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东京审判》在美学上的效果,只是半罐子水。我对高群书的技术,感到失望,他并非一个优秀的艺术家,尽管他可能有自己的思想。但是,我并不喜欢技术不精良的思考者。

有朋友说,看完陈英雄《挪威的森林》,那感觉完全不像在看书,更像两小时翻完一本350页的书。镜头不带停地处于运动状态,反复强调的浓绿色调,
逼着人物走来走去,赶着观众去找结局。这感觉当然不好受,相信陈英雄看到满天飞、无国别差异的负面评价也很崩溃。去年在威尼斯,他还一再表示,放映音响出问题了云云。现在,他终于可以死心了。

冯小刚也挺逗,照他这1:1的方圆构图,可以给广大院线节省大半荧幕投资。画面犹如镜中窥人,暗喻坐井观天的盲目狭隘。范冰冰的功力演村姑实在生拉硬套,换巩俐来演立马提高一个级别。活脱脱一副官场现形记,前半部分把贪污腐化不顾百姓疾苦的所谓“公仆”刻画得形象生动,末端冯小刚旁白里提到:市长就李雪莲一事决定改变工作方法,层层落实基层工作那一段有些硬往主旋律靠的意味。实际上电影只是弱化了的现实,现实中的李雪莲们可能惨烈千百倍而不得沉冤昭雪。

改编自村上春树同名小说的《挪威的森林》,陈英雄导演,村上春树亲自担任编剧,松山健一、菊地凛子和水原希子等人主演。讲述了大学生渡边与直子、绿子等人之间的爱恨纠缠。画面构图很美,基调奠定的不错,没看过原著的恐怕会看得没头绪,虽然原著我也没怎么看明白。

陈英雄当然不信一流著作二流电影等说法,他可能偏偏不信邪,更讨得了村上春树的欢喜。开头说的问题,也不见得陈英雄就没有考虑到,毕竟他还是对每个人物都动了手脚。渡边没有在开头坠入青春的记忆,直子没有了直面自杀的经历,绿子没有了可爱的话语,也没有一起去看A片,永泽不爱看书,敢死队直接去死,最夸张的是玲子求着渡边做爱……可见,他不是一个偷懒的创作者,然而对原著读者来说,他绝对是一个粗暴的删改者。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
从来不曾去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除了描写原始情欲的冲动外,原著里还有这段话我特别喜欢:“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片属于自己的森林,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遇的人会再相遇。”
电影的确没有拍好。

我非常理解原著迷的漫天口水,更同情陈英雄的悲惨遭遇。如何把一本书改编成一部电影,这从来就不是好差事,或者说这根本就是烂事一坨。因为只要是读过书的,他们所有人都会首先把电影还原成书,再去对比脑海中既有的画面感,跟顽固的记忆印象冲撞。至于纯电影本身的考量,那只能降到第二或第三位。失策的地方还出现在演员身上,比如负面声音很多的菊地凛子。明明在《巴别塔》里那么出色,那么国际化,经得起敲打,可在《挪威的森林》里,她的大脸盘和刚硬的脸部线条简直是一场噩梦,堪比她在2007年奥斯卡红地毯的雷人程度。当30岁的她说自己快要20岁时,我无可避免地陷入了情绪崩溃。

《挪威的森林》可以有很多种描摹法,但是它绝对不应该是纯爱版的,更何况陈英雄还保留了如此多的性元素。可偏偏是这么多的情欲交织,那么深刻的生与死擦肩而过,电影还是拍成了无可救药的纯爱模式,小清新扑面而来。春天的风、夏天的草、秋天的树、冬天的雪,这么一套风光片拍法的确保证了美感,保证了观众不会从画面上去诋毁它,然而用主人公没事低头拥吻,做热恋不可开交状,这就未免有点太过了。我尝试去理解下陈英雄的做法,他可能想吸引住年轻观众,避免电影产生所谓的老气。可是作为上世纪60年代的青春爱情,解散了的乐队和逝去了的人们,这部电影本来就应该散发出浓烈的怀旧味道。很显然,尽管学得几分深浅旁白,照搬书中内容,然而这位渡边一点都没有对往事产生疑惑,更没有迷失。光看结尾处他的无声咆哮和不知自己身在何方,你就应该知道,这是一杯压榨过的葡萄汁,而不是发酵过的葡萄酒。

所以,陈英雄匠气太重,工于技巧,完全找不到原著精髓,更找不到了失去已久的自我。要说压缩改编小说难度大,拉乌·鲁兹拍《追忆似水年华》,7卷15册也仅仅用了两个半小时片长。虽说很难得到公众的完全认可,然而导演完好地保存了自己,原著的情调还在,意识流散发出无穷魅力。同作为追忆往事的《挪威的森林》,一堆特点鲜明的人物,结果拍成电影后,它却没能产生一种审视回味的美感。有说这是因为距离太远,要么是现代气太重——反正横竖不像,还是阅后即焚了吧。【玩家惠
专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