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一个描写婚外情的偷情片子,因为有男神宋承宪的出演,让人十分期待。至于女主,竟然还是一个中国人的身份,难道导演一早就料到韩国欧巴要和中国神仙姐姐擦火花的结局吗?
整部剧就是宋承宪的爱恨纠结心路历程,婚外爱,婚外性,爱的死去活来,偷的欲生欲死。
相爱的人就是要走不到一起,偷情的人是没有好下场。导演原来是要这样拍,只有这样拍,才叫电影,如果是大团圆,这片子分数又要下降了。

就是一部拍的像记录片似的“希特勒的最后岁月”,讲纳粹元首和他身边的一帮人在战败之前的几天做了什么。这样的剧情却在所到之处无不掀起轩然大波——在西方,是因为本片赋予了希特勒人性的温情,人们争论的是会不会被纳粹残余分子利用误导青少年。在中国,人们争论的是,希特勒究竟应该作为一个天才被崇拜,还是应该作为一个屠夫被打倒,从评论情况来看,支持前者的在人数和声势上略占优势。我的个人观点,不论希特勒怎么天才怎么强,他试图灭绝同类的一个种族,屠杀无辜平民,仅此两项就应该让他背着反人类的罪名,万,劫,不,复。

片子其实很久之前貌似就看过了,冲着男女主的颜来看了。剧情一般吧,后面有点拖拉,而且有点annoying。一次次的错过。其实若是真的在greg和sally出现后,就算有那么多的affair,若是结尾就是一个parallel
world,两个人还是friend的话,可能结局更有意义吧。毕竟不是所有的爱情都会有结果的。最喜欢的还是那段pregant后去机场送机的片段。“KEEP
TOUCH” 也许看起来简单,但其实分开了,要再找回来原来那种ALWAYS BY YOUR
SIDE, KEEP GUARD YOUR
DREAM其实不是那么容易的。电影本身就是电影,发生在现实的类似情况还是很少的,所以kind
of觉得若是把它搬到自己的surrounding的话,其实没有太大的意义。不过电影的灯光打的,什么场景选的都perfect啊,EXACTLY
WHAT CHICK LIT IS TALKING
ABOUT。男女主的演技其实也还可以,把HESITATION,都表演出来了。颜值撑起了一切啊哈哈哈。尤其是SAM酒窝,和LILY在FUNERAL上的妆容,PERFECT啊。

这是一部很沉重的历史纪实电影。我觉得如果我是个德国人民,或者我对德国的历史与文化有哪怕一丁点的了解、认知,或者哪怕我能听懂一个简单的德文字母,这部电影都应该会像当年的《南京南京》那样,带给我无限的心灵震撼,和引起我发自内心的强烈共鸣。但是很不幸,作为一个德国(文化)白痴,在这部优秀影片面前,我只能以一个隔岸观火者的身份来冷眼旁观西欧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所经历的这场空前的灾难。请原谅我不能对在电影中出镜率并不高的、所有在战争中无辜送命的德国百姓们所历经的灾难历程与肉体心灵之双重创伤得以感同身受。
尽管我依然能敏感地嗅出其中肃杀的气氛。
直到最后一刻,直到电影结束前的十分钟,仍然有人顽强抵抗,仍然有人死去。或者根本称不上抵抗——从希特勒因为没有足够兵力去进攻的斯坦纳而抓狂,到元首希特勒、德国纳粹党人的精神领袖竟也自尽,到一些德军高级将领指挥仅剩的一兵半甲负隅顽抗,到戈培尔以没有武器的平民组成人民军向苏俄红军送死,到连送死的人都没有了,只能杀掉背叛第三帝国背叛元首而妄图投降的人,到局势危急到再也不能阻止越来越多的人放下武器,只能坚持自己不举白旗,到最后只能选择举起手中的枪瞄准自己的太阳穴,以此表明对帝国的忠诚……一步一步无奈的后退,一步一步迫不得已的妥协,后退到举起的手枪只能瞄准自己脑袋的那一步时,那样的抵抗不如称之为感人的信仰。他们只是恪守自己的誓言,不投降、不背叛元首、不背叛第三帝国;信仰(尽管有些偏激)已经是他们的底线。在兵临城下的最后时刻,没有歇斯底里丧失理智的疯狂送死,只有平静地选择赐予自己死亡。这是一种有尊严的方式,一种有尊严地坚守自己信仰的方式。
如果依导演之意,这部电影的拍摄仅仅是为了向观众揭露法西斯之疯狂灭绝人性而进行,仅仅是以用还原真实历史记录的方式印证希特勒残暴独裁之惨绝人寰、以让观众意识到战争所带来的深重灾难、以让观众体会法西斯独裁之下人民的水深火热,为其首要意旨,那么在我这里,它显然是彻彻底底地失败了。相反,这些与导演以上所欲表达之主题所深深切合的、也符合社会正义的、同情弱者与反对战争的主流价值取向,反倒是在我结束观看这部电影之前¬¬¬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根深蒂固地存在着——而不是看了电影之后。
这个两个半小时漫长而逼真的记录,向我打开了一扇门,呈现出另一个崭新的视野。它让我看到了信仰的模样。是的,是信仰。在所有人众口一词批判希特勒独裁统治之疯狂,批判法西斯禁锢人民头脑之残暴,批判纳粹分子对元首服从之歇斯底里之病态的时候,我反而看到了这群在人们口中本应受尽苦难无比悲摧的德国人,因为心中有了坚定不移的信仰,而呈现出了一种格外有魅力的生命状态,一种内心世界得以充实、人生方向得以明晰、灵魂得以归宿、痛苦得以解脱的光辉状态。
事实上我总认为,信仰本身无罪。无论是信仰生、信仰死、信仰伟大、信仰偏执……信仰本身,总归是一个个体对自身灵魂归宿的选择,它应该得到无尚地尊重。希特勒是二战头号战犯不错,是对世界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不错,可是他身后也的的确确存在着一群狂热的追求者。仅从此来判断,也难说希特勒所鼓吹的纳粹主义,即民族社会主义,和政治达尔文主义等理论,是完全没有成立与存在之合理性的。希特勒和纳粹主义的全部狂热追随者中,绝不乏政治科学社会精英,至于其身边的几位虔诚信徒,则几乎都是高级军官学院高材生,在这样的背景下而仍然能够产生类似于戈培尔、鲁道夫•赫斯等等此般虔诚到竟把“坚决不让自己的孩子们在没有帝国的天空下生长”作为替自己孩子选择死亡之路的理由的信徒,可见希特勒与其纳粹主义亦必有其过人之处,绝非以几句简单的所谓政治迷惑、所谓政治鼓吹便可为其盖棺定性的;而选择了这一理论作为自己终生灵魂信仰的德国人的信仰行为本身,无疑是勇敢而值得称颂与羡慕的。
于是并不信仰纳粹也极为反感法西斯的我,竟然偏执地认为,为帝国而自杀或坚守至死的德国人民至少比中国被无辜杀害的愚民幸福。至少他们的死,是为着对第三帝国对纳粹主义的信仰而死,是在信仰的指引下自己选择的死,是内心没有痛苦的死去的。他们的死,在外人看来是跌入苦难的深渊,对于自己而言,却是在信仰的指引下迈向光明之所在。而经历过数千年封建愚民统治的中国人民的心中,已麻木到没有信仰。
其实,有信仰的人才幸福而充实。
但在信仰本身赢得尊重的同时,不可否认法西斯分子对不正义信仰的偏执,已为世界各国人民都带来了极为深重而几乎不可弥补的创伤,这是无论如何都抹杀不掉的一笔血债。我并无意否认德意日三国法西斯疯狂独裁疯狂杀戮疯狂迫害无辜的一系列罪行。
所以,面对因为对希特勒的狂热追求而义无反顾与第三帝国共存亡的德国人们,我只能说,我仇恨你们为这个世界无辜的平民所带来的惨绝人寰的一场灾难,但是我无比羡慕并敬仰你们拥有信仰的心灵,和对于信仰的敬畏!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密码是你生日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