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爱,就有多值得,而不是你值得而多爱你。
不在于赚眼泪的大片,从八个角度看德国首都之战。        爱情,在那个时间遇见,尽管结局是悲凉的,但是爱是醇香的、甜蜜的、幸福的、开心的、活力的,没有你的世界,一切都是行尸走肉,夜不能寐,食之无味,我有多爱你,朝自己的胸膛开枪才知道,让自己遗忘在战场上才知道。
不在于赚眼泪的大片,从八个角度看德国首都之战。       你。。爱过我吗?爱过。现在呢?爱着。
不在于赚眼泪的大片,从八个角度看德国首都之战。不在于赚眼泪的大片,从八个角度看德国首都之战。       我也快忘记爱的滋味。
不在于赚眼泪的大片,从八个角度看德国首都之战。不在于赚眼泪的大片,从八个角度看德国首都之战。       片子结束了,真想对爱人说:我爱你。

不在于赚眼泪的大片,从八个角度看德国首都之战。        昨天晚上去电影院看的片子,觉得还不错,原因应该是因为是在电影院看的,觉得效果做得很好,气势很大。
    片子的情节没啥好说的,灾难片固有剧情,但是2012让我印象比较深的地方在于,这部片子真的不是那种赚观众眼泪的大片。很多情节很感人,在你鼻子有点酸酸的,眼泪正在湿润眼眶,还没有流出来的时候,镜头一下子就切换了,换到另外一个场景去了。
    这部片子体现了不少人性善良的一面,虽然小朋友一直在旁边说太假了和太傻了。。。但是就算它假也好傻也好,美好的还是让他美好吧。
    无聊的说一句,那个天钦蛮帅的,呵呵~

《帝国的毁灭》是一部从德方视角显现柏林战役的电影,我看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拿它和苏联《解放》系列五部曲中的最后两部:《柏林之战》和《最后一击》。虽然说,就战争电影的表现手法而言,后者是全景画式的,“司令部真实”和“战壕真实”并重的,而前者,表现的是纳粹分子困兽犹斗的场面,“司令部”和“战壕”几乎没有缝隙地接上了。

Choosing the person that you want to share your life with i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decisions any of us makes ever.because when it’s wrong,it
turns your life to grey.Sometimes you don’t even notice until you wake
up one morning and realize many of years have gone by.

先说希特勒,《帝国的毁灭》里,希特勒是毫无疑问的主人公,他的确如女秘书荣格回忆的那样,是一位颇有些教养,但是看上去有点疲惫的老绅士——这只是对于他身边的“小人物”而言,对于将军们,他就是一头只会发脾气下死命令的,令人生厌的老头子(不过,虽然希特勒总是下那些无法完成的死命令,但是他的军事触觉还算比较灵敏的),对于他的人民,他就只要求他们去完成他的“国家社会主义”宏愿,对于他自己,也是这样,把自己捆绑到了这个疯狂的理想上。他对于这个理想的执念的确是有点艺术家性质的,就像他在搬进地堡前还要看着他做的未来的新柏林城市模型,做一番美好地想象,看来,他还是做个建筑师比较好!

《解放》里的希特勒,无疑是单调的多了,只是个歇斯底里的老疯子,毫不体恤下属与人民的老独夫,不过我倒不想批评苏联人对希特勒的意识形态隔膜,《解放》拍摄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那个时代,铁幕隔开的双方对于希特勒的研究挖掘都没有现在这么深,无论是美国人还是苏联人,都觉得希特勒差不多就是那个样子。

再看一下“末日”降临前的德国人,我特别想提一下那个《帝国的毁灭》里,那位11岁的希特勒青年团“战士”,他的爸爸去叫他快回来,他身旁的士兵却说,你这个父亲应该以你的儿子为荣,他击毁了两辆坦克。他父亲又训了一通,这孩子喊了一句“懦夫”,然后跑开了。而后来,这个孩子还是看明白了,战争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跟着他的老兵刚跃出战壕就被流弹正中脑门而死,后来,又见到了更多人的死亡,终于,这个孩子也“懦夫”了,跟着荣格夫人跑了,但是我想说其实这是种勇气,那么多大人不肯接受现实,纷纷自杀了,做了无谓的牺牲品,而他还是选择了生,毕竟,他只是个孩子,虽然残酷的战争也使他不再无辜,可世界还是需要希望的。

《解放》里也有一个被纳粹思想洗脑的小青年团战士,他当然也像那个时候许多德国青少年一样,一心要为希特勒尽忠,因为当了俘虏还嘴硬,挨了不少苏军战士的嘴巴子,被带到朱可夫面前的时候,还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朱可夫只是问了一句:“你有妈妈么?”那孩子就羞愧了,果然只是个孩子,世界上还是有很多可以值得爱的东西,知道爱什么,还是有希望的,这个孩子最后也被放了。

《帝国的毁灭》还塑造了不少当时地堡里的女性,戈培尔夫人带有一种女性式的偏执,最后一次见希特勒的时候还说:“元首,你让我成为了德国最幸福的女人。”大开趴踢安抚人心的爱娃,倒也算得上忠贞不渝,当然,这里面也有很多的非理性因素。

《解放》一系列中,塑造的最突出的女性形象,当属苏军女卫生员卓雅契卡了,在钢铁一般的战争面前,在鼓噪厮杀的双方战士面前,她处处给人很另类、有点不太协调的感觉,库尔斯克战役时,德军开始进攻,她却祈求战争早点结束;1944年的新年,她的祝愿也是大家都能活着;攻克柏林,一群人在被拔下的国会大厦前欢呼,而她,还在为爱人的死而忧伤。倒也体现了“战争,应该让女性走开”的观点。

这两部片子,其实都令我有所思考的,前者,是精细的叙事,后者,是大场面的描述,“战壕真实”略显粗糙。但是,共同的是,都从不同的角度描述了战争对人性的摧残,毕竟,活下去很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