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无法躲避黑暗的降临,在尤为艰难的岁月里,只有纯真的童年,教会了你什么是最纯的爱。尽管害怕胆小尾随而来,但我们分辨世界的好坏是靠着我们最纯最的感情。
剧中小男孩儿布鲁克由于父亲的工作搬迁到了关押犹太人营地的附近公寓中,父亲的纳粹党角色在剧中出演是较为成功的,他把纳粹党的心狠手辣演出来了,加之在他的中尉身上他也没有放过,而男孩儿对于这样的父亲全然不知,只知父亲是他心目中伟大的士兵,是为着祖国而存在的士兵。不过无论他怎样的心狠手辣,他的父爱还是存在的甚至是伟大的。布鲁克由于乔迁新居,又由于父亲的工作特殊,所以他不可以出去玩不可以出去上学,甚至不能出大门一步,对于一个童年时代的人来说这无疑是最大的痛苦了。但是他透过房间的窗户看到了一群穿条纹睡衣的人,布鲁克的梦想一直都是当一名探险家,这无疑使他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求知欲,于是机缘巧合的他发现了后门可以通往那里,他偷偷的跑了出去,一直跑着跑着,就像一名探险家一样,终于跑到了那里,那是一个被铁栅栏禁锢的地方,那里的人们都穿着条纹睡衣,布鲁克看到了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男孩儿希姆尔,他非常惊喜,他们透过栅栏每天交流玩耍,但是每次警报声一响,希姆尔就不得不推着小车回去,希姆尔的条纹睡衣上还有一串号码,布鲁克则认为这是他玩游戏的号码,但希姆尔说这不是游戏,这里的每个人都有。两个单纯的小男孩儿成为了好朋友,但这里发生的一切他们却全然不知。布鲁克的父亲请来了家庭教师来教布鲁克和姐姐上课,老师教的是历史,而布鲁克只对冒险感兴趣,在这里
他就不如姐姐说的津津有味了。有一次布鲁克找姐姐,说着条纹睡衣的神奇故事,姐姐告诉布鲁克说,他们是犹太人,他们是最坏的人,布鲁克却不愿意相信这些,希姆尔不是,他家的佣人帮他包扎伤口也不是,但是老师却和姐姐的说辞一样,他不知道该相信谁,可是他看到的绝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布鲁克带着疑问来找希姆尔了,希姆尔说他不喜欢士兵,而布鲁克说他觉得士兵很伟大,因为他的父亲就是一名士兵,希姆尔说父亲都是伟大的。当布鲁克的母亲发现每天难闻的气味是通过烧犹太人散发出来的时候,她实在无法忍受了,忍受不了丈夫做这么残忍的事情,她提出了离开,带着孩子们,她不愿让孩子们知道这些残忍的事情,甚至残忍的国家政权。有一天希姆尔被派到布鲁克家里擦杯子,他看到他异常开心,给他蛋糕吃,却正好被中尉撞见,中尉恶狠狠的质问希姆尔,希姆尔说了实话,而布鲁克却由于害怕而撒了慌,诬陷了希姆尔。等布鲁克再来找希姆尔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他懊悔不已。布鲁克临近出发的一天又去铁栅栏找希姆尔,他看到希姆尔的眼睛被打的出血了,并且和希姆尔道了歉,希姆尔接受了,并且同意继续和他做朋友,但希姆尔却有一个不好的消息告诉布鲁克,他的父亲不见了,布鲁克也告诉希姆尔他就要走了,布鲁克说他走之前一定会来帮希姆尔找到父亲,他们约定明天,希姆尔带条纹睡衣来,布鲁克带工具来挖条道。他们兴奋的约定了。第二天两个小男孩如期而至,布鲁克穿上了条纹睡衣进到了铁栅栏里,单纯的他们不知道,他们已经迈到了地狱边上。警报声响了,他们该去到指定地方了,而今天的指定地方却是毒气室,他们天真的以为真的是进来洗个澡,然而却是永别了。当布鲁克母亲发现他不见了时,父亲跑到营地,然而却晚了一步,毒气已经放完了,那批犹太人已经全部死亡了,不同的是,多了一位并不是犹太人的他的儿子。
如此单纯的孩子,如此纯真的友谊,却建立在了战争中,不是普通的战争,是一场剿灭犹太族的战争,他们没有错,就像当年的南京大屠杀,我们也没有错,可侵略者就是要进行着惨绝人寰的杀戮。犹太人也没有错,难道就因为他们太聪明了就该被灭族吗,难道说会做生意就给国家带来灾难了吗,没有,是国家容不下这样的人,国家的政权容不下。多少年来,这段历史不能遗忘,它就像锥子一样篆刻着人的内心,让我们无法回首那段沉痛的记忆。无论是南京大屠杀还是犹太族的灾难,都是世界上曾经最痛的事,这种事甚至会发生在军人的家庭中不可避免,就像布鲁克,像布鲁克的奶奶到死也不原谅儿子做的事情,不原谅他的杀戮罪孽,可是在当时,无论做什么都徒劳无功。我们只能悲哀。
影片以童年的视觉切入,能使人又联想到那个时代的残忍,用童年来形成鲜明对比,衬托出政权的残暴与不可理喻。人物形象也都发挥到了极致,尤其两个小男孩儿的纯真友谊,是不分种族国籍的。我们应该缅怀铭记这段不可忘却的历史,也应该永远的引诫。

我当然知道会有人写“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沈佳宜”,这一点是不言而喻的;从小学到高中,学习好而且好看的女生自然是万众宠儿,大家都喜欢和这样的女生打交道——如果她稍微再有一些矜持就更好了。大家都爱惜花朵,尤其是那些本身就“与众不同”的花儿。

说说邪不压正,作为姜导的民国三部曲终篇,根据小说《隐侠》改编,时间在北洋年间,背景是纷争乱世,人物都个性鲜明,布局到位,细节讲究,无论是剧情和台词,刻画都很深刻,本来想用内涵来形容的,可是因为某段子(纯属吐槽),内涵二字,算是被彻底玩坏了,当内涵不在内涵,就只能内涵了。直接了当不娇作,黑色幽默很姜文,每句话每组词每个字,都需要思考,经得住推敲且回味无穷,我不赞同这部剧划分在喜剧一栏,尽管笑点不少,但气氛沉重偏向压抑,片终时,从义来讲结束才开始,从情来说开始就结束,国难当头,爱不能爱,以父之名,九重大山,她唇之下,欲罢不能。狭义途中多坎坷,兴遇亦师也亦友,蓝爸爸以义为引,红姑娘用爱相助,可当二者矛盾对立,就没有了前路,只能向左向右,左边是地狱,右边也是地狱。蓝爸爸谋的是大局,在民族大义面前,私人仇恨暂且放下,红姑娘讲的是人性,有仇不报非君子,言出必行大丈夫,主角身在局中,内心角力,奈何棋盘之中,非黑即白,皆为一子。彭于晏依旧很帅很逗比,线条感十足的完美身材,能躲子弹还能飞檐走壁,一手反关节擒拿格斗术还能弹指神通,简直是帅到让人双眼发红醋意十足,嗑药那段逗比到有点萌,裸奔那段更是要闪爆少女心。廖凡影帝之名当之无愧,以前老觉得面熟,原来在初中历史课本上见过,与明朝朱家天子太祖皇帝神相似,匹配程度百分百,以前上学时想不通,这朱元璋画像这样难看,真人该多抽象啊,原来就是廖凡这个样子,亏姜导脑洞之大,实在是牛逼,可赞可赞!一对比,臀为根本,在许晴屁股上盖个根本之章这样的画面反而没有那么荒唐了。豆瓣7.2,因为影片剪辑太跳跃,挖坑太多,槽点也多,导致得分偏低,我打8分,其中0.5因为情怀,包的这顿饺子,就是为了这点醋。
纯属瞎掰,勿怪勿喷。

这一篇影评,想单独来写一写唐凤仪。
前几日与友人聚会,闲来无事几人想顺便去看个电影,本来对《邪不压正》我是拒绝的,网上铺天盖地宣传的是许晴的臀,彭于晏的肉体,与异性友人同看我自觉电影会少些味道,但无奈场次安排,只能如此。
但我没想到的是,电影结束后,我会对唐凤仪这个角色念念不忘。
有凤来仪,出自《尚书.益稷》“箫韶九成,凤凰来仪”视为吉兆,观众更是将影片中两人的名字相连“潜龙”“凤仪”,龙凤并称,是编剧给予的野心,但唐凤仪结局,却与吉兆一词并不沾边。
观影过程中,我不止一次怀疑唐凤仪的身份,甚至在李天然与巧红对暗号失败后,我还自作聪明的扭头对朋友说:我觉得许晴有问题,她可能是上级。

我们爱她的任性,爱她的认真,爱她的努力;在考试第一的年代里,在人生还没有各种千姿百态的年代里,在还不需要去计较前程的年代里,我们正在经历的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年代,而这样的日子过起来很漫长,回忆起来却带着淡淡的忧伤。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香香王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然后我等到最后她跳楼了,我也没能等来反转,可能姜文导演知道我这种观众的尿性故意得?不然我怎么也想不通唐凤仪的走向。

那些年,我们都等待着女生来追。哪怕对于另一些人来说,这只是存在脑海里的一个念头罢了;而对于另一些人来说,他们做出了选择,回过头去看看,或许会夹杂着些许的不甘和懊悔。大部分人都记得《大话西游》里的台词,也许在心里默念的时候,会回想起曾经经历的种种;就像看到这部电影,我们会在心中默念起一个名字,只有自己熟悉的名字,代表着我们的青春年代和那个曾经心动的年代。

要风情,她把脚搭在床沿上慢慢俯下身子的时候,我一个女生都要忍不住了,更何况是民国尚未完全开放时期的社会;
要泼辣,她在饭桌上跟老油条们开荤段子也不会落下口舌,被打了一巴掌之后马上打了回来,一方面替朱潜龙在饭店经理面前找回面子,一方面又何尝不是给自己找回面子呢?
要手段,她能在警局局长眼皮底下偷人,还能自己雇人去绑架李天然,然后坦然说出私奔。

没有人会完全的幼稚,正如没有人会完全的成熟一样;女孩的确比同年龄段的男孩要成熟,但是如果不经历幼稚,一个男孩永远不可能成长为真正的男人。或许一个女孩会因此离开,或许他们不会再有未来,但是在彼此心中会有那么一块地方是留给对方的,就像在最后的婚礼现场看到的那样,痛苦的挣扎和历练会加速一个人的成长,换一句话说,是衰老。每一个孩子都希望自己快快长大,每一位老人也会开心地回忆青涩的年代,这两种情绪交织伴随着我们的成长,直到老去。

试问,这样一个要样貌有样貌,要知识有知识(剑桥留学),甚至要钱有钱,随随便便就买小岛的人,到底为什么一定要靠着男人活下去?

年轻的时代总是很短暂,无忧无虑的时候一直让人铭记,也许当我们决定放下过去重新开始的时候,真正能够放下的是一个让自己珍惜的过去,而开始的征程能学到很多,却也让自己更加封闭,没有人愿意刻意地保持和别人的距离,只是我们再也找不到无拘无束的过去了。

有人说,影片中独立女性的优点都给了周韵扮演的巧红,这两个人显然是两个极端,一个为了男人即使啥都有也像没有一样,一个为了理想有男人也不要。
不好吗?当然好,这不就是现在一直宣扬的平权吗?在巧红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回想起初中和高中的岁月,留下最多的是各种怀念:那是一段背负升学压力的时光,假如时光机可以倒流,或许没有升学和考试带来的压力,只是简单的延续那个时候的状态和情绪,生活就足够美好了。

可是却对凤仪这个角色太不友好。
放在现在,就好像是一个哈佛毕业,样貌8分,懂得交际,有自己人脉,北京二环有两套大平米的女生,也没有七大姑八大姨说闲话,那么请问她怎么活?回答是:想怎么活怎么活。
所以我不懂凤仪最后的一跳,是北平不够热闹还是马尔代夫不够好?

每天的时间,70%用来做各种习题。25%用来回味教科书,剩下5%真正属于自己。回想起那个时候暑假的补课,放学回家一边洗澡一边听着收音机里的音乐,最常听到的是《盛夏的果实》,慵懒而寂寥的女声,衬托着一种沉浸现实的愁绪。正如词中所言:

我第一次看完电影心疼一个角色,一个明明有boss能力却被刻画成弱鸡的角色。
唐凤仪,凤仪凤仪,辜负了许晴的美貌。 没有灵魂。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诗强说愁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花泽海带根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在略显扭曲的时空里,虽然前后左右会零星坐着女生,但几乎没有交流。课间的时候,只会去走廊找隔壁班的老同学聊天,于是走廊上挤满了人,话题虽然是天南海北,但是最终也会回到考试上来。未来,未来在哪里?这个问题暂时不需要答案。

或许会有很心仪的女生出现,尤其是“沈佳宜”这样的女生:学习好,人也不错,也很低调。大概那个时候虽然在每个人的心头都会有种种幻想,但是真正付诸实践的人很少;毕竟我们的路还很长,是否就此开始,每个人都没有下定决心。即便在课本上能够学到一些朦胧的诗句,如柳永的: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抑或是李清照的离愁: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当我们按照要求揣摩这些词句的时候,少不了,会有这样或那样的联想,也许在那个精力旺盛的时候,谁都想试一下,却总到关键的时候选择退缩。无需批评或者指责,面对着几乎一考定终身的制度,肯担当风险的人寥寥无几。

很有意思的是,那个时候也会有女生过来倒追。这个时候,往往会有些“心猿意马”,只是很难有真正的动作。或许当时的想法是,先等等看,只是这一等,几乎再也没有交集。

从高中毕业到大学再到大学毕业,同道的朋友越来越少;继续念到博士,同道的老朋友大概只有1-2位了。每个人都不可避免的要面对生活的种种难题,做这样或那样的选择,偶尔也会懊悔,也会在暗地里默默的伤心流泪。只是看到别人真的过得很好的时候,我们还会真心的去祝福,而不是嫉妒。

人生的道路,是我们自己选择的;每一步,每一个脚印,回头太难。

风吹落最后一片叶/我的心也飘着雪/爱只能往回忆里堆叠/给下个季节

这是那个年代,我们熟悉的一首歌的开场。

那些年,我们曾经追过的女孩
那些年,我们一直暗恋的女孩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那些年,属于我们的那些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