以外的张力上,而是定位在了三角恋的问题上。这种偏见并不是他的专利,《挪威的森林》中译本的封面题词便是“孤独的都市少年,徘徊于两位少女之间”。因此,这里恐怕不能排除出版社或制片方的利益导向可能起到的作用。那么,不妨从一些关键情节与角色出发,来看看导演自己是如何表现原著的。

更有趣的在于,一些真正能够体现出中国人在审判中起了重要作用的地方,比如南京大屠杀证人的出场,导演将其完全跳跃式地略写而过。比如倪征燠的关键辩词,本来是可以出彩的地方,影片居然只是通过字幕交待“他十天的反诘是最华彩的段落”,重头戏仍旧放在美国首席检察长季楠义正词严的反驳。导演似乎想证明,中国人是一个在私下场合为了面子和尊严不停叽叽歪歪勾心斗角,到了正经工作场合他们却什么也做不来了,是个只内斗内行外斗外行的民族。

村上将背景设置在60年代是有其良苦用心的(有学者提醒我们,绿子感兴趣的比萨饼、色|情电影都是20世纪80年代以后才在日本出现的新鲜事物,而非原作设置的乡愁年份)。贝托鲁奇的《戏梦巴黎》、娄烨的《Summer
Palace》中都不算失败地使用过此种生理的青春期与时代的青春期合拍共振的比拟。对于村上,这种处理方式的困难在于,渡边是通过疏离这个时代的方式来保持现实感亦即对这个时代负责的,到了陈英雄那里,这一反向运动被简化为个人生活之于时代脉动的彻底绝缘,诸如绿子与渡边讨论Marx(及紧接其后渡边向绿子父亲讲述欧里庇得斯)的段落被完全删除,渡边的沉重(“1969年这一年,总是令我想起进退两难的泥沼”)完全失去了根基。

更有甚者,在影片的副线中,中国人抗战的正义性被刻意回避掉了。影片中北野雄一作为一个战败的日本人,对中国人极度仇视,一直强调战胜日本的是美国人,而不是中国人;他把其弟死于中国的仇恨,发泄到中国人身上。但是,电影突然来了一个欧*亨利式的转折,由曾志伟扮演的正夫在北野再度向中国人发飙的时候,突然站出来声明,是他杀死了兽性发作的北野的弟弟。于是,北野的仇恨所带出的戏剧冲突,立刻不再是“日本人的侵略与中国人的抵抗”之间的矛盾,而变成了“日本人的良知和邪恶”之间的内部矛盾。电影在这样的转移矛盾的情节设置下,完全回避掉了“中国人反抗日本帝国主义的罪恶是否具有正义性”这个主题,仿佛中国抗日军队都是良善之师,并不会阻止和制裁日本人对中国人的种种暴行,在中国战场行使正义制裁罪恶的军国主义行径的倒恰恰是日本人内部的良知力量。导演的言外之意仿佛是:看啊,你们日本人根本不应该仇视中国人,因为制止你们日本军国主义扩张的,是你们日本人中的良知正义之士,而不是中国军人的正义抵抗行动。

即使是在陈英雄讲述的这个纯粹的三角恋故事中,直子的部分着墨太重,以至于绿子的戏份删减许多,这不仅破坏了平衡感,更偏离了原著的题旨。水原希子死气沉沉的言行举止,完全没有传达出(以村上夫人阳子为原型的)绿子的“动”——作为直子之“静”的衬托与对照。原著中两处极其动人的描写:一是绿子如“印度打击乐的演奏者”般的高超厨艺,另一处是绿子拉渡边看某类型电影时“饿虎扑食”般的专注神情——用渡边的话说是“较之看电影,看绿子要有趣得多”。这里有两点值得注意:首先,绿子关注的“食”与“色”,正是与生命直接相关的两大主题;其次,绿子感兴趣的是烹饪(歪打正着的关西风味的菜肴)与看片(用她自己的话说是case
study),而非饕餮与纵欲行为本身。诸如此类的精微细节几乎无一不在陈英雄的一团浆糊中被捣烂,观众也就无从体味渡边眼中绿子那种“难以抗拒的力量”。

而北野雄一在知道事实真相后,没有像“审判”的主题一样在事实面前低下头去忏悔和反思兄长和自身的残忍与愚昧,低头向中国人认罪,反而是狂性大发地拿出私藏的机枪胡乱扫射,将酒吧女杀死,在欲杀中国记者时却被“及时赶到”的美国宪兵射死。导演似乎又想说明,无论是证据、理性的力量还是良知,都不可能使日本军国主义者悔罪,日中的仇恨不可能靠爱、友情与良知这些东西来化解(既然这样的话请问你又安排一场中日恋情干什么呢?),只有把军国主义者杀死才能彻底解决问题(这大概也是为后来中国法官坚持绞死七名战犯的合理性做个铺垫)……好吧,杀死就杀死,哪怕结局是中国记者在酒吧女死后奋起将北野雄一杀死,甚至同归于尽也好啊,起码还能证明中国人是有骨气有血性的,他们不但有立场,也有这个决心和能力对日本军国主义者进行“审判”。但影片是怎么表现的呢?中国记者软倒在地,眼睁睁地看着日本恋人帮他挡子弹,眼睁睁看军国主义分子发狂杀人,自己什么也不能做只能抱头等死,直到凶手被象征“正义力量”的美国宪兵所击毙。导演到底想借这一情节说明什么?说明日本醉鬼说的对,的确只有美国人具有审判日本的力量和资格?试问看到这里有谁会认为,那个瑟瑟发抖缩在角落不能动弹的的中国脓包,有资格有决心对杀害他心爱恋人的日本罪犯进行制裁与复仇呢?

渡边与直子的段落也许是全片不那么糟糕的部分,据说导演专门铺设了120米的轨道,以拍摄直子向渡边讲述她与木月过去的那一场,即使在原著中,这完全是一场室内戏。原著中,直子始终是沉静、几乎凝滞的,唯一的例外不过是生日那场剧烈但依旧无言的哭泣,而陈英雄似乎认为,歇斯底里的肢体动作与狂躁的尖声叫喊才能够传达这位神经症少女的分裂内心,就像叙述只有在暴走中方能升华为某种行为艺术。《挪威的森林》的确是一部不讳言身体的作品,但肉身在村上那里的意义恐怕不限于陈英雄的理解,不要忘记直子形容木月与自己的关系“就像肉体的某个部分紧紧相连似的”,即使他们从未发生过关系。而水原希子——在她令人遗憾的表演外——在外形上也没有传达出小说中有着诱人身体的绿子所指向的生命力。直子的完美身体,作为尚未或拒绝同现实世界交锋的少年灵魂之化身,在渡边的眼中,因为“过于完美无缺”,甚至令人“感觉不到一丝兴奋”。

导演应该去看看《纽伦堡审判》,最后纳粹分子在证据面前低下头忏悔自己的罪行的
一幕,那才是真正体现了真相、正义和理性的力量战胜罪恶的一幕。

原著中仅有的两段彻底完成的肉体关系明显地对应着两场死亡,在第一场祭奠中,身体在此前与此后都“打不开”的直子试图通过与渡边(她与木月唯一的“与外界相连接的链条”)的身体交流走出为了保护自我而封闭自我的囚笼。这一尝试的失败直接通达至直子的死——渡边祭奠直子的方式同样是通过与直子生前挚友、玲子的身体仪式完成的,这既是对缺席的直子的哀悼,同样也是对先前未遂的身体之爱的某种补偿,这即是原著中渡边所说的“如同我与直子曾共同拥有木月的死一样,而今我与玲子又共同拥有了直子的死”。因此在原著中,对玲子的提议,渡边回答自己“想的同样如此”。而陈英雄却让渡边再三确认玲子的请求,还让玲子在完事后感叹总算找回了自己的青春——死去的直子在这场没有音乐的祭奠中,终于形散神亦散了。

关于那段完全为了讨好结果谁也没讨好到的日本酒吧女的恶俗三角恋故事,已经很多人在影评内喷过了,我就不喷了。

渡边的确面临着二选一的困境,却不只是两个女孩那么简单(我开玩笑说渡边的问题并不能在一夫多妻的制度中得以解决)。这是每一场青春所面临的必然抉择:或是为保全自我的纯洁与整全而弃绝“百孔千疮的生者世界”,或是在现实感中任自我在同外界的碰撞中支离破脆。这与直子绿子互为表里的对身体的态度是对应的,也是玲子口中“肯掏心”与“不掏心”的人区别的实质。绿子作为小说结尾处渡边呼唤的对象,代表了渡边最后的抉择。永远十七岁的木月与永远二十岁的直子重归“无人岛”,泅渡岁月之河的渡边与绿子也“必须为继续生存付出相应的代价”。小说在日本发行之初,村上将上卷设计为红色,下卷设计为绿色,大概也是“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的暗示。

既然在导演眼中,本片的主题是爱情或三角恋,敢死队、永泽、初美、玲子的枝节便被大量削减。即使是在这些少得可怜的配角场景中,陈英雄依然不遗余力地加深着观众对这部作品的误解。以永泽为例:不同于将迟钝作为盔甲的敢死队,永泽的存在感绝不稀薄,在村上的原著中,正是对经典文学的爱好才让他与渡边走到了一起,而陈英雄却让渡边为寻求性体验而找到了永泽,后者则将渡边手中的书扔进了垃圾箱。有人把永泽比作盖茨比,渡边比作尼克,这里的确有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的意思,不过,盖茨比是忠实守着他的(哪怕是恶的)心(黛西)的,永泽则把自己的心挖了出来。一方面,永泽喜爱的是巴尔扎克、但丁、康拉德与狄更斯这类没有“当代感”的作家,另一方面,他的身上又集中体现出现代性的恶,考外务省也好,寻花问柳也好,不过让他名正言顺地以冷漠的外衣裹起弥漫性腐蚀性的恶。用渡边的话说,永泽“把自己身上的不正常因素全部系统化、理论化”,正是韦伯总结的:理性化的非理性存在,是文明社会的症结所在。

初美正是永泽丢弃的灵魂,渡边在东大与外务省以外“唯一羡慕”永泽的地方即是这位“摇撼的恰恰就是我身上长眠未醒的‘我自身的一部分’”的女性,因此,在初美结束生命以后,永泽会感叹“某种东西消失了”,渡边则断绝了同他的联系。永泽与初美的结合、或曰一个有灵魂的永泽的下场,已为(同木月一样在十七岁)自杀的直子的姐姐所暗示,这也是永泽绝不可能同初美结婚的原因。可惜片中的初美,美则美矣,神情姿态全然不对——倒是很像陈英雄把捉到的青春或爱情的浮光掠影。

尼采说:我们承受青春如承受一场重病。这一片群魔乱舞——无论这魑魅魍魉是来自外部世界,还是内心投射出去的幻影——的森林,自己纵然是不乏狼狈地走出来了,可是我的弟弟妹妹、还有将来我的孩子,终究还要鼻青脸肿头破血流地走这一遭的。这篇文章,在这个意义上,是为他们而作的——虽然其中的悖谬在于:青春中的他们看不懂青春的文本,而一旦参透了这一切,便已不复青春。倪湛舸有过极其动人的描述:那位“总是抹鲜红口红的老太太”三句话之内必说60年代,“碧色的眼睛里俨然有当年的壮阔波澜,然后骂现在的学生,骂得我们恨不得打自己的耳光”——她却又凝视着这群青年人,“几乎掉下泪来地说:你们多年轻,多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